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传》随想:告别洪七公

2020年10月16日

《射雕英雄传》随想:告别洪七公

百韬网www.btwl798.com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免费资源平台。专业推荐、分享适于70年代人的歌曲影视、电子书及原创企业专访、网络营销课程品牌推广方案资源。如网盘资源失效,可以联系站长 dgbaitao@sina.com获取;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IMG_1914.jpg

  不知什么时候,革命成了原罪。再过一些年头,连洪七公、郭靖这样的大侠,也颇受非议。公知们意见最大的,是第二次华山论剑,裘千仞被一群高手包围,裘千仞为保存性命斥责众人道,你们谁没杀过人,谁手上没沾过别人的鲜血,就可以来杀我?!这个典故,大约是取自圣经了。书中写道:众人皆心中有愧,各自无言以对,这时候洪七公站出来说,“我杀过两百三十一个人,但每个人都是大奸大恶,今天你就是第两百三十二个!”论者反驳:这么多人里,未必就没有错杀的!

 

  要想证实这个问题,我们不妨来看一下他在书中的表现,在《射雕英雄传》中,他几次出场都遇到了大奸大恶之人,但他对这些人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网开一面,给他们一条生路。

 

  大家应该还记得梁子翁吧,就是那个养了半天蛇结果被郭靖把蛇血喝了的那个。这家伙基本就是个单纯的反派,原著里说这家伙多年前信了采阴补阳的说法,破了不少处女的身子,换句话说就是奸淫掳掠了。结果让洪七公抓了现形,但洪七公并没杀他,只是教训了他一顿,拔光了他的头发,后来再遇上他依然没干好事,洪七公也没杀他,只是把他惊走罢了。

 

  如果说洪七公几次三番的不杀欧阳锋,是因为欧阳锋这个角色很重要,而且设定上是武学大宗师,大多数时候要杀他很困难,而且也不能随便就杀掉,因为会影响后续剧情。那么梁子翁并无什么重要戏份,武学上也毫无特异,又做了这许多坏事,为何也没杀他呢?

 

  个人觉得,金庸写这一段,就是要佐证洪七公并不是什么嗜杀的人,甚至有些心慈手软,梁子翁奸淫掳掠,被抓现形,而且也没悔改,杀他简直天经地义,可洪七公并未动手。第二个是欧阳克,此人是西毒欧阳锋的侄子,平生最是好色,没少糟蹋良家妇女,洪七公正是因为他绑架了程瑶迦才找到他头上的,而且洪七公明显知道此人以前所做的歹事,要不然也会给出“专做伤天害理之事,死有余辜”的评价。

 

  然而面对这样一个死有余辜的恶徒,洪七公不但没杀他,反而在黄蓉使出“漫天花雨掷金针”的手法,眼看就要把欧阳克毙于针下的时候帮了他一把,提起他的脖领子避开金针,救了他一命。

 

  至于欧阳锋几次三番恩将仇报,几乎害死洪七公,后面又滥杀无辜,那么江湖上报仇雪恨,以牙还牙,也公平的很,但洪七公也没下手。

 

  残害良家少女的梁子翁他不杀,采花大盗欧阳克他不杀,恩将仇报的欧阳锋他不杀,七公杀掉那二百三十一个得是什么样的坏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像裘千仞这样的大卖国贼,才够的上被他杀的标准。洪七公准备杀裘千仞,但是见其悔意,最终没有杀。然后他再次杀人是在第二部——与欧阳峰同归于尽。这还不够仁义吗?

 

  谁天生就是杀人犯呢?就连打虎英雄武松也省得法度,书中写道:话说武松原本也是携着人证物证通过合法途迳上告的。怎奈何“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官人自不必说”,县官贪图贿赂,回出骨殖并银子来,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和西门庆做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狱吏也帮腔说:“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俱全,方可推问得。”武松读书少,说不过这帮专家,一气之下自己动手把奸夫淫妇杀了(换作要朝,多少也要上访个十年八年,以体现我朝百姓的纯朴善良)。

 

  谁又愿意被人杀呢?2020年,灯塔国一名叫弗洛伊德的黑人男子在一个快餐店买东西,店主报警说他使用的$20美金是假币,他完全可以走掉,但是他还乖乖的等到警察来了。他没有想到的是,尽管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尽管受害者努力地在服从警察的每一条指令;尽管他后来意识到了警察可能想杀他并在下意识中向妈妈呼救;尽管围观群众周围的群众也意识到了警察在杀人并劝阻,拍摄,而警察也知道周围有群众劝阻并且自己的行为正在被全程拍摄,尽管多名群众质问警察在干嘛,警察的反应是直接掏枪。于是这个黑人被三个警察压着脖子长达七分钟,直到活活闷死。

 

  假如没有洪七公会怎么办呢?美国是没有七公的,但有漫威英雄们。专家们左一个理性,右一个法律,去拖住反抗的手。当法律不能支持民众的合法权益,当漫长的程序折磨得民众丧失理智--以上种种,民众不指望洪七公,难道还难指望专家口中的“理性和法律”?

 

  专家们最爱说普世价值,有一条普世价值不知听过没有?“哪里有压力,哪里就有反抗。”这才真正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唐朝发生过“天街踏尽公卿骨”的事,宋朝有武松杀西门庆,就算在西方,也还留下《双城记》中的名言:all these things are to be answer for。我试着翻译成国语,就是:出来行,迟早要还。

 

  写到这里,我回头郑重地告诫我的小孩:“孩子,你不要相信那些专家--他们天天劝人做好人,好自个儿使坏!”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