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金融寡头主导下的信用泛滥及危机

2020年09月29日

 灭霸

 

  马克思出身于犹太人世家。对于期货、期权和证券有着天然的理解。马克思天才地揭示了所谓资本主义的根源、危机和发展方向。资本主义正是发端于地中海的私人银行家(犹太银行家)以国王的债务为抵押发行信用,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国家的能力,打破了封建堡垒,最终以残暴的殖民战争把全世界的财富集中在自己手里,并以国际信用体系,把整个世界以“债务”和“金融”的形式联结起来。马克思《资本论》开篇虽然是研究货币,但英美所建立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其基础并非货币流通,而是信用的流通。而信用的流通,是以国家信用以国债为基础的。

 

  在马克思看来,货币有两种形态:1、实体价值货币,作为商品的货币;2、虚拟价值货币,作为价值符号的货币。前者是贵金属币。后者是纸币以及其他具有货币支付能力的虚拟货币,(如电子币)。金钱(货币)本身并非资本。以金钱增生金钱,这种金钱就成为“资本”。纸币是虚拟商品,是信用证券。资本主义的历史,就是货币向金融资本转化的历史。马克思指出:虚拟资本是资本的直接形态,即由金钱可以直接创生金钱。马克思说:“资本家分为货币资本家和产业资本家,利率转化为利息。货币资本家和产业资本家,不仅在法律上有不同的身份,而且在再生产过程中起着完全不同的作用,总利润会分成两部分:利息和超过利息的余额。”

 

  马克思认为,投资实业发展与信用集资要钱经销不是一回事。企业家与资本家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社会阶级。企业家虽然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但也是银行的债务人。一切资本主义企业都是负债经营的。企业家受到银行家的压榨[参考茅盾《子夜》]资本家、金融家的逻辑就是直接以钱生钱,而不愿意投资于费力的工业和实体经济。资本家虽然也投资工业生产,但这绝非资本主义的初衷。而是向政府和社会妥协的产物。所以英国从一个工业国变为金融国,美国现在也是这样。

 

  商品——货币——工业——流通业——地租——信用膨胀支撑的金融载体,这一系列进程背后是符合资本演进的历史规律的,也就是马克思古典主义政治经济学三卷《资本论》所描述过的资本运动和演进规律——《资本论》的逻辑顺序就是浓缩提炼的历史演进顺序。美国实业的衰退乃是金融业对其吞噬的必然结果。由于信用货币掌握在银行家手中,通过发明和经营信用货币,银行家甚至不用直接剥削工人,就可以实现超额剩余价值。所以,美国的超级企业,例如苹果,通用,都早已不是制造商了。他们不需要经过商品生产环节,就通过获得超额剩余价值。例如,只需要低息从银行贷款再高息贷给其它企业就行了。

 

  金融资本主导并决定资本主义的整个经济运动。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必然导向资本的金融化。金融的本质是信用,金融化即信用化。资本信用化,导致资本虚拟化。虚拟金融资本导致实体金融资本的指数化放大。虚拟金融资本是金融资本的最高形态。

 

  资本主义经济本质上是信用经济,货币就是信用凭证。货币集聚(积累)创生实体资本。信用之集聚创生虚拟资本。信用之虚拟性,衍生了资本的无限放大功能。信用是现代市场经济中全部金融制度能否正常运转的基石。信用不仅关乎企业的生存发展,更关乎国家经济安全和整体性安危,从这一意义上说,信用危机是最大的经济危机。信用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的最高形态。

 

  冷战结束后,美国利用其垄断于世界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利用美元作为国际支付和结算手段的特殊功能,创造了利用国际信用的一系列新手段。当代美国的服务性金融经济,本质上是一种大规模的国际集资经济。这种经济以集资所得作为利润,其依托基础是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在国际证券和债务市场上进行大规模集资。当今美国经济“超强”实力的真正奥秘,即在于其利用国际信用进行资本操作和套取。实际上,美国的多数高科技产业(包括其国防产业),是赔钱的高科技。美国主要并不是利用和通过高科技产品赚取利润,从而成为国际超强。而主要是通过证券市场上的国际集资(金融信用)来开发、发展和滋养其并不赚钱的高科技产业。另一方面,美国利用美元的支付功能,大量印刷纸币,通过跨国金融市场透支国际信用,带动美国经济。华尔街之所谓金融创新,无一不是利用金融信用的资本放大作用。货币本身也是信用工具。

 

  冷战以后,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寄生体。不是依靠实体产业经济,而是依靠全球金融集资攫取惊人的超额利润。美国信用制度的缺陷,是造成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

 

  本质上讲,2008次贷危机的根源就是金融企业非理性放大金融杠杆,令信用风险无限积聚。目前,美国金融泡沫破裂的灾难性后果超出了全球金融体系所能承受的临界点。由于支付困难引发了一系列银行危机、信用违约危机、债务危机、美元危机等连锁反应。2008美国金融危机,令一向崇奉美国制度为圭臬的主流(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感到非常意外。如果说纳斯达克集资危机暴露了美国金融信用体系的弊病。那么作为美国实体经济主要支柱的汽车产业危机,则使“产权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神话宣告破产。

 

  在近年经济急剧恶性金融化的同时,美国社会阶级结构发生了空前尖锐的两极分化。一小撮金融寡头已经垄断、控制、绑架了美国经济体,把整个国民经济窒息得几乎透不过气来。看2020年的疫情可以知道美国实体经济的虚弱。特朗普为什么在感染病例超70万的情况下仍得到相当多的国民支持?因为他的上台,代表了美国重振工业化的浪潮;而他的冒险,百韬网认为,可以断定美国美国重振工业化运动宣告失败了。美国已经没有工人阶级了,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招不到人,工厂烂尾;库克没有把苹果迁回美国,因为很多基础配件在美国本土无人去做;福耀玻璃在美国建厂,看看纪录片里那些40岁以上的工人吧……美国除了缺工人,再一个就是理工科人才缺乏。搞金融,远高于制造业的收入,还能割韭菜。金融业不创造价值,但可以控制价值都流转到自己手里;金融业不产生人才,但可以把所有优秀的理工科人才都吸到自己这里。当这一切发展到极致,资本主义经济完全脱离了生产,并与实体经济相对立,它就成为马克思所谓的“买空卖空、票据投机和没有任何基础的信用制度”。今天美国正是如此。

 

  美国刺激民众将未来的钱挪到现在来用,虽能强化现在的消费能力,但是,出来行,迟早要还的。民众以后偿还贷款之时,必将削弱那时的民众消费购买能力,使以后的生产过剩状况严重。住房贷款、消费贷款等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消费市场扩大远赶不上生产的扩张,并最终导致生产过剩危机发生的问题。它只能将要在现在发生的经济危机,推后到以后几年发生。现在,是时候了吗?

 

  百韬网在前面几篇文章中多次强调,2020或为中国王道事业之开端。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美国新冠病毒疑似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检测?根据洛杉矶时报36日发布的一篇报道显示,联邦政府官员预计本周将会发放100万个病毒检测盒,但截至上周四,全国真正得到检测只有1584人。加州最多只能测试7400人,而目前真正得到检测的人数只有516人。可美国需要检测的人数远不止如此。而美国那边自行检测,要几千美刀。普通民众看个感冒分分钟要几百刀。美国的平均医疗费用无论从绝对值还是从比例上都是全世界最高的。可以参见WHO《世界卫生统计》报告。同事中有一个美国来的兼职外教,前几天得了重感冒去了北京某医院,回来感慨说中国医院的花费实在太便宜了,在美国,普通的病根本不敢去医院因为太贵!

 

 

  资本主义体系中,金融信用部门是调节整个市场经济的核心指令与中枢调控系统,金融信用系统瘫痪意味着经济灾难的爆发。金融危机的历史经验表明,国家信用是建立在金融稳定的基础上的,一旦遭遇金融风暴,国家信用必将毁弃。国家信用是金融体制的最后依托。美国政府多年来对于金融市场不作监管,纵容了风险的不断膨胀。形象的比喻就是不断用更大的赌博,更高的赌注,用借来的高利贷甚至是预期能借到的高利贷来转移较小的赌博的风险,这样总体赌博规模就像病毒繁殖一样没有节制的疯涨,债务规模就如一个疯狂的借了无数高利贷还在豪赌的赌徒一样,直到不可收拾,肩负着如此巨大的债务,换作其他国家早就破产了,但是美国还能够坚持,因为美元是国际主要的交易和储备货币。但是,一旦发生大规模资金挤提,美国商业银行势必走向破产从而发生金融崩溃。关于美国经济的前景已经不必讨论是否会破产,而只是应问何时破产?决定性的因素是美元的全球信用。一旦美元的全球信用破产——世界主要国家和市场抛弃美元或阻遏美元贸易及交易,则美元之币值崩溃必定引发全球性金融大崩溃。

 

  2008年次贷危机其实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欧美国家只是通过疯狂举债来量化宽松的模式,强行把2008年次贷危机给掩盖过去。如果放水并不能解决2008经济危机,只怕2020年这次也不能。2008年后,本来即将被吹爆的这个”泡沫气球“,给吹得更大了。2019年美联储连续降息3次,并在20199月底之后,开始历史上最快的扩表速度,疯狂印钞大放水1万亿美元。上周的两次熔断之后,美联储直接降息100基点至零、7000亿购债、5万亿QE、向海外提供美元流动性,美元体系的底牌全部打出,美联储连正式会议都等不及,直接梭哈了。他们仍旧在加快速度印钞票,保住选票;过去一周,印钞没救成股市;最后时刻,他们还是选择疯狂地印钞票。特朗普认为危机的根源在于通缩。他的解决之道是印钞,尽力使物价回升。实质是通过贬值货币来缓解债务压力。这只能解一时之急,债务总额更大了。通缩,是庞大的债务内爆所形成的银行信用萎缩的结果。银行信用萎缩,造成银行不敢向失业的消费者提供借款;大规模的失业,又导致工厂不敢借钱大规模开工,因为害怕卖不出去。所以大萧条的本质就是,一方面是大量的资源和生产设备闲置,一方面是严格的劳动力被闲置。通缩并不是社会上没有钱,而是没有人敢借钱。所以特朗普尽管通过贬值货币通过创造出钱,却不能创造信用。相反地,货币贬值进一步损害民众的购买力和信心。加大了民众的债务。因而从根本上是妨碍了经济复苏和增加就业。更糟糕的是,美联储已经把子弹打光了,而目前情况看,经济危机的爆发才刚开始。与上周三美联储紧急降息引发恐慌暴跌一模一样,这次史无前例的降息,美股期指重挫千点,再次熔断。

 

  由于美国除继续采取以无限度超发美元来救市的政策之外,并无其他应付金融危机之良策,而其后果必然是仅有虚拟价值的美元及美债,大量流入世界市场从而导致其他国家金融利益受损。因此,阻遏美元以致建立联合货币壁垒,从而构筑区域性货币区域防火墙乃是各国不可避免之选择。此情况一旦发生,美元之破产终将不可避免。从这个角度看,百韬网提出:2020或为中国王道事业之开端。

 

  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美国银行家来说,所谓民主和平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说辞,跟圣经的作用一样。资本主义的基础不是商品生产和交换,而是信用。因此我们才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那么,信用的基础是什么?正如马克思所揭示的,是国家权力,也就是集中的有组织的社会暴力。马克思说:暴力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

 

  善良的人们,你们要警惕啊!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