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表扬我》:时代的无厘头

2020年10月15日

百韬网www.btwl798.com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免费资源平台。专业推荐、分享适于70年代人的歌曲影视、电子书及原创企业专访、网络营销课程品牌推广方案资源。如网盘资源失效,可以联系站长 dgbaitao@sina.com获取;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求求你,表扬我》:时代的无厘头

 

    杨红旗的要求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被表扬一次。

    而且,他认为他确实做了好事,应该得到表扬。

    在一开始,他和古国歌的对话里,他就强调了这一点。

    做了好事,就应该得到表扬。

    而他被必要,就会有人感到幸福,虽然这个人不是他自己。

    这是一种观念,一种关于荣誉感的观念。

    他并没有要求能有人给他利益算计上的报偿,只是要求一个表扬。

    用流行的学术语言说,这是一种对被承认的渴望。

    显然,这种观念在今天已经十分不合时宜了。

    在今天,没有谁会认为做了好事就应该被表扬。

    只有杨红旗才这样想。

    荣誉感,我已经一再地说过了,这是只有主人才能有的精神欲望。

    比如古国歌,首先他不见得愿意做好事,其次他做了好事不一定需要被表扬。

    因为古国歌很清楚,表扬了只不过是报纸上的一句话。

    这句话不能为他带来一个漂亮姑娘,也不能为他带来任何经济利益。

    在一个资本主义逻辑大行其道的时代里,最流行的就是这样的利益算计。

    主人公的荣誉感稀缺得就象月球上的氧气。

    古国歌拒绝给杨红旗一个表扬的理由看起来是能够成立的。

    他说,你这件事是不能被证实的,如果不能被证实,那就是一条假新闻,是欺骗读者。

    看起来,古国歌记者是个好记者,至少可以说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记者。

    但是,随后不久,这种说辞就被推翻了。

    古国歌在杨红旗老家的宴席上的熟练表演证明,他明白这个时代最基本的逻辑。

    新闻需要的不是真实和事实,而是噱头,是吸引眼球,因为这是跟报纸的利益直接相关的。

    杨红旗做了一件好事,这被后来的剧情证明为一个事实。

    他在214日,情人节的夜里,路过分巷,救了一个花季少女,欧阳花。

    但是,没有人愿意给他做证。

    接过报案电话的派出所要维护粉巷的治安形象,欧阳花要维护自己的名节。

    没人给他做证,一个事实就是不能成立的。

    不能被证实,按照古国歌的原则,就不能发稿子,也就不能表扬。

    应该承认,这个导演挑演员还是很不错的。

    范伟和陈好,他们对角色的把握都让人叹服。

    面对范伟的近于委琐的憨厚和欧阳花的青春美貌,古国歌当然倒向了后者。

    欧阳花知道,这个美色盛行的年代里,什么是自己的资本。

    她用得恰到好处,所以古国歌和他喝过一次咖啡后,立刻相信范伟的陈辞是虚构的故事。

    他和欧阳花都严厉地批评了范伟,想要被表扬是好事,但是撒谎是不对的。

    杨红旗百口莫辩,只能跪下来说:求求你,表扬表扬我吧,我爹就快要死了。

    杨红旗的父亲叫杨胜利,一个老劳动模范。

    他对儿子说,你老实、憨厚,这我都很放心,就是你连一次表扬都没得过,我很遗憾。

    杨胜利当然不可能知道,在一个已经没有了毛主席的时代里,他的遗憾有多么可笑。

    杨红旗是一个夹缝里的蛋,他不明白一个表扬为什么对父亲来说这样重要。

    为了让老人在死的时候闭上眼,杨红旗就三番五次的往报社跑,要求表扬他。

    杨胜利的逻辑是一个已经远去的时代留下的顽固痕迹,或者说一种遗产。

    而杨红旗的逻辑,不过是一个普通农民的本能,不能让老人带着遗憾离开人间。

    两种心态之间的转换,暗含着两代人不同的社会身份意识。

    作为劳模的荣耀,杨红旗没有体会过,无法理解。

    作为一个建筑民工的屈辱和被忽视,一个劳动者在今天所遭受的白眼,杨胜利也不知道。

    一个时代过去了,一个时代到来了。

    两个时代的孩子,就是如此的不同。

    同样是本分做人塌实劳动,精神状态却有天壤之别。

    在报社领导的压力下,古国歌终于去了一趟杨红旗的老家。

    推开破旧的房子的门,墙上帖满了不同年代的奖状。

    老人独自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离死不远了。

    一道温和的光线从老人床头的窗户射进来,照耀着他。

    他给古国歌看了一张已经泛黄的报纸,他和毛主席坐在一起,登在那个时代的报纸的头版。

    和毛主席坐在一起聊天,这是那个年代劳动者的荣耀。

    从杨家出来,古国歌愤怒地质问支书:为什么不照顾一个老劳模?

    支书说,不是没照顾,而是照顾的钱都被他捐出去了。

    终于,古国歌良心发现,决定帮杨红旗实现这个愿望。

    然而,还没等到他们发稿子,杨红旗黯然地告诉古国歌,他已经不需要被了。

    杨胜利就离开了人间,带着他的遗憾。

    在杨胜利的葬礼上,杨红旗把所有的奖状都让他父亲带走了。

    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人,还要为别人捐钱,这是为什么?

    在杨胜利做劳模的那个年代里,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表明,他是跟别人一样靠劳动养活自己的人,是主人。

    在那个年代里,接受帮助和剥削人一样,都是耻辱的事情。

    杨胜利希冀于杨红旗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表扬,而是希望看到一种传统、一种精神得到延续。

    正如教授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文化、地主希望孩子有钱,劳模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是劳模。

    从杨胜利的葬礼上回来,报社的领导和古国歌都大受感动,决心发稿子,对这件事大书特书。

    这时候,古国歌的女朋友,米依,一个女警察,抓到了那个企图强暴欧阳花的人。

    从这个犯人的嘴里,一切都得到了证实。

    撒谎的不是杨红旗,而是欧阳花。

    但是欧阳花质问古国歌:难道一个表扬真的那么重要吗?

    跟一个女孩子刚要开始的人生来说,名节是何等的重要!

    古国歌说,我已经分不清对错了。

    所以,他辞职了。

    就在他辞职的那天,杨红旗和杨胜利的故事上了报纸的头版。

    他带着报纸去看杨红旗,杨红旗却冷冷地说,不需要了。

    接着,古国歌和他的警察女朋友也分手了。

    用他的话说,杨红旗的事情改变了他。

    故事的结尾,古国歌去了北京。

    一年以后,他在天安门前面,居然又邂逅了杨红旗。

    他推着一辆轮椅,上面是杨胜利。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朝各自的方向走去。

    古国歌走向了红墙背后,而杨红旗却沿着护城河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这时,古国歌收到一个短消息,到底写了什么,没有交代。

    整个片子就这样结束了。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