人间行者孟庭苇独白

2020年09月29日

 

  (一)

 

  从2000年12月31日起我终止了所有的歌坛工作。从2001年开始,我要走自己的路,研读和宗教有关的书籍,从事公益活动,未来我只会保留台中广播电台的主持工作。

 19d362d90535710910df9b6a.jpg

  其实这个念头在我心中已有好多年。我刚出道的时候才十九岁,什么都不懂,就是从那种乡下地方来的小孩,然后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里头,突然之间觉得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又怕无形间得罪这个人或得罪那个人。然后慢慢的经过了第二张专辑,跟着第三张专辑《你看你看月亮的脸》。突然之间唱片卖得非常非常好。我发现我没有变,可是我身边的人都变了,不管走到任何一个地方,每个人看到我的态度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样。当时虽然表面上是我最风光的时候,可是那一段时间是我最不快乐的时候。因为让我看到许多人性很丑陋的那一面。我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佛法。

 

  我觉得和这个圈子有点格格不入,虽然喜欢唱歌,但我抗拒烦琐的宣传工作。像在“友善的狗”就遇到了一个很年轻的宣传,他就喜欢好像制造消息,制造一些新闻这样子。那我为了这件事情跟他谈了非常久,因为我是试图让他知道事实上在唱片工业里头虽然我们知道有许多东西它是必须要靠东西来堆砌,或者说要制造一些假像。但是那不是我!如果你要这么做的话,你可以帮其他歌手这么做,可是我没有办法接受。所以为了这个事情他一直都不能谅解,他就一直觉得我好像太固执了,就觉得我太不懂游戏规则了。

 

  尤其是在新力唱片公司时,公司的人说我像个清教徒,娱乐性太低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帮我做唱片,这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因此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走向,终于决定了自己的方向。

 

  我发现我的歌声除了在台湾之外,在对岸的中国大陆也累积了很多的听众,我用我的歌声去跟他们结了这样的善缘。那么我是不是应该用佛法来帮助许多可能觉得很苦恼的人?让烦恼的人能够离苦得乐?我希望以我的歌声来供养佛,供养十方善众,希望凡是听到我的歌声的人都能够心生欢喜、慈悲善念,那是我最大的愿望。

 31.jpg

  (二)

 

  藏文里有一个词与我非常相应,这半年来虽然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却不时化现在我平凡的生活中。藏文词“米大吧”(译为无常),是我在一个修行人的故事中听来的。之后,每遇突发事件降临在我身上,无论悲喜,心中总会浮出“米大吧”一词。

 

  父亲的突然中风,打乱了原本计划的西藏之旅,也混乱了全家人的生活步调,在这阵子北中二地奔波的过程中,我看见了自己的坚强和脆弱都超乎原本所认知的。

 

  “米大吧”!“米大吧”!这是现阶段之于我最困难却也最重要的功课吧?!我为无常而苦恼着,是因为我贪着于安定的状态,死守着平静的城堡,习惯性地逃避着一切可能的变化吗?亦或是,诸佛菩萨对我的试炼,要我去深刻感受众生面临无常时的无助与不安?我想,都是。

 

  因缘际会遇得一位贝德的师长,见他在医院就医期间承受着病痛折磨的同时,仍一心修持诵经回向给同房的病患,我深深为他的慈悲心所感动。在修行的功课中有一种叫“自他相换”的法明。意即将众生的苦全积集在自己的身上,由己身承担所有众生的苦而升起的大悲心。虽然我没有如此广大神通的能力足以替代众生受苦,但我真的希望升起那极珍贵的菩提心,利益一切众生,永不退转……

 

  (三)

 

  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次洗礼呢?才不至于反衬我们内心的苍白。我一直努力让自己把热闹得疼痛的记忆忘掉,在寂寞的日子里累积点点滴滴的思想。

 

  曾经有过一个沉稳、成熟的男友,曾经有一双伸出的手臂和温暖的怀抱,曾经想过嫁给他,但只是想想而已,他已在很遥远的地方。

 

  曾经在云里飞,在空中仿佛一伸手就能抓住一朵朵的云,由高处下来后仍觉得一切都是抓不住的。

 

  曾经在沙漠里行走,在鸣沙山、月牙泉。风吹起时,尘沙满天。仿佛要覆盖所有的岁月和往事,然后兜满一身细沙回去,沙是金色的,人也金光闪闪的,照亮我记忆里的许多东西。

 

  若一个人心里总是装满宏伟蓝图未免不洒脱,寂静夜里的灯火,就像模糊的诺言,生命里有多少不能承受之轻啊!

 

  有舍才有得,改变生活,为自己打造一个新生命,是一种常规之美。我已经在阅历的磨刀石上磨过了,在心中默记所有的情意、舞台、歌迷、观众,我在找寻另一片天,但我依然爱你们。

 

  (四)

 

  算算日子,离开流行歌坛己经二年又八个月了。这段日子以来的生活,虽然自我期许为一个隐于世的人间行者,但形于外的作为并不算完全脱离演艺圈。宣告离开这一方光采炫灿的大舞台时,手上仍持续著我热爱的广播工作,甚至接踵而至的主持邀约,加上每周六、日固定到佛学中心听闻佛法,生活其实挺忙碌,但身心反而轻安许多。

 

  半年後,生活陆续出现状况--父亲的中风、工作的变化,种种的无常示现,更加速我对红尘俗世的出离心。该说是看透吗?诚实一点说,是逃避吧!一种强烈逃避的心情将自己逼进更深层的宗教世界中去寻求安慰与答案。

 

  二年的专注求道,在浩瀚的佛学道路上,我看见自己的心不再颠倒梦想了,像是一面原本沾染尘埃的玻璃镜子因为甘露法水而清净。这样的发现,更加坚定我对生老病死苦的出离心,也更加深了献身佛教界的心念。

 

  二年之中,我投入了大大小小的法会之中,用虔诚清净的心歌颂佛法,投入许多利益众生的有为法上……不停地围绕在宗教团体的圈子打转,眼睛看著不同组织之中的群体关系,却望穿了覆盖在袈裟之下的迷思、心,一点一滴地感到厌恶与痛心……

 2001-08-17_18006.jpg

  好几个夜里,独坐在安静的佛堂之中,总莫名掉下眼泪,偶尔的法喜己满足不了因清明却空虚的心。

 

  电视新闻里持续播放著战争的残酷画面,那些惊恐的眼神总出现在每个失眠的夜晚,我在黑暗之中却只能痛苦地向更深的内心探索,无能为力到放声痛哭……即使感到非常沮丧,我却只能站在庄严肃穆的庙宇殿堂,望向台湾社会政治与治安的腐败、人心的自私与贪婪……这才发现,宗教不过是群体社会结构里,大文化之中的小小的末梢神经。

 

  直至此刻我仍深信佛法,那隐藏在有为法之下的暗流逐渐汹涌,如果佛家所谓的因缘和合,建构在缘起之说,那麼杨过的出现,该是起因于我在佛前曾立下的誓愿,而他,是来助我开悟的菩萨吧!今年初的再度相遇,我们绝少谈情说爱,我就如新生婴孩般重新认识这三干大干世界,他正像是一个严格的教师,真实地为我解析这娑婆世界的众生实相。

 

  他的智慧、仁爱与勇气像是黑暗之中的一道曙光,引领我走过生命中最艰难的过程;有时更像是手执宝剑的骑士,在荆棘满布的荒原之中,为我斩断一切无明执著,勇敢地迎向大无畏的净土之上。

 IMG_18_13_55_04_0888.JPG

  在我终于明白万像,终于能够挣脱捆绑在身上沈重的枷锁之後,我只为一个理想与目标活著,今後的种种作为,我不会也不需要再作任何解释,也许你会不解与质疑,也许你能心有灵犀,都将不再干扰我,如果你真的曾经爱过那个纯真浪漫的孟庭苇,就请你相信自己最真的感受,陪她走下去……

 

2006-11-27

 

 baitao企业网站图片.jpg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