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济竞争中的自由主义是亡国之道

2020年04月12日

DSC_0021_调整大小.JPG

斯密《国富论》是落后国家的“国穷论”

 

  亚当·斯密的理论曾被当时的英国首相威廉·庇特称作英国的国家战略。严复将斯密的书名译作《国富论》,但他忘记了这只是英国“国富论”,而对第三世界,如果照章接受,却是“国穷论”。 也解释不了,为什么明代以来,经济最发达,而且也掌握了世界上主要的白银储备的中国,却根本不能支配世界经济。却因为白银贸易的波动而导致灭国之祸。

 

  与“看不见的手”理论相辅相成的是斯密的国际分工理论。《国富论》一开篇就大读分工专业化对促进生产力的好处。目的就为的是论证国际分工。

 

  国际分工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以劳力、资源矿产、原材料与工业品交换,上下游产品的交换,这种分工叫垂直分工。这种交换总的来说是不利于上游产品的。另一种是工业品与工业品的交换,同质位产品的交换,这种分工叫水平分工。这种交换有激烈的竞争性。《国富论》第一章讲的是水平分工,而他所主张建立的国际分工却是垂直分工。

 

  这个国际分工理论,就是你农业国最好向我们提供农产品,他生产能源就专门给我提供能源,我工业国利用我的比较优势给你提供工业品。这个理论非常有利于先期实现工业化的已经占据优势的国家。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们几个人一起做生意,我的工业技术条件最好,你们筑起贸易壁垒,都实行保护政策,这当然影响我的产品销售,不利我的工业发展。所以我说不行,要自由贸易。实际上最大的效益必然落在工业国手里了。因为我的工业品比你的农产品,比他的初级产品具有高得多的附加值。最大的利润将落在我这里。长期维持这种自然形成的国际分工,必然导致非工业国国民经济的畸形化。

 

  按照斯密的理论:市场自由竞争,优胜劣败。但是在国际经济竞争中,却不能完全服从这个道理。如果听从这个道理,落后的不发达国就早已注定该灭亡,就早已注定该被发达国统治和征服,就早已注定该当强者的奴隶、奴才、殖民地。18-19世纪英国在世界上推行工业殖民主义的政策。英国当时的政策目标,就是要让中国、印度、南美这些农业国、原料国为英国工业提供原材料和劳动力,而英国则向世界市场提供工业品。鸦片战争的目的就在于此。这样一来,技术的优势,工业的优势也就永远垄断在英国人手里了。英国在国际市场上就永远不会遇到工业技术的竞争者。奴隶贸易,而不是白银贸易,才是近代世界市场形成的基础,才是西方大国崛起的根本原因。他们不是通过诚实劳动和勤俭节约而发家致富,即不是通过劳动价值的积累,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的历史“展示出一幅背信弃义、贿赂、残杀和卑鄙行业的绝妙图画”,资本到哪里,那里就变得一片荒芜,人烟稀少。这才是马克思为后人揭示的资本主义的真面目。即赤裸裸的暴力。

 

  今天的学者信奉斯密,却认为马克思是过时的。中国许多知识分子至今百般赞美的全球贸易制度,其实是以暴力抢劫的贩奴制度为前提而形成的。奴隶不但成为最重要的国际商品,还成为国际通货,即世界货币。美国开国之君华盛顿就是大奴隶主。而在知识分子眼中,这段历史只看到诗与远方。他们完全无视近代以来,所有战争的背后,几乎都有银行家的看不见的手。没有战争暴力,就没有国家信用,就没有国家债务。我看虽然中国是落后国,但我们就是不能接受斯密这个道理。至于谈到进化论,19世纪那种弱肉强食的进化论在20世纪科学中已经过时--否则我们就不必保护动物、保护鸟类、保护植物、保护环境了。这些物种中的落后者,不是活该被人类这个强者淘汰、灭绝吗?何况究竟谁优谁劣?难道强者必定优?弱者必定劣吗?强无恒强,弱非恒弱。《圣经》说过:上帝总是选择弱者,这是宇宙的辩证法。(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