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希腊伪史考》读后

2020年10月13日

西方伪造历史和所谓的欧洲中心

DSC_0022_调整大小.JPGDSC_0048_调整大小.JPG

 

  前几天发的《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承担着伟大文化使命的特殊民族》一文,提出了一个观点:在19世纪以前的整个世界历史中,中华帝国曾经长期处于世界贸易的中心和目的地的地位。

  没错,我们曾经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中央之国。

  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1941年,主席在《改造我们的学习》这篇演讲中说,我们现在有一个不好的风气,就是言必称希腊,而且对希腊呢也不是真了解,就是希腊是什么、是怎么发展、怎么变化的也搞不太清,喜欢言必称希腊,但又不知道希腊的历史,就以为希腊是天上掉下的乌托邦,对自己的历史呢,就更是忘记了,或者不知道,研究我们自己中国的历史的风气是不浓厚,总结我们自己历史的经验的风气,也是不浓厚的。

  中国的知识界已经把“欧美”和欧美主导的世界,作为一个天然的概念接受了下来。

  我们今天仍然是言必称欧美,言必称欧美,但对欧美形成的状况却没有一个历史性的认识。不了解欧洲其实是很晚近(公元1500年之后)才产生的一个东西。

  主席读史,以诗人的笔调说自己,“一篇读罢头飞雪”,他充分感受了其包含的“几千寒热”。如果我们拿主席这种大历史的观点,鸟瞰式地回顾一下世界历史,会注意到,在几千年的世界历史中,中国的确一直是世界的中心—中央之国。

  毛泽东批评言必称希腊,就是批评欧洲中心论。

  与西方学术界的多数人的看法不同,在《白银帝国》作者弗兰克的历史分析中,中华帝国在工业革命前的经济史中占据着极其突出和积极的地位。弗兰克认为,一方面中国需求白银,另一方面欧洲需求中国商品,这二者的结合导致了15世纪以来全世界的商业市场扩张,新地理发现、宗教改革和近代欧洲资本主义的兴起。在弗兰克那里,由启蒙时代以来被虚拟而编造出来的“欧洲中心主义神话”,在理论和价值观念上,都被从根本上质疑甚至颠覆。

  事实上,在整个中世纪没有任何教皇、国王或者宗教家知道希腊、吹捧希腊、尊崇希腊,没有任何经院哲学家研究希腊,除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少数著作外。但是至少,究竟亚里士多德算不算希腊人还是可以争论的。肯定的是,亚里士多德绝对不是雅典人。伪造古希腊是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的,当时主要是意大利威尼斯、佛罗伦萨等新兴金融独立城邦的银行家反对天主教控制的需要。

  西方史学家伪造希腊文明,篡改古代历史的基本原因可能是由于白色日耳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也属于日耳曼人)开化而进入文明较晚。白人在历史悠久的东方民族面前具有历史自卑感,因此认为有必要为白种日耳曼人找到一个光荣的文化种源——也就是需要冒认一个文化祖宗。其实古希腊文明跟欧洲没有多大关系。这些欧洲白种人,非但不是古希腊半岛、古意大利半岛和伊比利亚半岛上那些古代人类的同族人,而且是他们的敌人。当时的希腊半岛的部分人类与小亚细亚人出于同族。在人类学上,现代希腊人属于欧洲白种人,而古希腊人则是黑发褐色皮肤的地中海人种。经常被现代西方引为自豪的古罗马人,其实也不是白色人种。罗马人出于拉丁民族。希腊罗马人把高卢、日耳曼、凯尔特人、以及盎格鲁撒克逊人看做野蛮族种——称之为森林草莽中讲鸟语的野蛮人——蛮族(Barbarian)。这些蛮族不仅不是他们的朋友或亲族,而且是世世代代与罗马为敌,并且最终入侵和倾覆了罗马帝国的仇敌。

  由于奴隶起义、内乱和匈奴人为首的游牧蛮族的不断入侵,公元3世纪发生了罗马帝国史中著名的“3世纪危机”。最终摧毁意大利半岛的罗马帝国的人,是从中国的西北边疆被驱逐到中亚后来进入欧洲和意大利半岛的匈奴民族(匈人),其最著名的一位大首领(大单于)叫阿提拉。罗马人和白人对阿提拉闻风丧胆,称他为“上帝之鞭”以及“黄祸”。黄祸这个词就是从匈奴西侵欧洲而来的。匈奴人攻陷罗马后,建立了覆盖欧洲的匈奴帝国。公元453年,匈奴大单于阿提拉在与罗马公主的新婚之夜神秘死亡,随后的战乱使得匈奴帝国瓦解崩溃。468年,阿提拉之子再度发动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结果战死沙场,此后进入欧洲的匈奴部落退到东欧,逐渐沉寂了下去。西罗马皇帝为了维持统治,招募日耳曼人作雇佣军,但不久皇帝便成了雇佣军的傀儡,完全丧失实际权力。在匈奴帝国崩溃不久,已饱受匈奴蹂躏以及匈奴引发的南下日耳曼蛮族摧残的西罗马帝国也彻底走向了崩溃。公元476年,罗马雇佣兵领袖日耳曼人奥多亚克废黜只有6岁的西罗马皇帝罗慕洛,西罗马帝国至此走向崩溃,西罗马皇帝发出退位诏,宣布罗马帝国不复存在,帝国的所有殖民地均可自行独立。在公元476年以后,侵入原来西罗马帝国的许多蛮族纷纷建立封建王国,西罗马帝国的版图分裂成较大的以下十个王国,这10个王国已经没有一个是纯粹的罗马人种族的继承者。

  近代欧洲人为了给自己制造正统性,把法兰克(查理曼)帝国、日耳曼人的神圣罗马帝国说成是古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但这个自称的神圣罗马帝国”,用伏尔泰最著名的那句话来说,它“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非帝国”。

  实际上,古罗马帝国真正的继承者,无论族属、语言(拉丁语)都是东方小亚细亚君士坦丁堡的那个主要由亚裔人类组成的东方罗马帝国。由于一系列内乱和无力抵抗蛮族入侵,公元330年罗马城的贵族和精英,带着罗马的神器和文明逃离罗马,渡海迁移到地中海东岸的小亚细亚半岛。公元330511(星期一),君士坦丁大帝宣告东方罗马帝国定都于这个新城,并命名它为“新罗马”。这个帝国的主体部分在小亚细亚半岛上。君士坦丁堡帝国一直以罗马帝国正宗继承人自居。他们的官方语言始终是拉丁语。他们周围的国家(东方的波斯帝国和阿拉伯帝国,西方的欧洲国家,北方的俄罗斯,以至远东的中国人),也都将他们称为罗马人。它继承了旧罗马帝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但是解除了野蛮的奴隶制。在新罗马帝国的最盛时期,曾经建立了一个疆土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一统帝国,其版图甚至超过原初的旧罗马帝国,而与东方幅员同样广大的汉唐中国并列雄立于亚洲大陆的东西方。

  事实上,君士坦丁一世曾经再度统一了分裂的两个罗马,在他统治下,第二罗马帝国曾经席卷欧、亚、非,整个法兰西、意大利、部分英格兰和德意志当时都在他的麾下。而他的首都则设在欧亚交界处主要位于亚洲部分的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帝统称号延续11世,竟达千年之久,尽管期间也叠历变迁,但其世袭超稳定程度才真正惊人!

  一直以来,西方人编撰的世界史都一直在有意识地制造东方小亚细亚的罗马帝国并非罗马帝国正统继承者的错觉。1557年神圣罗马帝国的德意志历史学家赫罗尼姆斯·沃尔夫,为了强调继承意大利半岛古罗马帝国正统的是日耳曼的神圣罗马帝国,根据来源不明的神话而杜撰了一个贬低性的“拜占庭帝国”的称呼。拜占庭这个称呼是纯粹杜撰的产物。这个名称出自文艺复兴以后欧洲流传的伪托的古希腊神话。这个神话说希腊墨伽拉(雅典附近)有一个名叫拜占的人,他横渡爱琴海来到小亚细亚建立了拜占庭城。又说拜占的本来意思是王者。拜占在卡尔西顿旁边的高地之上建立了他的城市,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这个城市为“拜占庭”——即希腊人的王者之城。这个神话完全是出自完全无法考证出处的臆说和伪史。在从330年到1453年这11个世纪的时间里,所谓东罗马或拜占廷从来没有成为过新罗马国家的正式或非正式名称,其臣民也从未将自己称为“拜占廷人”,或将首都新罗马称为拜占庭。以后这个伪名遂进入西方史学体系而被广泛使用。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共和国诗人为了寻找城邦自治的传统而伪造了荷马史诗以及子虚乌有的古希腊城邦一样,历史上存在千年的东罗马帝国遂被改名为拜占庭帝国——尽管这个所谓的拜占庭无论作为一个城市或者帝国,在真实的历史上都从来未存在过。这是西方伪造历史为宗教、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政治利益服务的一个典型事例。

  1453529日,来自中亚的游牧民族突厥人建立的伊斯兰奥斯曼帝国攻陷了君士坦丁堡,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战死,在世界历史中存在历时一千余年的东方罗马帝国就此彻底灭亡。此后,延续千年的古罗马人被亡国灭种,流散四方或融入其他新民族,罗马文明也就此正式终结。现在的小亚细亚——土耳其居民既不是当年的安纳托里亚人(希腊文明主要的源头之一),也不是东方罗马人了。而这些原在土耳其的古老文化——近代以后从种族、语言到文字都基本消亡了。一个曾经雄踞四海——黑海、地中海、马尔马拉海和爱琴海强盛千年的东罗马帝国,后来不仅亡国灭种,而且文明断绝。所以,近代西方人才得以肆无忌惮地从学术角度,伪造一个历史中根本不存在的“拜占庭国”来取代疆土全盛时期曾覆盖法兰西、英吉利、意大利、德意志的东方罗马帝国。

  文艺复兴前后,欧洲学术界是通过十字军、东罗马人和阿拉伯人的媒介,知道了有一个所谓希腊文明的存在,并且学术界开始通过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他们与阿拉伯和犹太人做生意所以会这两种文字——来学习希腊文。为与当时统治欧洲的天主教作斗争,需要寻找和建立一种新的、美好的、理想化的异教传统——因此,威尼斯、佛罗伦萨的银行家和学者们重新发现了古希腊。于是,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对于希腊文献和文化的大规模而且有意识地伪造活动。这种伪造的基本目的,一方面用假古董可以赚钱,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家肯定伪造了大量的雕塑作品,这些所谓希腊艺术作品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突然出现的。美迪奇家族——一个银行和政治及宗教家族(这个家族的徽号是红盾。该家族是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主要赞助商),声称这些雕塑作品是从君士坦丁堡东罗马的战利品中购来的。但是。这些作品当时不可能进行科学的年代鉴定,这些雕塑作品在造型上无一不是模仿金发碧眼的日耳曼或高卢种族——希腊罗马的敌人,而与古代黑头发的希腊罗马地区原住民类型不同。其次在艺术风格上,这些雕塑作品与文艺复兴时代那些大师系统的作品如出一辙。

  伪造历史另一方面是要为西方近代新兴的资本主义文明制造一个冒认的假祖宗。这种冒认后来特别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哈布斯堡王室所鼓励,这个日耳曼王族至今仍在欧洲延续着帝脉,统治着一些国家。它认为自己是罗马帝统的嫡脉——有点像东晋后期的北方匈奴单于王族改为刘姓而标示继承汉朝帝统一样。为此,首先必须否定第二罗马帝国即主体部分在亚洲君士坦丁堡的那个东方罗马的存在——一个根本莫须有的“拜占庭帝国”就是这样在西方史学中出现,而这个第二罗马的人,现在已经彻底地亡国灭种,是永远无法为自己的历史鸣冤了——他们甚至无法大声地对世界说:“我们是罗马人,与希腊无关,也不叫拜占庭”!真正的历史已被活埋,伪史则滔滔泛滥,谁说真理必胜?这就是所谓不仅亡国,而且亡文化之痛。

  实际上,不仅东罗马帝国,历史上的印度、埃及和波斯文明,在近代也都曾经遭遇被西方学术所伪造和历史文明按照欧洲需要被重新包装改编的命运。

  所以我们现在来回答究竟什么是欧洲呢?所以人类文明的中心的欧洲,其实不过是导致罗马帝国崩溃的边疆省份。在公元1000年以降,所谓“欧洲”是由一个个逃难部落构成的:匈奴人、格特人、西格特人、盎格鲁人、法兰克人等等,当时只有一种东西可以把那些零零散散的部落构筑起来,那就是基督教,“欧洲”在历史上的真正产生和美洲的发现密切相连的。当西班牙人所谓的“发现了美洲”之后,欧洲的逃难部落才真正的拥有了一块占世界很大面积的固定的领土和家园。所以欧洲人就把美洲定义为欧洲人的美洲,因此叫作“拉丁美洲”。在此之后,才有了世界地缘意义上的欧洲的观念。欧洲的发现,其实是伴随着美洲的发现而产生的一场地理大转变。欧洲人恰恰是通过发现美洲才真正发现了自己。而美洲的发现之所以有意义,也不过是因为中国这时候产生了白银的需求而已。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