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海哲学文存》随想

2020年09月29日

 

照片 149_缩小大小

 

  今年的生日礼物,照例是书。拿到《高清海哲学文存》一书,想起当年刚刚进入大学校门,给我们这些基地班小学弟上第一课的就是高清海老师及其师弟孙正聿老师。

 

  老师劈头一句,问我们什么是哲学。可怜台下众多才子,个个张口结舌。

 

  孙老师开玩笑说,你捡一块石头,扔出去,把教室玻璃砸碎,这样,你就证明了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这样,你就比古来今往的大师,比如黑格尔,亚里斯多德,尼采,比他们要高明了。可是,事情有可能这么简单吗?

 

  这堂哲学课对我的影响,可谓“当头棒喝”。虽然我未能开悟,但至少窥见了一个新的天地。

 

  高老师讲课或者不如孙老师生动,但他绝对是有深度的,否则我当时就不会记了两大本笔记了

 

  高老师经常说:我们理解中国哲学时,受一个框框的影响,这个框框就是:对待哲学的不同观点和见解,不管具体思想状况如何,必须把它纳入“不是唯物 论,就是唯心论”的先验模式.似乎这是对一个哲学家“思想本质”的分析,按照这种理论模式,我们只要为某种哲学观点贴上唯物论或唯心论的“标签”,也就算 给这个理论定了性,它的思想属性和理论价值就都不言自明,于是也就“完事大吉”,无需再做深入一步的分析.

  下面这句列宁的名言,可以说是老师们的口头禅:聪明的唯心主义,比愚蠢的唯物主义,更接近聪明的唯物主义。同样还有一句:唯心主义无疑是一朵不结果实的花,然而却是生长在活生生的结果实的、真实的、强大的、全能的、客观的、绝对的人类认识逻辑活生生的树上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可见,列宁并不简单化地认为唯心论都是反动的,也不再以唯心或唯物作为革命与反革命的界限。毛也说过:“孔子的体系是观念论;但作为片面真理则是对的,一切观念论都有其片面真理……观念论哲学有一个长处,就是强调主观能动性,孔子正是这样,所以能引起人的注意与拥护。机械唯物论不能克服观念论,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它忽祝主观能动性。”

 

  不闻师长教诲很久了,到现在为止,在历史观上,我仍旧赞成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论。我认为唯有生产力才是具有个性和主动性的。我不认为黑格尔会反对这种历史理念。但是,当人们刚开始运用唯物史观来分析和批判唯心论观点时,容易过分强调存在决定意识而忽视主观能动性,这样,便不能同机械唯物论划清界限,也就不能从根本上克服唯心论的观念论。蒋介石就是唯物论者,他过于相信他的美援和几百万大军了。恩格斯说马克思取了黑格尔的辩证法,而抛弃了他的唯心主义,我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很难想象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能够如此机械地切割开来。我认为,凡是辩证的,就不可能不是历史的。

  黑格尔所反对的是那种哲学唯物主义,即假定存在某种确定的绝对“物质”,认为这种绝对物质是宇宙的元初存在,是宇宙万物的唯一本原。我想事实没这么绝对。毛泽东也曾对这种“唯物主义”打了大大的问号。须知宇宙乃是活生生的宇宙,而物质是死的东西。我们不能想象,从原初的一团死的物质,会形成一个非常有组织、有秩序、有方向、有目的、极其具有合理性的宇宙演化序列。

  与所谓的“唯物主义者”相比,黑格尔是更彻底的革命派,天知道唯物主义这个名词已经被不肖徒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他们及时行乐,坏事做绝,不信因果,简直没有什么让他们害怕的东西。

  黑格尔跟自由主义的庸人们也是格格不入的。也难怪我读大学时,持自由主义观点的师长要批判黑格尔的绝对主义了。黑格尔从本质上来说是革命的,他指出凡是现存的都是必将灭亡的。

  记得毕业前,晚上熄灯后,315寝室诸君在例行的睡前会议上,竟然少有地动了气。有人说我想改变现实,纯属不自量为;世清说我读书虽多,但在考场上一点用处也没有。我被堵得要翻白眼,最后只好说:是成是败,十年后见分晓。

  二十年过去了,成败也难说得很。记得以前读安徒生的《丑小鸭》,可怜的丑小鸭,当他沦落民家的时候,母鸡太太和家猫先生对它指责:“你能下蛋吗?你能把背拱起来吗?既然不能,那末你就不应这么自高自大。”

  然而,丑小鸭毕竟是天鹅的种,最后还是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而我依然是丑小鸭,做快乐的丑小鸭,不也蛮好吗?

  可笑的是,尽管许多朋友、师长都承认,现实是可耻的,但他们仍坚持认为,任何改变和反抗都是徒劳无益的。我不能不感叹,能够看透未来几年的人实在太少了,更不用说看透几十年啦!

  跟不懂得历史的人根本没法说话。查一查史书,同光中兴之时,谁能想到武昌一声枪响,诺大的帝国立时土崩瓦解!共产主义刚刚在中国兴起的时候,全国才不过几十个党员,然而它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国民党的几百万军队不是被推翻了吗?苏联那么多党员和军队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国家解体了吗?

  那些达官贵人,是那么不可一世,过得十年八年还有谁记住他们呢?更不用说那些所谓偶像和明星了。真正改变世界的是什么呢?并不是我们身边这些喧嚣尘上的东西,它们是有时间性的、流变不定的。稍有教养的人,应该知道“上帝”(理念)不仅是现实的,是最现实的,是唯一真正地现实的。陈老反对遁名而责实,但是名、实亦有同一性,而且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正名”能给人们在一定时机上、为一定事业而奋斗的方向和目标。就这点上来说,孔子是有其真理的一方面。

  庸人们无情地嘲笑理念和信仰,却不知现实(他们眼中的现实)才是偶然的,因而必然会改变的。问题不在于我们能不能改变现实,问题在于现实本身就包含了自我毁灭的因素。万事万物无不如此。都存在住和灭的过程,这一过程不是由外推动的。

  一切事物都在不断变化中。但是,不能把变化理解为随意的,而应该理解为发展。上帝就是绝对理念。佛教也有类似说法,例如说诸法皆空。但人们往往漏掉后面一句:因果不空。粗陋的唯物主义才会忽略现象后面的现实性。难怪列宁说,聪明的唯心主义比粗陋的唯物主义更好一些。

  毕业二十年,当时的情形已经模糊了,当年的笔记也不知哪里去了。我是不成材的弟子,没有机会好好向老师们请教。不过,他们的书还在,希望各位贤良先进能够薪火相传。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