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如何运用唯物史观解释中国历史

2020年03月09日

 北京 350.jpg

 

  中国目前的史学理论体系是极其陈腐的,不客气地讲,跟过去的帝王将相史没什么本质区别。中国的历史教科书确实是有问题的,所以我小时候读历史课本,越读越不明白。这一点袁/腾飞说得对,当然我所说的问题跟他说的刚好相反。中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部书,像马克思研究法国革命那样来研究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哪怕一段历史也好。

 

  所以我们也无法解释建国以来的一系列事件,为什么这些事件一个接着一个,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这与我国的生产力发展究竟有什么关系?能否用生产力发展来解释解释看,怎样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大多数人只会从政治层面甚至个人因素去理解,例如说毛发动文革是为了夺刘少奇的权之类。

 

  马克思提出的,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意识,生产力是最革命最活跃的因素,是决定一切的。这一观点许多人现在完全不认同,或者虽然支持,但一旦面对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就根本不会应用。所以毛说,我党真懂马克思主义的没几个。

 

  毛一直认为:“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因为每一次较大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结果,都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对于毛的观点,不少学者嗤之以鼻。他们自己却又解释不了历史,只能生造“超稳定结构”之类的名词糊弄人。即使肯定农民起义的人,也往往只是认为当时的阶级矛盾激化是某个人或某个集团的过错,如果他或他们不犯这个过错,社会就可以避免一场大战乱。这完全是历史唯心主义。古代史家老爱说,周是妲已弄亡的,明朝灭亡也得怪陈圆圆。看看现在对文革的解释,当代历史学家并不高明到哪里去。

 

  这种对于历史极其缺乏了解的结果就是:农民起义的历史作用被否认,甚至被说成是大破坏,和封建史家一个腔调了。甚至彻底否定革命,一部《走向共向》,慈禧、李鸿章被刻画成老成谋国之人,而孙文等革命家则完全成了小丑。同样地,朱学勤挖革命的根,也一直挖到了五四的陈独秀身上,甚至一直追究到一百多年前的法国大革命上面。为什么呢?只是因为所有的农民起义、革命战争,没有实现质的变化,没有造就人间天堂。

 

  在唯心主义者看来,只有没有实现社会形态的质变,革命就是没有意义的,这实在是太抬举革命啦。在唯物主义看来,革命只能促进部分质变。

 

  毛在读苏联教科书时提出了部分质变的理论。如果说历史大的分为原始、奴隶、封建、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各大阶段。但是各大阶段里又分为不可逾越的小阶段。这些小阶段里生产力既有共同性,又有各自的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特点。这些小阶段的封建统治阶级也是既有共同性,即封建性,又有其各自的特殊性。封建主阶级不是一个,而是好多个,也有新与旧、先进与落后的区别。前者代替后者也是不可避免的。相应地农民阶级也是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特点的。

 

  每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同样是生产力从一个历史阶段跃向另一个历史阶段所必然需要的,每次农民起义后,消灭了旧的落后的腐朽的封建阶级,以及与之相应的落后的生产关系、上层建筑、腐朽思想,创造了新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思想意识,从而推动了社会前进。但同时一付新的镣铐又套上了农民的脖子,为以后的革命提供了必要性,创造了掘墓人。但能不能说当年的牺牲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呢?不能够,因为当时这些新的封建阶级与旧的来比却是进步的,也是革命的动力。官僚制代替世袭制,这是进步;科举制代替世家大族,这也是进步。在文革中,对官僚机构的迷信被打得粉碎,这也是进步,如果不是文革打苏联式的计划经济体制进行了有效的破坏,是不可能有后来的改革开放的。

 

  解放战争打倒了四大家族,但是新的资产阶级又在党内滋生了;文革造反派打倒了老的走资派,但是他们自己掌握权力后,又重新给人民戴上了新的枷锁。但我们不能说文革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只要世界没有灭亡,人民群众与精英集团的斗争就一定会继续。而没有人民的反抗,统治阶级是不会实行任何改革的。

 

  我很不喜欢一些人动不动就说这两千年里中国没有进步。这完全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当然,这也是合乎逻辑的。是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的社会意识,而不是相反。你不能指望既得利益集团会跟老百姓想到一起去。(百韬网刘琅)

 

  2010-6-15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