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甘地传》想起了主席

2020年07月21日

 DSCN0690_调整大小.jpg

 

  前不久看了电影《甘地传》,颇觉新鲜。我就没法想象大革命时期主席会绝食以抗议蒋对工农的屠杀。近代以来的中国人都很难理解印度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如果抛开电影,就历史本身来讨论,也很难武断其高下。在中国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是我们要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荣誉,而是无奈的选择。如果主席像甘地那样和平抗议,他一早就会被扫进历史的博物馆了,而不会成为开国者。而甘地自己,只怕也有不得已的考虑,印度农民吃不饱饿死,但是要求农民理性,不能打土豪,不能分田地;第一次非暴力不合作被英军搞屠杀,依旧要理性,我不相信甘地的心就不疼。

 

  甘地生前以及死后,他的所推行的“非暴力不合作”理论,并非全民认同,也有反对的声音,甚至认为甘地理论是一种软弱加以抵制。虽然甘地的理论带有一定理想化,但从现在世界局势看,在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中,或许也有一定可用之处。在忧患深重的中国,即使搬动一张桌子也要流血,因此我们实在是没有理由苛责于孙毛等几代革命者的。即使最善良的民主革命者,也只能把未来希望寄托于疾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忽视暴力的消极面。就算是1966年,初衷不能说都是错的,但最后却成为非理性的暴政。造反派以平等为旗帜,结果却是对平等的背离。无论那个派别,想在那股大潮中不因落后而被淘汰,只有不断拨高自己超过别人,反过来人家又要超你,结果形成一个越拔越高的循环,趋向极端,最终必然要失掉理性和控制……结果是谁能把持高音喇叭谁就是“领袖”。为了获得廉价的掌声,“领袖”们恶性互动地向极端赛跑,理性之声却被嘘赶下台。当民主变成一场运动,是很容易演变成暴民政治的,而暴民和暴政同样可怕。压迫引起仇恨和暴烈,而群众运动的盲目和残忍只能由更血腥的镇压收场。法国大革命及中国文化革命那类疯狂时代留下的恐怖就会重现。动乱能摧毁一个旧社会,却不能建立一个新社会。

 

  如果想要实现拯救社会的愿望,是否可以只凭借善良的心和一腔热血?或许革命可以靠短促冲击,但民主不可以。民主二字只是一个概念,要实现这个概念,必须依靠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妥协和容忍,以建立某种非常具体的制度和程序。就连干革命,只要条件允许,毛尚且愿意到重庆和蒋谈上一谈,为何某些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人就只知道动刀动枪呢?须知,革命是无法被制造出来的。而且,马克思自己就说过,“居统治地位的意识乃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当报纸和电视每天都在教育我们说,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又怎么能指望当代中国的工人们自动自觉为了民主这些抽象的概念丧失饭碗?工人接受了很多资本主义观念,工人像很多精英那样对毛报以白眼。工人们宁愿接受加班,并且抢着要加班,而不是去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度。在这种时候,真正的革命派不应该坐在书斋里骂工人落后,而应该帮助工人讨加班工资。上班、出粮、吃饭、生孩子,就是最基本的社会存在。不是说仅仅关心这些就够了,而是说这些里面就有政治,并且出政治。离开了那些的政治都是无源之本,正是在这些中间,人们结成了一定的生产关系,建立了上层建筑,并形成了人们的思想意识,并因此有阶级、有阶级斗争,才有政治斗争。那时工人最最关心的政治恰恰是大多数知识分子所不明白的,也是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不能赞同为工人阶级优秀品德的。工人农民虽然不明白什么唯物主义唯心主义,但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切身利益选择了革命的方向。主席经常说,工人农民眼最亮、心最红,他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凡是以为自己比人民更高明,不管他是知识分子也好,是革命左派也好,到头来总要闹历史笑话。例如格瓦拉的失败就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在人民暂时未有革命要求时,输出革命。需要说明的是,格瓦拉学过毛的游击战理论,他提出的“游击中心”论却又有一些不同之处,其中特别强调少数精英的作用,认为到处游击示范便可让民众一涌而起推翻反动政府,而很少注重根据地建设和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格瓦拉最后近一年在山区到处游动,他没有给农民办什么事,有时还因为军事上的需要烧农民的房子,这也难怪他想“解放”的当地农民对其却非常冷淡,没有一个人参加游击队,甚至向政府军告密。这支队伍成了无水之鱼,人越打越少,能坚持那么久全靠顽强的毅力和信念支持。切是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但还是应该向主席学一点唯物主义。

 

  成大业,不管有多大的宏伟目标,其实都是一步一步来的,需要懂得单点突破,甘地回国前,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为后续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我们读毛选,也可以看到主席虽然念念不忘主义,但从来都是联系现实问题的。以往中国的群众运动把民主的大概念喊得震天,缺的就是细致具体的制度和程序,因此要么处于有民无主的决策零状态,要么变成只有自己民主,不许别人民主的多数专制,最后无一例外地让位给“主”──由少数几个“主”来“主民”。为什么深入人心的民主这么没有力量,而孤家寡人的专制却总是胜利?除了其它原因,最重要的就在于民主没建立起相应的制度和程序,而专制的制度和程序却是那么根深蒂固,成为习惯。(百韬网刘琅)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