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有感:为什么恶奴偏能欺主

2020年08月04日

 

北京 492.jpg

  《红楼梦》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看似闲笔(相对于宝黛爱情主线而言),实含深意。因为凤姐小产病倒导致的管理家务的人选变动,让我们领略了什么叫“大王好见小鬼难当”。

 北京 497.jpg

  贾府里那些刁钻可恶的奴仆们,先是听说李纨当家。反应是:“各各心中暗喜,以为李纨素日原是个厚道多恩无罚的,自然比凤姐儿好搪塞。”其次是听到让贾探春一个年轻姑娘主持。更不当一回事了,于是“更懈怠了许多”。我们知道,贾府素来是宽厚以待下人的。可是,这样的仁厚,换来的只是搪塞和敷衍。都是一帮看菜下饭的主。能够让他们搪塞和敷衍下去的主子,才是好主子。这也就是中国历史上多小皇帝的原因,好糊弄呗

 北京 427.jpg

  当探春和宝钗管得严格时,刁奴们开始背后辱骂:“刚刚的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性连夜里偷着吃酒顽的工夫都没了。”李纨、宝钗,那是以为人好为人厚道著称的,可是,一旦侵害了下人们的利益,也就马上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这里面贾府的奴仆们评价主子有一个潜标准就是:不管是谁,只要给他们好处就是好人,只要不为难他们就是好人,否则,就是坏人。因此,主子们哪怕像雍正那样勤政,也没什么好下场。

 北京 473.jpg

  当贾探春处理赵国基的事情时,以吴新登家的为代表的奴仆知道规矩也不说,故意引贾探春、李纨犯错:彼时来回话者不少,都打听他二人办事如何:若办得妥当,大家 则安个畏惧之心,若少有嫌隙不当之处,不但不畏伏,出二门还要编出许多笑话来取笑。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王夫人、赵姨娘、贾探春和赵国基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也不可能不知道是王夫人在试探和考验贾探春。可是这帮人,不是为探春好,而是冷眼旁观,甚至使坏,巴不得贾探春犯错,闹笑话,出洋相。

 

  而等到小伎俩被探春识破之后,又一味的哀告求饶,典型的小人心态。

 

  难怪贾母说:“我知道全家上下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说的就是这干小人。

 

  贾府的奴才狗眼看人低,书中随处可见。当年刘姥姥走亲,大门外打听周瑞家的住哪里,都无人答理,还是一个老年的仆人告知。

 

  就连林黛玉这样的天之骄女,在刚刚进贾府时小心翼翼,处处守着贾府的规矩——坐个座位都要思忖再三,待别人邀请多遍方敢落座身边;生怕自己的举止让恶奴们笑话。大家都只看到,黛玉在贾府被贾母宠着,似乎就无忧无虑,还有宝玉关心着,府内的奴才还敢对黛玉怎样?殊不知,恶奴作恶起来,根本让主子找不到破绽的。所以在贾府这个锦衣玉食之所,而林黛玉的感受却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红楼梦》中间,特别是五十五——六十一回,写贾府上上下下的矛盾,是大有深意的。贾府的问题,不是一俩个人的问题。虽有探春的改革,但由贾府固有矛盾交织在一起所产生的混乱,已经是无法制止。这时,不仅探春、宝玉已深有家势败落的预感,就连“下人”们,如柳家的也感到了“别说这个,有一年连草根子还没了的日子还有呢,我劝他们,细米白饭,每日肥鸡大鸭子,将就些儿也罢了!”而柳家的被司祺打上门来,到后来自己抄家,已经是自下而上,败势已成.

 

  明代冯梦龙的笔记小品《智囊》也记述了一个官场上的恶吏。汉代武官出身的朱博做冀州刺史,朱博在巡视部属时,数百个官吏和老百姓聚众拦道,说要告状。一个从事将情况告诉朱博,请他滞留该县处理。朱博心中明白他是要试探自己的本事,便让从事明文告知:想告县级官吏的人,各自到自己郡里去告,刺史不直接监察这一级官吏;想告郡守、邑宰一级官吏的人,等本刺史巡视回到治所再来告;其他那些属于打官司举盗贼的事情,则到各个管辖部门找从事处理。这些安排,使四五百人顷刻散去,都没有想到来博应变能力这样强。后来朱博慢慢打听,果然是这位老从事教唆百姓聚众拦道,于是“博杀此吏”。

 

  《红楼梦》被称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由此亦可见一斑。为什么恶奴能够欺主?这是因为贾政这样的中国士大夫喜欢放言仁义而耻言功利,相比于贾赦、贾珍、贾琏等人,贾政还算是正派人。但贾政也只是一个不太通达于俗务的书呆子,贾政只知道会客吟诗,家里面的事称俗务,一窍不通,哪里死个丫头,哪里添个丫头,一概不知,更不用说王夫人背着他藏匿甄家被抄的财产。士大夫既然空谈心性,不明内情,就很容易为吏所操纵,由此而造成“官无封建,而吏有封建”。 (百韬网刘琅)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