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的渊源

2020年04月12日

DSC_0027_调整大小.JPG

 

  前苏联领导人托洛茨基似乎是最早着手思考和分析社会主义内部阶级关系的理论家之一。他最早指出社会主义体制中存在一个“官僚阶级”。这一理论后来被南斯拉夫的德热拉斯所继承,看来也曾深刻影响了文革前夜的毛泽东晚期思想。我们在张春桥关于主张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理论中,可以看到极其明显的托洛茨基极左理论的色彩。此后,列宁说服政治局采纳了托洛茨基的建议,取消余粮征集制,实行新的粮食税政策,并且恢复集市贸易(自由市场),允许农民在纳完税后将余粮卖到集市上流通。

 

  毛泽东指导文化革命的“继续革命”理论,与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似乎确有某些相似之点。1965年,彭真指示北京编译所译出并出版了《被背叛的革命》及《新阶级》这两本书,作为“绝秘”版提供高干作为内部参阅资料,此举在政治上是意味深长的。而林彪政治集团在“5·71工作纪要”中,也指张春桥、江青的思潮是极左性质的托派理论。

 

  林立果搞的五七一工程中批判毛派说: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纪要的言辞虽然稚嫩,却代表了林彪集团的基本纲领。

  林彪与他周围的人以造反起家,却转而反对不断革命,有一个逐步转变的过程。

 

  毛在1966年7月8日给江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其中谈到了对林彪的种种顾虑,“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20世纪60年代当了GCD的钟馗了”。历史的发展验证了,林彪确实有自己的私心,所以他搞起了自己的小集团。第一个关节点就是一九六五年五月把总参谋长罗瑞卿搞下台。这样就在军队干部中初步形成一种“逆我者亡”的政治环境。

 

  第二关键点就是通过处理一九六七年五月北京部队演出发生的五一三事件,林彪与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形成了一种特殊政治关系。

 

  第三个关节点就是一九六八年三月把代总参谋长杨成武搞下台,而且把黄永胜引进军委办事组担任组长,这样就形成了包括黄、吴、叶、李、邱在内的“大联合舰队”。

 

  第四个关节点就是通过九大,除了林彪由党章规定成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党中央副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外,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也都担任了政治局委员。

 

  第五个关节点就是一九六八年以后陈伯达、汪东兴由于他们与江青等人的矛盾,以及看到林彪集团的势力日渐庞大,逐渐靠拢林彪集团。

 

  林彪集团的形成,不单单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治利益。他们还有自己的政治路线、斗争目标。

 

  林彪集团的政治路线也是逐步形成、暴露出来的:

 

  首先通过起草九大的政治报告就开始暴露出来。陈伯达说:运动不能再搞了,现在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抓生产了。不能尽搞运动,运动,像伯恩斯坦说的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

 

  其次,在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对林彪说;九大以后,无休止的运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继续发展。我们这样一个大国长期处在这样一种状况是极不利的。共和国承受不起,好干部受不起劳累辛苦,坏干部受不起摧残折磨。人民也受不起长期的无政府状态。。

 

  五七一工程中,王飞为林立果提出政变纲领是;老百姓饿死了,一块打江山的元帅、大将整死了,刘少奇整死了。提出“民富国强”是的总路线,这是九大以前林彪提出来的,陈伯达在他起草的九大报告中的思想。停止文革。

 

  林彪集团的斗争目标通过参加一九六八年以后的中央文革碰头会的活动也逐渐清楚地暴露出来。他们把自己看成是“枪杆子”集团,而把中央文革看成是“笔杆子”集团。而他们认为最有可能与林彪争夺接班人位置的,就是中央文革中的某些人。他们公开点名的是张春桥,而实际对付的是江青。

 

  林是靠造反起家的,但跟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造反派一样,他坐牢了位子就不许别人造反了,以免触动他的既得利益,这是他跟毛泽东的最大不同。这也是后世知识精英多同情林而深恶毛的原因之一。(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