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妄称中国东亚病夫?你可知中华民族的民族潜能

2020年09月29日

  百年来中国被列强讥为东亚病夫,到了今天,2月4日,美媒《华尔街日报》竟在标题称中国为“东亚病夫”。论者指出,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话语,竟能通过《华尔街日报》的编辑“把关人”审核,显然说出了相当一部分人不方便说,但又憋了很久的话。即部分美国精英的对华焦虑情绪,已经到了要寄希望病毒阻挡中国崛起的地步。

 

  多难兴邦,历史上每到危难之时,中华民族总会激发出强大的民族潜能经历过深重苦难的中华民族,是一股从五千年的岩层中,喷发出来的炽热的熔岩,是一团谁也不能阻止的怒火,是一个永远向上的传说!

 c9fcc3cec3fdfc035e7bd6f5d43f87

  以抗战为例,今天的国人,很难想象918之前我华族屡次临近亡国亡种的危险,一衣带水的倭族,尤为我华族之世仇大患。甲午战争之后,谭嗣同已经在谋划中国亡国后的计划,可见当时形势之险恶。但最险恶者,莫过于918和七七事变之后,平津重镇轻易的沦陷。在当时,“三月亡华”论,并非夸大,而是军事专家的共识。当时的中国,已经是一个缺乏团结与共识之待毙的民族,日本人相信,中国人最多的心力,都会摆在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内讧之中,内斗里非要拚得你死我活不可。同时日本人也认为,当时的中国贫穷又落后,定会有许多的人,禁不起威胁利诱,而会成为与日本进行合作、出卖民族的打手。所以日本的军政领袖均认为,只要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中国在遭到几场严重的败仗之后,中国人就会放弃团结一致长期抗日的暂时共识,而会争相的投靠日本;中国人最多会有短期激情的反抗,绝对没有长期抗战的能耐。这就是日本人认为中国的民族劣根性,“一盘散沙”与“五分钟热度”,所以并不担心中国会以长期抗战,让日本陷入战略泥沼的原因。因为当时日本的“中国通”,的确已找到不少忘却国家民族大义,设法投靠日本权势与利益的汉奸,这些汉奸们在日本的武力、压力与利益的引诱之下,争先恐后的出现,甘心为日本效力并奴役中国。而满洲国、蒙古国与冀东反共自治政府的成立与汉奸们的投靠,也都是很令日本相信,中国已经是一个没有民族主义的国家了。这个全面落后的中国,又失去了民族主义的共识,哪里还能与先进的日本国,进行历史的决战呢?日本已经建立将中国大分八块的“构想”,以利其操控宰割。一个分裂的中国,正是日本能够强盛的历史机遇。

 

  的确,由于当时的中国,即缺乏自我认同的国家共识,也更无对抗日本侵略的国力,在尚未做好准备之前,中国就要孤独地面对世界级强权的全力打击,其中的困难与考验,实为人类史上一个民族国家所面临之最为严重的难关与考验了。因此这不是每一个的中国人,都能熬过这种比地狱还要艰难的过程,有人当了范跑跑,有人当了带路党,也有人(如鲁迅之弟周作人)为了得到一张平静的书桌,而出卖自己的良知与民族。因此在无数中国人以鲜血与泪水支持的抗日史实中,也有部分人背弃了国家民族的大义,成为投靠日本的汉奸。

 29品名:隐角竹鼓壶 年代:1940年夏 作者:朱可心 印款

  但是日本人还是犯了以偏盖全的错误,低估了中国的民族性。日本人相信他们这些“科学”与“数量”的作战能力对比,没有办法了解我华族所产生的那种死里求生的牺牲精神。在日本“以战养战”的战略取代了速战速决的战略之后,寻求能够协助日本控制占领区的地方的政治人物,就更为急迫。日本先后看中的政治人物有唐绍仪(出任过北洋政府的内阁总理)与吴佩孚(曾经是战功显赫的军事强人),虽然唐有合作的意愿,但是在一九三八年九月三十日,在上海被爱国志士刺杀身亡;吴佩孚则是一直不愿成为日本所控制的傀儡,结果离奇死去。

 

  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日军终于攻占了中国的地缘与战略的心脏武汉三镇。日本举国同欢,因为他们误以为,日军在攻克武汉之后,中国即将向大和民族完全的屈服。但是日本人错了,中国没有因为武汉的陷落,而向日本屈膝,反而是日本陷入了中国战略空间的泥沼之中,从此日军必须要维持从东京到武汉两千多公里的补给线,而消耗掉日本有限的国防与经济资源。中国从此在战略上取得了主动与优势的地位,虽然她的工业地带与对外联络信道都遭到切断或摧毁,使得中国即将面对更为艰苦的生活,但是中国军民却决心以无比坚忍的力量,熔成钢铁的意志,来继续面对这场历史的大决战。中国人是决不屈服的。

 

  后人虽可指责国军作战不力,令中国遭到严重的战场挫败,但也要承认,正因为蒋介石就是不肯屈服,因此日本速战速决的战略指导原则,根本就失去了作用。在这种情形之下,日本在国策上面临了非常重大的选择:一则以极大的决心,与中国进行谈和,以撤出在中国的日军,减少战争实力的消耗;在和谈失败之后,只好全面地动员,继续深入中国的内地,以攻占中国更多的领土、截断中国对外的交通补给线,以及摧毁中国所有的抵抗意志与作战力量,最终只能将战火烧到美国,从而导致战败。

 

  中国在抗战初期的失利,也为西方看不起。但二战全面爆发后,日本的南方军,在百日之内,就横扫盟国在亚洲所有的据点与要塞。珍珠港一役,美国太平洋海军几乎全军覆灭。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英军在香港向日军投降;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五日,英国马来亚最高司令珀西瓦尔,率领十万部队,在新加坡向日军山下奉文投降;三月五日,荷兰在印尼守军司令载帕尔,向日军今村均中将投降;五月七日美军司令官温立特中将(麦克阿瑟仅以身免)在菲律宾向日军的本间雅晴中将投降。西方国家的军队,在被日军击败之后,才真正知道中国军队的作战实力,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落后的中国能够单独地对抗日本如此之久,实在是有着过人的能耐。因此中国艰苦抗战多年后,总算是真正得到国际上的援助了,中国也立即跻身成为抵抗法西斯轴心的主要盟国。

 2586

  这一史实,或者可以使今日百般图谋亡我种族的盎格鲁撒史逊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公知们,对华族的韧力有所了解。今天的中国,虽然远不能称为盛世,但比之抗战前又如何?

 32fa828ba61ea8d34e17be48970a30

  历史多次证明了,不到最后的关头,中国不会轻言战斗。我们不轻言战争,不仅是因为我们热爱和平,也是因为中日之战,只能徒令西人快意。而且,我们确实也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一旦中国退到忍无可忍的阶段,那么中国民族主义的力量就会发出无可想象的历史能量,支持全体的中国人,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来面对历史的危机。正如邱吉尔曾说过:“日本永无止境的侵略中国,终于刺激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这是当时中国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中国的苏醒,将会改变人类的历史。”(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