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山还是山

2020年09月29日

IMG_20150614_121239.jpg

 

  或许年纪大了,常常梦见小时候的事。出身山区的我,小时候没有逛过商场,也没有进过公园,家乡那些矮敦敦的小山,就是我的商场和乐园了。现在的我虽然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样子,其实小时候玩得可疯了。在外婆家里我跟人放过牛,成群结队的去。圈好牛,就漫山疯跑。到处绿油油的,也不怕牛没草吃。上学后,虽然不敢逃课,但是课余时间也没少上山里玩。

 

  每次上山,总是独来独往。头戴草帽,手执长剑(自制的木剑而已)。乍看是农人,再一看,又像个侠客。上得山去,东游西荡,拈花惹草。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不用想。兴头来了,唱几首不成调的歌,吹几声并不悦耳的口哨。这是属于我的世界,我且放纵自己好了。

 国庆 188.JPG

  如今我还保留一张照片,上面的小孩晒成了一块黑炭,一脸得意扬扬地举着一只小虫--这个小黑炭就是我,跟我合影的不是我老婆所说的“小强”,而是一只在当时相当有名的蟋蟀,是我费了九龙二虎之力在山上抓到的。

 

  山里蟋蟀个儿虽小,却颇具韧性。我记得照片中的蟋蟀有这么一种死缠烂打的作风,虽然田里的蟋蟀比它大个得多,但它总是屡败屡战,令对手无可奈何。

 天梯行动 180.jpg

  家乡人穷山也穷,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就等于是阿里巴巴的宝库了。山里还有好多宝贝,不知名的野果,清清的溪流,小小的鱼儿。一年四季,总会有礼物奉献给孩子们。除了蟋蟀以外,捉鱼也是我心头至好。最开始是拿簸箕来淘,后来学会把小溪两段用土堵塞,舀干水,然后把相濡以沫的鱼儿一一捉将上来。最后还学会了在泥里掏洞捉黄蟮和泥鳅,有一回我掏洞掏出一条水蛇,这以后就不怎么干这个高难度动作了。当然捉鱼还是少不了的,读初中时我寄宿在学校,每周的伙食费不过五大元,不免让小鱼小虾牺牲自己帮我补充蛋白质了。三四月份山上还可以捡蘑菇,有一次我们捡了不少,我一个人就吃了整整两大饭盒,以后几个礼拜我一看到蘑菇就想吐……

 

  鸟儿也是我的目标之一。穷山没什么灵鸟,最稀罕的不过是一种灰色的鸟(应该是杜鹃吧),叫起来怪怪的,大人告诉我它们在说“耕--------------粥”,用我们客家土话听起来果然很像。小时候觉得很搞笑,长大后才品出一种酸涩的味道。

 

  麻雀倒总是那么没心没肺,成群结队叽叽喳喳的。有段时间我刚刚学了《少年润土》,于是按照他的法子去抓鸟,几次布控,却连根鸟毛都没捞着。倒是有一次,一只小麻雀掉在操场上,可能因为毛没长齐,扑腾了几下,总也飞不远。我和同学几个如狼似虎的扑上去,把它捧回家养起来,可是它什么都不吃,不到两天,连吱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一双黑眼珠子直愣愣瞅着人。大伙儿一合计,就上山放了生,在小松树上用粉笔盒做了个窝安置它。第二天去看,它已经僵硬了,大家都不说话。不过,悲伤也像一阵风似的过去了。我们还像过去一样快活,还是到处疯。

 

  最刺激的是在一个山坡,草又高又密,我们常常排好队,打山顶上滑下来,给起个名堂,叫坐火车。有一回我的火车偏了方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整个人掉到一个大坑里去了。摸摸屁股,倒也没摔成两瓣。定下神来一打量,原来是个坟坑。伙伴们七手八脚的拉我出来,问我怕不怕。我嘴上不说,其实有好几天不敢上山了。不过,封山令也没有施行多久,那时正是酸藤果成熟季节,看到他们拿着一把把熟得发紫的酸藤果,吃得满嘴发黑,我哪怕还记得害怕!

 

  不过,山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当时是水晶了。话说有一天,我经过一道黄土沟,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撑在一块石头上,竟然刺出了血。我捡起石头想扔得远远的,不想在阳光下一照,它在闪闪发光。原来是一块小水晶,漂亮极了!而且,没一会的功夫,我又找着了四块!以后这里必去的地方,每次来,都不会空手而回。在我而言,这就是聚宝盆。

 

  中考考完后,父亲带我到广州散心。这是我第一次去广州!在南湖游乐园我们参观了奇石展览会,看到很多非常漂亮的水晶,还有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名贵的紫水晶。爸爸说:这才是真的水晶呢!是的,家乡的山这么平凡,当然不会产出如此华贵的宝石。但是,拥有这些小小的水晶我已满足,我知道山已经把它所有的给予我们,而这里的水晶虽然美丽,却不属于我。

 

  然而,这水晶一般透明的童年也慢慢地不属于我了。上中学后,我已经不好意思到山里去,就算我想去,也找不到伴儿啦。他们已经学会说“小时候如何如何”,公然以大人自居了。在新的学校后面也是山,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捉鱼儿、抓蟋蟀、摘野果啦。傍晚洗完澡,我每每拿上一本书上山读。那里清静。夕阳西下,归鸟盘旋。夜神降临了,把山峦、地平线连着小小的我,消溶在灰黑中。放下书本,看着这神秘无边的世界,不禁茫然--现在想想,当时的我只怕是蛮傻的。

 

  而现在,那个茫然的少年也已经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逛了一回。身有安定处,心如何安定?我还是喜欢看窗后的山--虽然离故乡已经很远,但好像所有的山都是一样的。似乎有人设想,其实所有的山都是一个生命体?记得读大学时看过哲人说,以前是看山是山,后来看山不是山,再后来呢,看山还是山。其实山何尝有所增减,只是人心变幻而已。(刘琅)

 

  2005-4-17

 baitao公司微信.jpg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