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年少

2020年09月29日

 

 

  人活在世上,今日不知明日的事。有时候好端端的人,患了癌症,说没就没了。就算身心健康,事业成功,又有多少日子好过?急急流年,滔滔逝水。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

 

  正如人们常常说的:岁月是把杀猪刀。我上街买条裤子,销售小姐说33码的卖完了,要不试试35的?一试之下,竟然刚好。我竟然这么胖了么?这时候,理论上我应该感谢销售小姐的良好服务,但是我发自内心地想把裤子一撂就逃--只为逃避这个事实:刘琅已经不是以前的刘琅了。

 北京 516.jpg

  以前的刘琅是什么样子的呢?以前并不是这么一付官相,而是又黑又瘦。虽然也是斯斯文文,至今仍被母校作为典型教育学弟们,不过私底下的我却是无法无天的。逃课啊,摘磨菇啊,打球啊,到山上玩啊,这些是小儿科了。甚至还组织了一个文学社团,出了两期刊物,拿到各宿舍去买,以及做其他一些自以为很有正义感的事。

 

  功夫,也是我曾经少年的梦想。当我看到历史书上近代中国受尽屈辱的时候,当我见到社会上的一些不公正不公平的时候,我常常很愤怒,所以我希望练就一身功夫,去惩恶扬善,主持公道。

 

  那时候我自己发明了一套拳,经常在晚自习后,偷偷到操场上练习。我还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雪天洗冷水澡,上体育课别的同学兴致勃勃地玩球,我就一圈一圈地跑步,直到累趴下为止。

 

  那时经常独自跑上山去,头戴草帽,手执长剑(自制的而已),幻想自己是个侠客。上得山去,东游西荡,拈花惹草。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不用想。兴头来了,唱几首不成调的歌,吹几声并不悦耳的口哨。

 

  我还特别佩服书中描写的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人物,并且从小就训练自己的禅定功夫。在我的课桌上常常刻着一句古语: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我相信自己将来也会经历很多事,所以必须及早作好准备。

 

  然而,许多少年时代的梦想,都像秋天的叶子一般掉下来了。就像叶赛宁的诗所写的:金黄色的落叶飘满心间,我已不再是青春少年。

 

  刘备久不骑马就感叹脾肉复生,不胜悲切。我自然比不上老祖宗,所以往往害怕得夜里睡不着觉。睡不着觉是很痛苦的事,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天天下了班就打麻将,吃夜宵,唱K,变着样儿折腾自己。

 

  在市委部门工作,虽然工作清闲,每天喝茶抽烟,但薪水也高不到哪里。后来觉得无聊,就跑到广州来。开始找不到工作,天天跑招聘会,吃三元一份两肉一菜的盒饭。有一晚我杂在打工仔中,到楼下的杂货店看电视,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看完我有点大彻大悟的感觉,当晚就在简历上加了一句话:其实,我是一个演员。从那时起我告诉自己,既然做不了高手,就去做一个演员吧。

 

  往日少不更事,只管争名夺利,耗尽心力。年过半百,才会想到生死大事。平日没时间理会的亲人,如今一时也舍不得分开。思考的空间也突然从现实的世界跳出,会想到死亡,想到死后的世界,想到如何迎接死亡的来临。

 

  最怕的是半夜睡不着觉,往事历历,如影如随,浮现眼前,只是,这一切再也不可以追回了。整日介拼死拼活,到头来有什么可以留住呢?什么也留不住。就像古人说的: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深夜思之,不觉汗涔涔而下。

 

  在著名的《金刚经》中,佛将世间万有比作六样事物:如电亦如露,如梦幻泡影。都是虚无短暂的东西。中国最早的佛经《四十二章经》也记载了一个故事。佛问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数日间。佛言,子未知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饭食间。佛言,子未知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呼吸间。佛言:善哉!子知道矣。

 

  明白了人生如梦的道理,起码会时时记着生死的大事,而不再把时间花在那么多无谓的事情上。

 

  我知道有一些平凡的人,他们以木讷的正直和并不喧嚷的正义心以及勇气,自己吃亏受辱,却永远勤勉而积极地生活。他们坚信人应该互相友好,诚实地生活,吃了苦头而不后悔……在他们面前我觉得很惭愧。所以,没有必要怀念过去,也不必怨天尤人,应该以勇猛精进的精神面对之。像伊天仇一般,努力,奋斗,即使是为了一个盒饭。

 

  如果人生本来就是虚无的、没有意义的,至少怎样摆脱虚无却是有意义的。

4寸莲花灯-_13.jpg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