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走向共和》之误:不学无术的李鸿章

2020年10月16日

百韬网www.btwl798.com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免费资源平台。专业推荐、分享适于70年代人的歌曲影视、电子书及原创企业专访、网络营销课程品牌推广方案资源。如网盘资源失效,可以联系站长 dgbaitao@sina.com获取;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DSC_0035_调整大小.JPG

  许多人看过电视剧《走向共和》之后,都相信了李鸿章是代衰败的清朝受过,他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甚至是忍辱负重的,只是他无法阻挡许多清流派的骚扰和抗战派对的误国,才最后代人代国受过而背上了“汉奸、卖国贼”的骂名,所以,李鸿章很冤枉。情况,真是这样的吗?!

  笔者却以为,只要阅读过李鸿章的奏稿、家书、朋僚信函达三十份以上,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出李鸿章名过于实。甚至可以说一句不学无术。这个人实际上是个典型的“小公务员”素质!这就是说,李鸿章的文稿反映出,此人严重缺乏纵横古今中外和天地经纬的文化修养,他的所有文稿几乎都表达出他非常在乎具体事件的拉杂算计和功于小心计,他对自己所处置时代的国内外政治、军事和外交等大局,基本上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他在自己文稿中始终透出了一种对上和对外的个人猥琐人格气质。所以,笔者这样认为:李鸿章担任当时中国的第一首辅,可能本身就是一个重大历史错误,他的“不学无术”,可能就是国家在他的任上之所以迅速转向衰败的重大原因。

  就拿李鸿章发家的军事来说,可以发现,镇压太平天国的主帅不是李鸿章,而是他的父辈的曾国藩等人。李鸿章在剿灭太平天国的战争中,败绩远远多于胜绩,他在太平天国战争时期的出名,主要与他在186312月于苏州残杀大批已经投降的太平军战士的事迹有很关,这也是他之所以扬名海外的一个最初原因。李鸿章在内战中的主要军功,是他于1867年剿灭残余捻军而建立的,那时候,已经距离太平天国灭亡有三年时间了。

  其次,中国洋务运动的开创者也不是李鸿章,而最早是林则徐等人,后来是曾国藩、冯桂芳等人;李鸿章虽然是中国军事工业的主要推动者,但是,中国大部分民用工业,则与李鸿章的关系甚少,而是与张之洞等人更有关系。就连中国海军的最早创始人,也不是他李鸿章,而是曾国藩和左宗棠,况且,中国海军后来还基本上丧于李鸿章之手。所以,李鸿章虽然是后来推动洋务运动、中国军事工业和海军的主要领导人,但是,他却不是洋务运动和军事工业的开创者,而中国海军的全军覆没败绩,则千真万确是由李鸿章最早开创的。在曾国藩1872年去世之前,李鸿章无论是在军务或者洋务方面,他都一直处于曾氏卵羽之下。就连李鸿章之所以能够在曾国藩去世前两年继任曾国藩之首辅位置,那也是曾国藩临终前上下打点的提携所至。而历史证明,自曾国藩去世以后,李鸿章便在自己的政治和军事生涯中连连出现重大失误,甚至因为自己治军无方,在甲午战争中基本上葬送了他的淮军大部。由此可见,李鸿章一生并不是个可以独立担纲之人。

  李最主要的“政绩”,还是主要表达在他1870年继任了他老师曾国藩的政务工作以后。但是,历史已经无情证明,自李鸿章继任曾国藩担任晚清的第一首辅以后,中国就因为李鸿章的政治、军事和外交上的“才干”,而开始沦为半殖民地社会。所以,李鸿章的个人一生,是极其失败的,对内对外的战争,他都是屡败屡战和屡战屡败;而外交方面,李鸿章则从来都没有胜过,他更像个“卖身求和”的“妓女”。我们甚至可以这样判断说,李鸿章的个人历史,几乎就是近代中国国力衰败的历史,是近代中国沦为外国列强半殖民地的历史。

  中国在剿灭了太平天国以后军政用兵的最急所,是大西北塞防问题,因为,那时候本属于中国行省之一的新疆已经被阿古柏占领和独立立国,沙俄也占领了新疆最富饶的伊犁地区,英国也参与到了妄图分裂中国大西北的行列中,如果中国再不出兵收复新疆,大西北这近两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当时就很可能要被永远分裂出去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中国台湾地区、及其藩属于中国的朝鲜地区和琉球王国,当然也是中国主权的一部分,同样也很重要,但是,自古以来用兵,都不可能多头出战,必须根据当时的急所和用兵条件而集中军政财力去先解决一方问题。台湾和琉球王国由于远在海洋中,而那时的中国刚刚才在组建南北洋海军,许多舰船都还处于购买的中途,南北洋海军部队也远没有组建好和训练好,所以,那时候即使中国集中国家的所有军政财力去守卫台湾和海防,也是办不到的!这就是说,无论从那方面推算,当时的左宗棠等抵抗派极力要求国家立即用兵收复新疆,都是正确和很实际的国策。但是,谁能够想到,李鸿章却一直是坚决反对左宗棠去收复新疆的主将,李鸿章利用自己手中大权一直把国家财政向筹建北洋舰队上偏移,李鸿章认为”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甚至主张国家放弃对新疆的行省管辖权力,将新疆下降成云贵粤蜀之苗瑶那样的少数民族土司政权。且不要说当时新疆已经被阿古柏和沙俄占领和分裂立国,即使当时新疆还没有分裂出去,也不应该将其放弃为土司管辖,因为,土司管辖那是针对交通极其不便的山区少数民族的部落情况而言的,而这样的土司管辖历来就有许多弊端,不仅内存非常愚昧落后的奴隶制度,且有割据地方和导致地方多冲突的问题。这就是说,李鸿章当时阻止用兵新疆,且要放弃中国政府对新疆的行省管辖,就这一条,他李鸿章就已经够“卖国”的称号了!李鸿章最坏的还在于,他明知一生戎马和高龄多病的左宗棠已经收复新疆大部,且将兵力压境伊犁,但是,由于他坚持自己的投降主义外交和军事路线,他在得知左宗棠怒斥“崇厚条约”且要出兵武力收复伊犁以后,他还攻奸左宗棠说:“左倡率一班书生腐官,大言高论,不顾国家之安危、即西征调度,不过尔尔,把握何在?”,不久,一向听命于李鸿章的清廷将左宗棠调离新疆,派遣曾纪泽赴俄罗斯,于1881年与俄罗斯签定了《中俄伊犁条约》。这份条约比起屈辱的“崇约”有了一些改进,这,与左宗棠调离前一直用重兵压境伊犁有很大关系,当时,沙俄军队已经经受不起这样的对峙,已经内部打算退步了。1882年,中国收复伊犁,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真正在伊犁地区驱逐了俄罗斯势力,还是1949年中国解放军进军新疆以后了。

  通过以上新疆塞防战事介绍,我们应该明显看到,当时的李鸿章和左宗棠的所谓塞防海防之争,实际上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立国方针,也是两种不同的对外军事外交路线之争。左宗棠坚持独立自主的立国和军事外交路线,李鸿章则坚持自己主观迂腐的“和戎”和“以夷制夷”的对外军事外交路线,他不仅利用自己的高职权内打左宗棠等人,外则一味曲膝,当时,如果不是左宗棠等坚持收复新疆,如果清廷真的听从了李鸿章的放弃新疆奏折,那么,结果会是什么呢?!这点,今日的人们应该是看得很清楚了!现在一些为李鸿章翻案的人,将中国清朝末期一系列的军事外交失败推委到当时的“大势、国家专制体制、内部牵制,清流派的制肘,抵抗派的干扰破坏”,这,都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说法,也是对历史的无知表现。

  1878年中日就琉球交涉。李鸿章认为:琉球国向中国朝贡时所贡少,而中国所赐多,中国不合算;琉球离中国远,离日本近,对中国来说“尚属可有可无”,不必与日本争。日本并琉球后,又要与中国划界,主张将琉球南部接近台湾的宫古、八重山分让于中国,作为国界。李鸿章却说这两岛是累赘,不要。

  中法战争时,李鸿章不同意抵抗法国的侵略,而威胁清政府说法国一向“因愤添兵”不好惹。张之洞主持战事,起用老将冯子材,李鸿章反对。后来冯子材改变了战争态势。而当中国军队乘胜追击、法军兵败如山倒之时,清廷却下了停战令。张之洞等都知道这主要是李鸿章的主意,对他大加指责,有人骂他如秦桧一样的“和戎宰相”,冯子材在前线给张之洞发一封电报,请他上奏诛议和之人。而李鸿章主张“乘胜即收”,结果与法国签订一个“不败而败”的条约。

  在电视剧中,好像一切误国之责都与李鸿章无关。是慈禧太后修颐和园弄得海军没经费,是翁同和倾轧报复才搞得军舰没炮弹,是光绪皇帝急躁冒进才使得军队一败涂地。李鸿章简直比窦娥还冤。

  历史上的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李鸿章对于甲午战争的惨败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慈禧太后挪用海军经费修颐和园是有的,翁同和暗中拆台也是有的,但李鸿章的责任也不小。别的不说,只说他重用的那批将领就大成问题。李鸿章对于甲午战败,至少要承担一个用人失察之罪。他重用的这批淮军嫡系将领大多是些腐败之徒。他们平素贪污军饷,中饱私囊;打起仗来畏敌如虎,贪生怕死,以致误国殃民,堪称败类。身为淮军最高统帅的李鸿章难逃罪责,实际上,作为这样一大批贪官污吏的领导者,李鸿章个人的品行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也是一目了然的。

  李鸿章难道完全不知道他的部下都是些什么货色吗?当然不是,李鸿章肯定清楚这些将领的底细。那为什么还要重用他们呢?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李鸿章用人的标准,是以是否对自己忠诚为首要条件的,这也是所有军阀政客都坚持的基本原则。所以,我们是不能把李鸿章当成贤臣良相来赞颂的。

  除了用人上的问题,李鸿章在指挥上也犯了很大的错误。他指挥作战的基本指导思想都是从他的老师曾国藩那里继承来的,讲究“以静制动”,“先以我之不可胜而待敌之可胜”。他用兵时一贯小心谨慎,不轻易出击,强调先站稳脚跟,摆出“猛虎在山之势”,等敌人露出破绽,有可乘之机时再一举出动。

  他的这套打法,都是在对付使用大刀长矛的太平军、捻军时总结出来。当时是行之有效的,但现在迎战现代化的日军就毫无作用了。在战争中,清军的表现是处处被动挨打,虽有整体数量上的优势,却在局部中总是处于劣势。看一下甲午战史就能明白,前期,清军从无主动出击之举。后期,改为湘系将领指挥,才有了一些反击作战,当然也没什么战果。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李鸿章在军事上是十分低能的。

  从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出,李鸿章对于洋务的认识是有很大局限性的。淮军水陆两军,在武器装备上都实现了现代化,但是使用这些武器的人,特别是陆军方面,思想却还都停留在冷兵器时代。一支现代化的军队除了武器的现代化之外,编制、训练、管理,特别是作战指导思想都要相应地现代化才行。但是,清军这方面却不然,指挥打仗的还是原来那些用惯了大刀长矛的老将。这些人根本不懂现代作战,很多都是文盲,没人能看懂现代军事地图,当然也没人能测绘制作军事地图。他们的身边也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参谋部,因此打起仗来完全是跟着感觉走。清军士兵根本就没有经过现代作战训练,除了学会放枪打炮外,跟从前没有任何区别。打起仗来,冲锋时只会一窝蜂向前跑,防守时不知如何预设阵地。日军在作战中,总是先派出小股尖兵引诱清军开火,弄清火力位置后,再用炮火摧毁。这一招日军屡试不爽,从朝鲜到辽河,清军始终就是学不会如何不上这个当。

  他在马关与日本人谈判时,他在谈判桌上的这番赞扬敌人的胜利、赞扬敌人打败自己的国家、从而感激敌人的谈话,日本人听了都感到惊讶。在谈判中他感到日本难对付,就转而帮助日本向自己的政府施加压力,以求早日签约。日本方面说又派出30余艘兵船赴大连,李明明知道这是虚声恫吓,但却把这消息转给清廷而不加以揭破。

  既然立功谈不上,立言呢?李鸿章生前基本上没有自己成系统的理论文章,他遗留文稿的绝大部分都是给朝廷的奏稿、家书和朋僚间的信函。李鸿章不仅继承了他老师在外交上的泛中国伦理化的迂腐,而且,他还发展了自己老师的思想,主观认为当时已经开始侵略中国的外国列强本来就是些很忠信的人,这样的判断,是否正确,中国惨痛的近代历史,已经说明了一切。固然,我们相信西方文明也有走向自己成熟和趋于爱好和平的一天,但是,我们却不能够像李鸿章那样,把19世纪已经侵入到中国家园里的外国列强看成为是什么忠信之义士,这说明,李鸿章就是个中国对外政治领域里的“东郭先生”。

  前面介绍过,李鸿章的军事生涯其实是很失败的,他一生中打过的败仗大大多于他打过的胜仗,他曾经因为与太平军的作战不力,差点毁掉了自己的前程。他一生中十分重视甚至是崇拜先进武器,这,大概与他军事失败生涯来至于太平天国的洋枪队有很大关系;而且,淮军后来之所以能够取得一些战场上的胜利,也与美国籍流氓华尔组建和率领的洋枪队“常胜军”帮助他打仗有关系,这是后来李鸿章在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时候,总是试图依赖外国去“借师助剿”政策的来源。这就是说,按照现在的行为心理分析,李鸿章很可能存在着先进武器迷恋症和恐惧症问题,这导致了他人生的后期中非常惧怕外来的先进武器,这直接反映出来的,就是他的投降主义的外交路线表达。

  通过关于李鸿章的各种资料,我们现在可以发现,李鸿章一生中对军事工业和军事装备的关注,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他的许多奏稿和信函,都是谈怎么样购买大型战船和用先进武器去武装自己淮军的问题。1870年初期,虽然中国南北海防有一些战事,但是,当时刚刚开始明治维新的日本羽毛未丰,即使日本于1874年出兵三千侵略台湾,但也被仅仅有3·4万平方公里面积的台湾的军民所困,而那时,中国近20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地区已经被分裂势力所独立立国,俄罗斯也已经占领了新疆最富饶的伊犁地区。就是在这样有如此清晰的轻重缓急态势的军事情况下,李鸿章居然一意孤行的阻挠左宗棠出兵新疆,一再要求朝廷将并不多的新疆军费全投入到购买北洋军舰上去。李鸿章这种奇特的舍近求远和弃大顾小的心态,恐怕还不能够用他对海防与塞防军务存在不同意见去解释,其中,恐怕就有李鸿章的先进武器崇拜行为症在之中作怪。

  “以夷制夷”,本来至于中国春秋纵横术,并不为错。但是,李鸿章认为列强只在与我通商互利,所以,列强们不会轻言战争,他们“所图我者利也,势也,非真欲夺我土地”(李鸿章:《复曾相·李文忠公全书》)。这样,他就很自然的开始运用“以夷制夷”和“利益均沾”去应付列强,造成了西方列强在中国土地上肆无忌惮地互相争夺各自利益,最后,直接造成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

  现在,一些人认为李鸿章是什么“中体西用”的倡导者,实际上,综观李鸿章一生的外交和政治的文化底蕴,可以发现,他这人既不懂外国,也并不真懂中国,李鸿章当时认为“外国利器强兵百倍中国,内则狎处葷谷之下,外则布满江海之间,实能持我短长,无以扼其气焰.盱衡当时兵将,靖内患或有余,御外侮则不足”(李鸿章:《复陈筱肪侍郎·李文忠公全书》),一句话,他是被外国强大的军事势力所吓坏了,所以,当时李鸿章的对内政治方针是“和戎内变”,也就是对外一味退让,对内则支持变法。而李鸿章对内的变法的原则是什么呢?李鸿章生前说得并不多,只是一再强调应该让中国汇同于“世界”中去,也就是“使中国有识之士无不明洋务,庶练兵,制器,造船等事,可期逐渐增强”。这样的空洞的“西化”思想,当然来至于他对外国利器的恐惧,同时也来至于他对日本崛起的向往,认为日本脱亚入欧如此迅速崛起,实在是中国的好榜样。这样,就造成李鸿章在1870年担任直隶总督、北洋通商大臣和文华殿大学士之后,也就是李鸿章全面掌握了中国对外政治、军事、外交、经济大权以后,他开始全面模仿西方,而少有培植自己的科学力量及其深入去研究和发掘中国自己传统去应对外来世界的冲击的表达。

  而在立德方面,李鸿章“发迹”之后,他们六兄弟曾在家乡安徽省大规模地购置田产,并建造“大者数百亩,小者亦百十亩”的庄园式宅第。这些宅第外围先凿以壕沟,内筑高墙如围寨,四周又辟花圃、菜圃、园圃,内层又凿有内壕沟,有的还设有碉堡、炮台、内外花园、藏书楼和秘密走廊等,俨然一个个小独立王国。关于李氏家族拥有的土地,据曾在李府管过事的唐凌辉说,李府最盛时期,有田257万亩。这些土地,李府采取“万亩建仓”的办法,委以亲朋直接管理。现已知仅在合肥、芜湖、肥西、无为、六安、霍山、庐江、舒城等地建立的“仓房”就有几十个。李鸿章名下的田产,每年可收租5万石。据合肥东乡佃户统计,李氏在当地占地三分之二,约50万亩,而瀚章和蕴章之子经钰,则是更大的地产巨户。就这样一个极其腐败的封建官僚,居然被《走向共和》大为美化。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