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光

2020年09月29日

理性之光——最高深的洞察力和智慧

 

 

  一、缘起

 4寸莲花灯-_13.jpg

  原始宗教起源于人对自然的无知与恐惧。生民之初,人类的先祖居住在森林或山洞中,他们看到了炎炎的烈日,滔滔的洪水,震耳的雷声,撕裂长空的闪电。这一切都是原始人所不能了解和无法控制的,因此他们深感震惊,并且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无力,从而对大自然展示的威力生出敬畏心。

 

  及至民智渐开,以敬畏自然现象、鬼神为基础的原始宗教逐渐被视为缺乏理性和无稽的。但是,人类开始深切地感受到另一种苦痛--生、老、病、死以及那从欲望、愤怒、愚蠢中所产生的苦痛,还有各种形式的苦痛--这都是钱财、权力甚至知识都无法消除的。

 

  尽管人类的进步使自己越来越成为大自然的主人,却也越来越成了自己的奴隶,为欲望、偏见、自私统治着。所以人类凭着自己特有的理性,想法子摆脱苦痛而获得一个永久的解脱。

 

  一切伟大的宗教,就是以摆脱异化、寻求解脱为出发点。佛教和基督教都是具有博大救世精神和向善精神的伟大的宗教。佛教在本质上尤其具有理性主义精神。

 

  二、释佛

 

  《五灯会元》记载了一个故事。禅师问弟子:“如何是佛?”弟子竖起拇指,禅师举刀砍断他的拇指。弟子痛得大叫。禅师又问:“如何是佛?”弟子举手不见指头,遂豁然大悟。

 

  弟子举起拇指,意思是佛爷是老大。禅师斩去拇指,就是告诉他,并没有这老大。

 

  在历史上,佛祖释珈牟尼原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释尊虽然贵为太子,生活优裕舒适,并且已经结婚育子,但他为了探求摆脱生、老、病、死,灭绝贪、嗔、痴的真理,舍弃娇妻爱子、荣华富贵,摒绝那崇神拜鬼的外道,发挥最高的智慧,思考世间众生的问题,了悟一切缘起和断除无明的真理,并以大慈大悲的心怀救渡众生,创立佛教。

 

  佛祖不是宇宙的创造者和主宰者,而是一位伟大的理性主义者。佛教不同于邪教和巫术,而是一种以最高深的洞察力和智慧为基础的宗教,也是能熄灭欲火、断绝无明和征服生、老、病、死的一门宗教。

 

  世人信佛者不少,而了解其基本范畴者不多。例如佛这个词,原是梵文音译,其中文本义,意为大彻大悟的智者。

 

  又如众生都诵持“南无阿弥陀佛”,而不知其真义,正是“衷心顶礼洞彻一切的智者。”

 

  “摩诃般若波罗蜜”是修习佛道的最尊最上最第一的法门。“摩诃般若波罗蜜”也是梵文,摩诃是大,般若是智慧的意思,波罗蜜,指彼岸。全句意为“以大智慧到彼岸”。佛家认为,只有以智慧和理性,才能打破五蕴烦恼尘劳,实现涅槃。

 

  而所谓“涅槃”,就是认识到世间万有实相的无常无我性,从而斩断妄执,追求一种超越于感性、感官即经验世界的更高境界的人生,通过这种超越人生的追求,摆脱了束缚、折磨和痛苦,排除烦恼杂念,心境平和安宁,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由此可知,佛教不同于那些欺世惑众、非理性的邪教、巫术和迷信。真正的佛学,是极具理性精神的。

 

  三、释苦

 

  人世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苦。

 

  人生在世,汲汲顾影,朝不保夕,柔弱如墙上苇草,短暂如风中蜉蝣。

 

  我们在生、老、病、死中轮回,就如笼中猿猴,终日被爱欲所束缚,一颗心徬徨不安,不得安宁。纵然衣食无忧,但那浮沉不定的心,何时才有归宿?

 

  人生为什么痛苦烦恼?佛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佛性,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比如说,这东西本不是你的,你却硬想要,结果生出烦恼。这事情本不是你能主宰的,你却一定要主宰,结果生出烦恼。

 

  过于执着于我主宰、我所有,从而生出贪、嗔、痴诸念。贪、嗔、痴诸念既生,就会造成各种恶业。

 

  种种烦恼,往往是一个贪字在作怪!鱼儿因贪饵而上钩,野兽因贪食而落入陷阱,世间众生有了财色,还要名利;有了名利,还要贪种种快乐。帝王什么都有了,却念念不忘长生不老。试问,人的贪欲会有满足的时候吗?

 

  然而,种种执着、贪欲,真的是我们的真如本性吗?绝不。我相信我们每个人呱呱落地之时,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

 

  可是,我们所处的世界却是一个大染缸。慢慢地,我们习惯了依着自己的性别、职业和身份称自己为某君,某女士,主人,仆人……;我们被告知这是我的田地,那是你的别墅……,并且被教育要争做人上人,不择手段地攫取更多的地、更豪华的别墅……我们从这样一个染缸里成长,怎么会不对这一切妄执都信以为真呢?

 

  这个世界制造出各式各样的名相,各式各样的规矩,蒙蔽我们,锤炼我们,以将我们硬塞入私有社会和专制统治的框架中。因此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梁惠王一听就龙颜大悦。几千年来,君以名桎臣,官以名轭民,父以名压子,子以名困妻,我们的真如本性还有多少存留下来呢?

 

  佛以无上智慧,洞察到这种含有妄执之意的名教是多么的无意义。佛知道人只是为了方便才拥有一切事物,同时人应该是一切事物的主人,不是反过来让它们变成人的主人,让它们放任地操纵着人。佛知道身份、地位、拥有权……种种名相只是一种假设,一种无实质可求的身外物。“无常无我”才是世界的真如本相。

 

  如梦亦如露,如梦幻泡影。佛就是这样描绘事物的无常无我性的。世上无一样事物是有永恒性的。只有那因缘和合而产生假相,而那假相却又依照着因缘的迁流演变而变化和发展。

 

  天地就是那么的无常,人生就是那样的缺乏自我性,而世人常迷惑于种种偏见和动物性,拼命地在无常中寻求永恒,在无我中执着自我,怎么会不陷入妄执,饱受烦恼呢?

 

  四、正行

 

  佛是理性地生活的人,他把世间万有的无常无我和苦性看得透彻,只照着理性的指示生活,对任何事物都毫无染着,也不自寻烦恼。

 

  佛不因为自己是至贵的太子、至尊的教宗而得意忘形,就算是对低贱的妓女,他也保持卑谦的态度。

 

  佛知道自己及一切众生,从无量劫以来,轮转在生死界中,有时作人父母,有时作人儿女,有时作人师长,有时为人弟子,彼此都有着因缘牵连的关系,我与事物或他人都没有自性,在本质上都是平等的,所以应该互相关爱。佛在众生平等的真理上生出大慈悲心。

 

  佛和世人一样会经历生老病死,他知道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他的心不为生而欣喜,也不为死而悲哀。

 

  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佛都保持平和从容的心态,就算听到祖国覆亡也不会痛不欲生。他会很清醒地负担责任,重新努力改造逆境。

 

  佛知道降临到我们身上的苦难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佛知道今天所经受的一切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佛是摆脱了欲望的纯粹的人。世人一听说摆脱欲望,就觉得岂有此理。没有了欲望不是等于什么都放弃了吗?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值得争取,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诚然,佛和世人一样要吃谷杂粮,要靠物质来维持生命。可是他没有世人的永不知足的心,他懂得以理性分析什么是值得做和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值得做和不应该做的,他明白是什么是应该拥有的,什么是不该拥有的。

 

  他有着我们缺乏的真正大慈大悲的心,他知道在人的意志之上,是有着真如世界的存在的,他知道真如世界是值得去追求和牺牲的。因此他能够舍弃了无聊的生活,以勇猛精进的精神去工作和办事,并且比世人作得多、办得好。

 

  他知道人不是单靠面包活着的,理性和善心是更好的食粮和动力。

 

  五、正信

 

  佛是伟大的理性主义者,他反对一切迷信,即使是对他的迷信。

 

  世人常常以为念经拜佛就是修行佛法,甚至有在佛前供养香花佳果,就想要佛保佑他升官发财的,这简直是把佛当成了自己一样庸俗的生意人了。

 

  一些僧团自私自利,以弘扬佛法之名,将世人引入外道。这些僧人或以兴建寺庙佛像为名敛钱,或者图个好吃懒做、自由自在的生活,那里有丝毫追求真理的心呢!

 

  佛并不要我们盲目的念一些自己都不知所云的经。佛并不要我们轻信任何导言,连他自己的教导也在内。佛告诉我们应该从生活的经验中去体会和领悟佛法,用真诚的心去践行佛法。

 

  佛要我们凭自己的正确心意,明白宇宙世间事物真相,明白得失取舍的道理,看透人生的无常无我、苦和空性,进而革除种种的执着,使自己的道德人格更加的健全。

 

  所以佛法并不是出世、消极的思想、也不会脱离实际、不能实行。佛法不是极端的法,而是中庸之道,是一门理性的生活艺术,是至为合乎实际的实用道法,是至深至彻至明至圆通的大智慧。

 

  今天的极端分子怀着对宗教的狂热,做出一些残暴之事。如此没有理性的信仰方式是与佛教格格不入的。为了宗教而互相残杀,把先贤的教诲抛到那里去了呢?

 

  六、自度

 

  佛教导我们,要自己度自己,不要依靠其他。

 

  佛说,你们要远离贪欲,要使自己行于正轨,要使自己清净,要使自己忠诚。你们要记住,形体生命是短暂的。如果能够这样思维,你们将可以远离贪、嗔、痴,你们将可以远离不善。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佛性,人人都可以成佛。老爸老妈,大婶和小妹,男孩女孩,心解脱处,便即是佛,心迷执处,便即是魔。

 

  我们生下来就被欲望控制,不断地追求眼、耳、鼻、舌、身和意种种方面上的滋养,我们在夜间难以入眠,一直盘算着应该如何赚钱,如何击败政敌,如何才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我们自己也以为这些感官上的享受就是自身存在的价值。

 

  我们就像猿猴一般,一刻也不得宁静。就算生活的基本问题解决了,还是会不满足,会觉得空虚。既然身已经有安顿处,为何心却不能安顿下来呢?

 

  有一天我们会了解到本性的我是不需要物质的滋养的。这时我们将感受到深潜在心中的理性、自由的成份,我们将渴求精神上的滋养所激发的喜悦。

 

  当我们再不用整天东奔西跑,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忙碌时,我们的心平和喜乐,就如同漂泊的浪子终于回到了家。

 

  那时我们就能够按照理性的生活艺术来组织自己的生活,精神上独立自主,不受那从眼、耳、鼻、舌、身和意任何一方所涉入的事物控制或束缚。

 

  那时候理性之光将笼罩在我们头上,我们眼睛明亮,心思宁静,我们战胜了物化而获得解脱。

 

  那时候我们就将成为佛,成为大写的人。(刘琅)

 

  2003-4-13

 baitao企业网站图片.jpg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