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灭霸的原形及其历史评价

2020年05月29日

电子书1

  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过后,灭霸独自一人生活在自己的“小花园”里。

 

  他没有宝石,没有手下,没有了卡魔拉。此时的灭霸,只有那一地的南瓜属于他。

 

  看到他在花园里步履蹒跚的样子,观众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当英雄们群殴这个受伤的老人,当雷神砍掉他一条胳膊,逼问他宝石下落时,他没有丝毫的恐惧,也没想过求饶,更不会撒谎。

 undefined

  他早已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自己一生的伟大使命已经实现,死亡又算什么呢?

 

  让宇宙恢复平衡,这是多么伟大的使命。

 

  为此使命,灭霸可以为之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挚爱的女儿,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灭霸说过,他杀掉卡魔拉母星的一半人之后他们那里变成了天堂。

 

  那么,让人类消灭一半呢?如果我们,或者我们的家人,在这消失的一半里边呢?——就此打住,不能再往下想了。

 

  只要人们不多想,灭霸就会被很多人同情,就像有些人同情希魔那样。灭霸这种随机消灭一半人口来达到宇宙平衡的想法,比之希魔还能得更多的同情分呢。

 

  即使是希魔本尊,那个把希魔打败、逼死的朱可夫元帅,他的雕像不是在二战纪念日前,被乌克兰的年轻人毁坏了吗?

 

  我一直觉得,希魔并不是后无来者。灭霸这个银幕形象,只不过是对其精神上的一次致敬。

 

  而那个征服了伊拉克,肢解了南斯拉夫,占领了阿富汗的灯塔国,更像是希魔-灭霸的现实化身。

 

  或者,更准确地说,希魔-灭霸的原形,并非美国——这个当今世界的唯一老大。

 

  其实老大背后还有真正的老大就是国际金融家。美国是一个被国际金融家完全控制的国家。美国总统不能自己决定任何政策,他的政见和主张必须符合国际金融家的方向和需要,否则他会被弹劾下台——例如尼克松,或者被暗杀——例如肯尼迪。每一个美国总统都知道自己不是国家的真正的老大。许多总统抱怨过自己虽在其位,却决定不了实施什么政策。

 

  灭霸的真正原形,是国际金融家的最高端核心人士,出自地球上最有钱的世袭金融家族。国际金融家通过各种基金会,控制着全世界最好的大学、科研、学术机构,掌控了世界上最聪明、最有学识的头脑和嘴巴。国际金融家操控着世界上最有名的传媒和互联网。国际金融家通过金融控制,也使各国政治家成为为他们服务的政治工具。此外,国际金融家也控制着世界卫生组织。国际金融家通过控制诺贝尔基金会,而控制着诺贝尔奖的授予。国际金融家核心家族均设立大量基金会,以供给资金方式控制大学、媒体、科研、艺术。

 

  当然啦,国际金融家也控制着好莱坞。不然,你以为银幕上的灭霸,被洗白得如此的楚楚可怜,是为了什么呢?

 

  国际金融家跟灭霸是同一条心。他们的使命,是要建立在国际国际金融家控制下的世界统一集权政府,对世界人类做种族和宗教分类,遗弃所谓“垃圾人众”。

 

  1995927日至101日由美国出资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邀集当今世界的500名最重要的政治家、经济界领袖和科学家,其中包括乔·布什(当时他还不是美国总统)、撒切尔夫人、布莱尔、布热津斯基以及索罗兹、比尔盖茨、未来学家奈斯比特等大名鼎鼎的全球热点人物,在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举行高层圆桌会议,讨论关于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的问题。到会的全球精英们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这么多不断地快速增长的人口。而计算机技术发展带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使得劳动力的用途大大降低。在21世纪,仅启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维持世界经济的繁荣。因为目前全世界的价值,主要部分仅是由地球人类中的1/5所生产。换句话说,其余的80%4/5地球人口,都是不能创造新价值的人类废物。“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将被弃置不用”。因此他们认为,地球上“只有20%的人有权积极地参与生活、挣钱和消费(此外再加上1%2%的丰厚遗产继承人。)”参与这个会议的精英们似乎认为,人类中多余的80%人口属于垃圾人口,对于仅占20%的有价值人口,它们是巨大的麻烦同时会制造极大的安全问题。这些垃圾人口多数分布在目前的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正是这些国家和地区中的这些垃圾人口成为产生“无赖国家”的根源。一旦这些“无赖国家”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会成为反对地球精英的“邪恶轴心”。会议提出了解决问题的两个方案。一是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穷困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仅由20%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如果其余80%人不愿接受这个方案,或者如果说,1/5的精英已不愿意再对那无用的4/5人渣实施喂奶呢? 那么就产生另一个方案,就是逐步设法用“高技术”手段消灭他们。(以上均引自该会纪要,汉斯。马丁·彼得先生提供。)

 

 

  这听上去似乎过于危言耸听。但人们忘记了,这一方案已经被实施过,不是在复联电影中,而是在维斯康辛集中营的焚尸炉。这难道不是历史事实吗?费尔蒙特会议不过是《我的奋斗》一个升级版本而已。前些年,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在白宫接受澳大利亚电视采访时,对于中国的迅速发展,就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奥巴马通过电视镜头向全世界明确宣布: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那么结论是什么呢?你猜?

 

  结论就是灭霸主义。这一思想,可以追逆到200年以前,西方最流行的社会哲学。一是马尔萨斯主义,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隔代而倍增的人口。二是应用于人类的达尔文主义,主张大自然的天律是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对“群畜”人渣宣战的精英主义。

 

  所以欧美精英一贯的观点是,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必须用战争和瘟疫(生物武器)来消灭他们(新马尔萨斯主义)。由于现代世界财富的绝大部分,仅由20%的优秀人口和优秀文明(以盎格鲁撒克逊文明为代表)所创造。所以必须设法消灭和淘汰那些无能力创造新价值的“群畜”(新尼采主义)。

 

  在客观上,现代科学技术,包括“干净”核子技术,遗传基因武器技术以及生物武器技术已经提供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高科技手段。也就是说,现在已可以使用较“人道”的方式(而不是),非血腥地、大规模地消灭劣质人口和文明。必须在这一意义上,人们才会真正理解美国何以对任何其他国家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此敏感,同时自己则大规模地加速研制发展这一类新式武器。在2000多年前的汉匈之战,匈奴人利用生物武器“匈奴闻汉军来,使巫埋羊牛,于汉军所出诸道及水源上,以阻(诅)汉军。”匈奴将马匹和牛羊尸体染致患病者的排泄或分泌物(即“诅”、“蛊”)后,将动物或动物尸体施放给汉军。汉军染病后,其排泄物又通过老鼠及家畜向内地反复传播。由此即引发了自公元1世纪至4世纪前后数百年间在中原地区反复发作的“伤寒”瘟疫。战乱与疾疫,导致这一时期中国人口锐减(由西汉全盛时期的5000万锐减去四分之三)。对中国历史发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和变化。到了现在,难道敌人不会学得更聪明了吗?

 

  在刘慈欣的《三体》中,程心接任执剑人对三体世界威慑失败后,地球再不属于人类。智子代表三体世界向人类宣布了灭绝人类的计划:将地球上的人类全部集中在澳大利亚。有人问:“粮食呢?”“粮食?这不都是粮食?每个人看看你们的周围,都是粮食,活生生的粮食。每个人都将为生存而战。我希望你们都能吃到粮食,而不是被粮食吃掉。”这是全体劳动者阶级面临的问题。未来的人类前景并不光明。世界并不是将走向普世价值实现的大同,也不是走向民主自由的高福利社会——日益深化的欧美金融危机所显示的是,即使对欧美人来说,高福利制度也很难长久维持下去。新冠疫情只不过激化了这一危机而已。

 

  作为那百分之八十的人,我们是接受灭霸安排的未来,还是说,我们并不想被粮食吃掉?其实,当代中国发展的模式,已经给世界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即:在世界范围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民族与民族的和谐,文化与文化的和谐,不再有尖锐的社会分化,利用现代科技的力量,消灭体力劳动和雇佣劳动;消灭社会分工,最终使实现全人类的全面发展。这就是共产主义。对马克思来说,共产主义不是别的,正是劳动者的联合。而当我们说共产主义不可能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人类社会必将步入野蛮纪元。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吗?如果劳动者不善于掌握和利用资本和金融;如果无产者为了手里股票的升值而出卖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那么现代产业经济会在金融海啸、战争和瘟疫中灰飞烟灭。无论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整个人类社会都将走向野蛮纪元。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