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哲学笔记》是否还坚持唯物主义?

2020年09月29日

 

百韬网www.btwl798.com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免费资源平台。专业推荐、分享适于70年代人的歌曲影视、电子书及原创企业专访、网络营销课程品牌推广方案资源。如网盘资源失效,可以联系站长 dgbaitao@sina.com获取;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DSC_0011_调整大小.JPG

 

  1905年布尔什维克本身仍然还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的一个派别(与之同时存在的派别还有:孟什维克、拉脱维亚党、犹太人的崩得、托洛茨基的中派等),而现在它本身又面临着分为两派的危险一一根据哲学分为两派。马赫的哲学向马克思的哲学发起了挑战。波格丹诺夫、巴扎罗夫、卢那察尔斯基及其他许多布尔什维克都成了马赫主义者。但他们同时又自认为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对他们痛加责骂。但是为了粉碎他们,就需要更彻底地了解马赫的哲学和整个哲学。列宁阅读了马克思、恩格斯、费尔巴哈、普列汉诺夫和康德的一些哲学著作。1906年时,他读了波格丹诺夫的《经验一元论》一书。读了这部书之后,他写信给高尔基说:“我读完之后非常生气,因为我更清楚地看出,他走的是极端错误的道路,非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列宁开始写一部书来回答波格丹诺夫的这部书。1909年出版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对一种反动哲学的批判)》一书是列宁的研究成果。这部著作捍卫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历史唯物主义哲学,猛烈地抨击了俄国的马赫主义者。列宁试图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物理学中的反牛顿经典物理学的新哲学思潮作斗争。

 

  恩斯特.马赫(18381916)是奥地利的一位物理学家和哲学家,他用一元论的理论来消灭心理和物体之间的二元论,他的一元论理论认为,物体(如桌子、苹果等)除被人的经验所感知而外,它们是不存在的。如果没有人的知觉,那桌子就不会有硬度和颜色,苹果也不会有什么滋味。马赫的哲学引起了马克思主义者的极大愤怒,因为这个哲学使他们的社会主义和他们的革命受到了威胁。马克思主义者想改变物质条件,改变经济设施和社会设施,改变国家。马赫主义者则认为,这一切物体只是在人的知觉中才存在。他们还认为,人本身是一种存在,但人不是作为具有骨骼、血肉、皮肤和器官的人而存在,而是作为有意识和知觉的人而存在。唯物主义者把这种概念叫做唯心主义,在这个概念中充满了僧侣主义、投降主义和对革命的背叛,这种概念是同唯物主义相对立的。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中清楚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列宁断言,存在和意识并不是同一的,它们是独立的,因而是多元的。列宁这位学理主义者补充说,如果不牺牲客观真理,如果不陷入资产阶级的反动骗局,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就一个也不能放弃。他把马赫主义者妄想把物质同意识结合起来的企图称之为“调和主义的招摇撞骗行为”。列宁写道:马赫主义者本身是一个可怜的大杂烩,他们是哲学上一伙卑鄙的调和主义者,他们在每一个问题上都把唯物主义派和唯心主义派搞混杂了。马赫主义者认为,他们的观点凌驾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上,然而“实际上所有这些先生们却总是倒向唯心主义一边,并同唯物主义进行着不断的斗争。”列宁断言,把“信仰主义的合格的奴仆”这一说法用在马赫、阿芬那留斯及其一派人的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列宁当时在《唯批》一书中,猛烈地予以抨击的奥地利物理学家恩斯特·马赫,正是当时高举起物理学革命的旗帜,从哲学上对古典物理学的世界观进行冲击的一位重要人物。正是在列宁写作《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的年代,物理学正在经历由19世纪的古典物理学向20世纪的现代物理学发生质变的革命。 这一转变最深刻的意义在于,牛顿时代的宏观物理学通过量子理论深化为微观物理学,通过广义相对论泛化为宇观物理学。由力学机械运动的分析,发展为热力学的能量分析。爱因斯坦在其《自述》中曾指出,他的相对论思想曾受到马赫哲学的启示。他说:“可以说上一世纪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把古典力学看作是全部物理学的、甚至是全部自然科学的牢固的和最终的基础,而且,他们还孜孜不倦地企图把这一时期逐渐取得全面胜利的麦克斯韦(J.C.Maxwell)电磁理论也建立在力学的基础之上,甚至连麦克斯韦和H赫兹,在他们自觉的思考中,也都始终坚信力学是物理学的可靠基础。 动摇了以力学作为一切物理学思想的最终基础这一信念的人,正是恩斯特·马赫(Ernst Mach)。在马赫的《力学史》中冲击了这种教条式的信念。 当我是一个学生的时候,这本书正是在这方面给了我深刻的影响。 但是我认为,马赫的唯心主义还不够彻底。因为他没有正确阐明在思想中,特别是科学思想中本质上是构造的和思辨的性质。因此,正是在理论的构造的--思辨的特征赤裸裸地表现出来的那些地方,他却指责了理论,比如在原子动力论中就是这样。” 在这里,爱因斯坦明确地指出现代新物理学理论具有构造和思辨的性质。这一点在认识论上极其重要!也就是说,现代新物理学在方法论上不再是洛克那种呆板机械的经验主义的镜象反映论。在哲学上也不再拒绝依据纯粹逻辑思辨的“形而上学”。

 

  马赫与爱因斯坦代表了20世纪初叶新物理学中的哲学思潮。这种新物理学的哲学思潮,导致相对论的产生。 它们体现了在19世纪后期自然科学取得新成就后(特别是能量物理学出现后),遭遇重大哲学困惑时代科学家的认识论反思。这种反思吸纳了相对主义,怀疑论以及理性主义的架构。对英国经验主义、法国启蒙哲学中的机械唯物主义作了超越。体现了20世纪以能量分析为基础的新物理学的哲学进展。 但是列宁在他写《唯批》一书时,对物理学中的这种重大哲学变革,却给予了否定和拒绝。《唯批》仍然坚持绝对性和客观的时空观念。列宁不仅钻研了马赫及其老师阿芬那留斯的著作,还钻研了许多第二流的、评述他们著作的人的著作;他不仅钻研了波格丹诺夫、巴扎罗夫和卢那察尔斯基的著作,还钻研了几十个不太重要的俄国马赫主义者的著作,对这些人来说,如果不是列宁以其辛辣的笔触把他们写入历史的话,那他们早就被人们忘记了。没有一个引起纠纷的苹果不留下列宁的牙印。这一切在今天看来只不过是侨民中的杯水风波而已。列宁自己也承认,当时为哲学而展开争论是因为在俄国当时的情况下没有发生别的什么事情。

 

  列宁在《唯批》中认为马赫是新物理哲学中反动思潮的代表。这是列宁在哲学上一个判断的失误。但是在后来的《哲学笔记》中,列宁显然对此已有所意识并且准备有所修正。列宁1915年在瑞士流亡生活时注意到现代物理学所发生的革命。他试图重新估价这一革命的哲学意义,为此他重新研究哲学史,研究黑格尔著作而写作了《哲学笔记》。《哲学笔记》代表了列宁后期的新哲学思维。此时,他早年(写作《唯批》时)坚持的那种绝对唯物主义的立场,实际已有所动摇。 他在《哲学笔记》中的一个札记中提出了“聪明的唯心论”这个新概念。他说:“聪明的唯心论比愚蠢的唯物论更接近于聪明的唯物论。聪明的唯心论即辩证的,愚蠢的即绝对的,不发展的。”(《列宁全集》第38卷,第305页。) 列宁这里所说的“聪明唯心论”,是指黑格尔的唯心论。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他以辩证法消解了唯物论与唯心论的绝对界限,并且不再以唯物论/唯心论的对立作为哲学党性的标志。他又说: “僧侣主义(哲学唯心主义)当然有认识论的根源,它不是没有根基的。它无疑是一朵不结果实的花,然而却是生长在活生生的结果实的、真实的、强大的、全能的、客观的、绝对的人类认识逻辑活生生的树上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同上P412) 虽然仍然持有对于唯心论的偏见,但若以这些话,与他1905年主张绝对物质观并且认为“唯心论=反动性”的《唯批》比较,可以看出他的观念已发生深刻的变化。 后期的列宁已不再简单化地认为一切“唯心论”都是反动思潮,而承认其是具有深刻的哲学(科学)根源和认识论根源的。他也不再认为一切唯心论都是反动的、愚昧的哲学思潮。可以说,他用“辩证法”的方法,消解了本体论中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对立。

 

  与人们通常的印象相反,其实毛泽东的晚期哲学也不主张绝对唯物主义。毛泽东196410月读任继愈著的《中国哲学史》时写一个批语。任继愈在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个绝对唯物主义的观点。任继愈说: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世界的物质性,物质的运动和发展和它的规律都是绝对的、客观存在的。否认这一真理,必然陷入唯心主义泥坑。而相对主义把物质世界永恒发展和它的规律完全取消了,物质也成了相对的……” 这种表述,是50-70年代中国机械(绝对)唯物主义哲学理论的一种典型表述。直到今日,中国大学中的通行教本还是在讲这一套。 但是,恰恰是毛泽东在中国最早地表示不赞同这种观点。他在读任继愈此书时在这段话边上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表示他并不相信这种说法。同时毛泽东针对这段话还写了以下一段批语,那是极其耐人寻味的。他批评任氏说: “相对中有绝对。绝对只存在于相对之中,普遍只存在于个别之中,永恒只存在于暂时之中。离开这些来谈什么客观辩证法,前面多次引证列宁的话--这岂非自相矛盾?!”(《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1册,第206页。) 也就是说,毛泽东认为,物质的存在并不是绝对的,而仅仅是寓于相对之中,永恒只存在于暂时之中。这是非常深刻的见解。这一见解与列宁《哲学笔记》中的见解十分相似。

 

  实际上,现代物理学的物质论,已日益远离那种基于绝对物质观的实物微粒论。从物质物理结构的性质看,物质的本质乃是光量子,而光本身就是变动不居、虚无飘渺的能量信息之流。 存在的基础只是光,这一点恰恰显示了存在的虚幻性。人生、宇宙、物质的虚幻性,正是建立在光量子飘渺无常的虚幻性上的。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