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厉王“不争论”的遗风

2020年07月08日

3812b31bb051f8198a2cc906dab44a

 

 

  三千多年前的周厉王。因为不想听到民间有批评他的声音,就搞起来了“不争论”,派人到大街上监视,看那个敢多嘴,立马肉体消灭。于是,很多人慢慢的在大街上就不敢说话了。遇到熟人,嘴首先是不能动的,但招呼又不能不打,于是只好彼此使眼色,这就叫“道路以目”。过不了多久,首都就呈现出一片稳定和谐的气氛,没半句谤语。厉王高兴坏了,结果没过多久,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的鼓动下,广大不明真相的首都居民一哄而上,包围了皇宫,厉王带着无尽的遗憾,仓皇逃窜。

 

  厉王虽然走了,但厉王的精神却留了下来。近人还称为自家的发明。其实起初倒是争论的,1978年就发起了“真理标准大讨论”,而且西单贴出大字报说“打倒文革”时,某人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后来矛头指向自己,就把墙推倒了,“四大”的条款也从宪法里取消了。变成了“不争论”。

 

  “不争论”自然有其历史意义,起码省事。但此后官僚主义者有样学样,只要碰到难题没法办时,好了,这个三字经,就会祭出来。

 

  例如在全国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程路在接受中国青年网对话时表示,国进民退的争议应该采用不争论的方式解决。又如2007年国务院的研究人员发布报告,宣称医改基本上是失败的。卫生部长又祭起了“不争论”这个法宝。他重申了让私人资本进入医院的所谓“改革”,而且说:“不光是医疗,任何一项改革都很难确定说用几十年完成,或者判断好还是不好。”

 

  好嘛,改革改了30多年,还在摸石头,“摸论”和“猫论”不能服众,再来一个“不争论” 问你怕未?

 

  这么说决无贬低的意思。有些书斋左派看不起这个没有理论设计的“总设计师”,你在人家手上栽了这么个大跟头,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

 

  不过,实用主义,成于此,也将败与此。武器的批判并不能永远代替批判的武器。精于解决眼前问题,却缺乏长远战略,一旦放弃以平等公正为旗帜的社会主义,只能把刺激和纵容个人欲望当成改革的核心。不能以义动之,只能以利诱之。甚至一度准许军队经商——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嘛。虽说“发展是硬道理”,却不知礼崩乐坏,也一样要人命。

 

  经过东欧巨变、苏联解体以及众所周知的事件,有识者开始反思。人心乱了,队伍就不好带。所以又有三块表,以德治国,科学发展观。意识形态阵地逐步稳固。

 

 

  尽管删贴仍在继续,但我相信“不争论”将成为历史。凡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手段,最终都难免成为难以解决的问题,而被历史所抛弃。这就是辩证法。(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2013-9-5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