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儿》的工人阶级怎么能这么冷漠

2020年10月15日

《那儿》工人阶级怎么能这么冷漠

 

百韬网www.btwl798.com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免费资源平台。专业推荐、分享适于70年代人的歌曲影视、电子书及原创企业专访、网络营销课程品牌推广方案资源。如网盘资源失效,可以联系站长 dgbaitao@sina.com获取;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近来,《那儿》不胫而走,许多人都在关心和讨论这个作品,尽管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那儿》都不是一篇高水准的作品。然而,这样一篇并非出色的作品却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和关注,这更是一个值得我们思索的问题。人们为什么关心它、谈论它?同时,它也引发我们进一步的思考:文学到底是什么?

 

  1990年代最触目惊心的变化之一是工人阶级——不,是工人身份和地位的变化。工人曾经被钦定为“领导阶级”,被赋予一种特殊的地位。曾几何时,工人阶级成了一个像恐龙一样的概念。他们已经从历史舞台的中心消失,作为“下岗工人”或者最廉价的“人力资源”播散到城市的边缘。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说:工人没有祖国。全世界无产阶级共同的被剥削的命运促使他们产生另一种意识,也就是英特那雄耐尔。民族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而阶级意识则是无产阶级的鲜明特点。列宁在《欧仁?鲍狄埃》中说:“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的熟悉的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然而,列宁所缔造的苏联的崩溃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使《国际歌》悲壮雄伟的声音从地球上悄然消逝了。我们通常说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但是,实际上,工人阶级常常处于被奴役、被宰割和不觉悟的可悲状态,他们缺乏长远的目光,看不清自己真正的利益,正如《那儿》里的主人公“小舅”所感叹的:“他想不通,工人阶级怎么能这么冷漠?这么自私?”实际上,这并不矛盾。正如列宁所说的,工人阶级并不是自发地具有阶级的意识,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是依靠先无形的长城彻底隔离了,知识分子的堕落和工人阶级的沦落成为了一个最显著的现象。工人阶级失去了知识分子,或知识分子失去了工人阶级,都是一种不幸。

 

  《那儿》把工人描写得那么消极无为、逆来顺受,这是由于中国工人阶级特殊的历史条件所决定的。由于工人阶级被赋予一种特殊的地位,他们就像动物园里的麇鹿,肥胖的身体,迟钝的感觉,忘记了危险和奔跑。在中国当代史上,他们不仅不是一种最先进的阶级,而且相反,工人阶级往往是保守的、被动的,没有任何变革的热情和对历史的自觉意识。当有一天历史抛开他们而掉头前进的时候,他们就处于一种涣散的状态,产生了一种无奈的没落意识。作为一个巨大的弱势群体,他们无所作为。他们自己本身已经被新自由主义话语彻底“说服”了,承认自己是“弱者”。而没有意识到,他们作为“弱者”并不是他们个人缺少智慧和力量,而是因为他们没有“知识”,因为他们受到权力和资本双重的欺压和掠夺。他们的贫穷,是出于另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需要,是“吐痰”和“白送”的结果。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支配的世界上,工人阶级的任何反抗和抗议都显得理屈词穷。也因此,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时代里,无产阶级如何重新组织起自己的话语,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

 

  《那儿》描写了在新自由主义理论主宰下工人阶级的悲剧命运。工会主席“小舅”的抗争及其失败构成了小说主要的内容。然而,“小舅”的反抗来自于一种纯朴的良知和道德力量。小说从“小舅”丢狗写起,这构成了后面的抗争的起点。这种抗争的动力自然直接来自于杜月梅的悲剧遭遇。杜月梅的身上曾寄托了“小舅”美好的初恋感情。但是,生活毫不犹豫地毁灭了杜月梅。在生活的压迫下,她沦为私娼,丧失了尊严。她的身体被贬低成为物品,被贬低成为廉价的商品,她被迫丧失了人性。正是由于美好的事物遭到无情的毁灭,才激发了“小舅”内心深处的同情和道德的义愤,激发了“小舅”的抗争力量。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