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洛斯基和十月革命的神话

2020年03月09日

 

  (一)托洛斯基用理论武装了革命

 

  托洛斯基是国际共运史上很有争议的人物。史学界的观点比较一致的是:托洛斯基在十月革命中发挥了重要的、特殊的作用。然而就在这一点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分歧的。

 

  如果您出生在七十年代以前,那么您可能拜读过或者听说过《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这部斯大林钦定的史书把俄国革命史描述成以列宁为首的革命派与以托洛斯基为首的反革命派斗争的历史。在斯大林笔下托洛斯基仿佛从娘胎里出来就是叛徒、内奸、杀人犯,当然在十月革命中也没干好事。

 

  不过如果您有翻故纸堆的嗜好,那么你可能看到这样一个史料。这是在纪念十月革命一周年时《真理报》发的一篇文章,里面写道:“有关起义的一切实际工作都在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托洛斯基同志的指导下完成了。可以肯定地说,全党首先和主要应该感谢托洛斯基同志,他使卫戎部队迅速地投向苏维埃一方,并效率极高地组织了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您想得到吗,这段在三十年代看来标准的反革命言论,却是出自斯大林本人的手笔。不难理解,1947年出版《斯大林全集》中这段文字在被删节了。

 

  不过,如果我们进一步探究的话,会发现斯大林写这段话的用意值得怀疑。因为当时斯大林因为支持察里津的军事反对派而与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斯基发生了争吵,最后在托洛斯基的要求下,列宁把斯大林从察里津调走了。因此斯大林未必有心情对托洛斯基歌功颂德。实际上,这段文字把托洛斯基描绘成列宁思想的执行者--仅仅是一个执行者,从而否定了托洛斯基在革命中的巨大的理论贡献,达到损贬对方的目的。

 

  事实上,托洛斯基作为十月革命的领导者,不仅用枪炮捍卫了革命,而且用理论武装了革命,这个理论就是“不断革命论”。

 

  美国学者罗伯特·丹尼尔斯对不断革命论作了高度评价:“在俄国的条件下要使马克思的历史哲学与革命的斗争精神相协调,这是十分困难的。孟什维克放弃了斗争精神,而列宁尽管在口头上承认,但实际上牺牲了历史哲学。然而,有一种理论,把马克思主义为无产阶级规定的严格条件与俄国激进派的急迫行动协调起来了,这就是托洛斯基的不断革命论……不断革命论在1917年曾给予布尔什维克以思想上的鼓舞,并为他们夺取政权提供了论证,说明他们的行动是正确的。”(《革命的良心》第61页)

 

  (二)五人总部的神话

 

  斯大林集团明目张胆地篡改历史。他们否认列宁曾在1917年转向左派一边。他们把党史简单地定义为以列宁与列宁主义派为一方,以反对派为另外方的长期对立和斗争的历史。他们除了掩饰1917年的左倾外,还贬低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的作用。斯大林显示出他是伪造历史的能手。我们都记得他在1918年是如何评价托洛茨基的,现在他却写道:“我绝不否认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中所起的明显的重要作用。但是应该说,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中没有起而且不可能起任何特殊的确作用。他当时担任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只是执行了领导他的每一个行动的相应的党机关的意志。”(《革命的良心》)

 

  为了缩小托洛茨基的作用,斯大林还制造了五人总部的神话。他断言五人总部曾负责“领导起义的一切实践机关”。此外,斯大林还表示怀疑托洛茨基在国内战争中的作用。他要求党制止“有关托洛茨基在1917年和国内战争中的个人作用的不正确和过多的传说”。当然,伪造历史的行动还刚开始,到了个人迷信时期,斯大林就把一切荣誉全归于自己名下,而反对派不但不可能有任何功劳,而且他们可以说从刚出娘胎起就已经是人民敌人、叛徒和奸细。

 

  篡改历史的行为,以及整个的激烈争论,恰恰反映了领导集团政治上和心理上的虚弱。正如布哈林在后来所说的,他们害怕托洛茨基。

 

  19251月的中央全会中解除了托洛茨基的苏联陆海军人民委员和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雅罗斯拉夫斯基在这次会议上发言:“在这之前,我们大家都有一种迷信,以为托洛茨基是不可触犯的人物。你可以同他辩论,可以毫不拘束地同他说话,但是这种辩论不会产生任何实际的效果。他可以任意写文章,他的文章报纸还不能不登。他在政治局前排有固定的席位,不管发生什么情况,这个位置似乎是终身的……在他自己和别人看来,军事人民职位也是终身的。一月全会把一系列迷信全都破除了。”

 

  (三)一切起义的线都操纵在托洛茨基手里

 

  关于托洛茨基在革命中的作用,多伊彻形象地说:“现在一切起义的线都操纵在他手里。”

 

  在革命的战略方面,托洛茨基与列宁是一致的,而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与列宁是不一致的。在革命的战术方面,托洛茨基提出的起义具体计划更为艺术地考虑了问题的政治与军事两个方面。他反对党单独负起起义的责任,要求同苏维埃联合起来,因为这个“工人议会”的道义权威,在工人眼中比党要高一些。托洛茨基由此确定了起义的时间表:将于10月下旬,即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时举行。托洛茨基的计划的另一个优点是:他成功地为起义蒙上了一层防御行动的外衣。无论斯大林还是托洛茨基都把列宁的具体行动方案看作“局外人的意见”,它的缺点不仅在于军事上的冒险,不妥当,而且也使起义的政治基础变得狭小。

 

  即使是千方百计为斯大林辩护的伊恩·格雷,在引述了苏联官方的斯大林是所谓五人指挥小组的中心的说法后,也承认托洛茨基才是起义的实际领导人,而斯大林和列宁只躲在幕后。

 

1998-7-8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