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柴静《看见》——我看见了什么

2020年10月16日

读柴静《看见》——我看见了什么

IMG_3491_缩小大小.JPG

  看见雾霾,我想静静。不是说反话,我是真的想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没错,静静是一颗特大号的糖衣炮弹。但是,照着“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一最高指示,我们大可把糖衣剥下,把炮弹扔回去。良药未必要苦口,小孩子吃的药总是要包点糖衣的,静静懂得这道理,我们也应该懂的。何必对静静切齿痛恨。当年她打周老虎的时候,我还帮着喊过几嗓子的。《看见》一书,我这种直男虽然欣赏不了,但也颇觉其用心良苦。一个人只要认真,总有可取之处。环保,普选,减税,维权,这些当然有虚伪、不彻底的一面,但却是为民众所喜欢的,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反对呢?为什么总是站在民众的对立面,总是以为自己比群众高明呢?脱离了群众,也不可能有正确的理论。改良的发展实际上可以冲破目前的政治僵局。只要是有利于局势变化的力量,我们应该都欢迎!

 

  低潮的时候,总免不了内争,孙先生的中华革命党如是,列宁的布党亦如是,今天自然也不会例外。我虽然不是左派,但也颇领教了他们的作风。无论是理论还实操,动不动就扣帽子,动不动就自封中心和正统,排斥其他观点和力量,仿佛除了窝里斗,天下就没第二件有趣的事了。

 

  左派内斗,自有其客观因素,力量对比如此悬殊,执政者之手段既如此严酷,使左派不能联系群众,因而也就不得不迷信上层,也就无法避免严重内讧。但在结果上,人数极为有限的左派群体目前还分散在网上“自相残杀”,在现实中无所作为,根本无视社会的变化和老百姓现实,也不去争取壮大和组织自己的力量,这种形同自杀的行径,无论如何不能让人不兴诛心之论——人无欲则刚,无私则宽,这两条,谁可做到?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一些被称为“新左派”的学者明确提出,要警惕“经济学家搞垮中国”。其实,大家都知道,主流派经济学家能有多大能量?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他们只是狗而已。谁是主流派经济学家的主人?是国际资本和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左派将火力集中对付主流派经济学家,而对其后台只字不提,我相信不是左派不解内情,而是一种斗争策略。斗争是要讲究策略,但是这一策略实行的结果,却未必尽如左派之意。首先,只打狗不打主人,就不够理直气壮。左派不敢旗帜鲜明地反对官僚和买办资产阶级,并不能麻痹官僚和买办资产阶级,反而麻痹了左派阵营和民众。如果左派不能使人民明白真正的敌人是谁,如果左派不能使人民抛弃最后的幻想,那么左派就会失去力量,沦为了书斋左派。这种做法也不利于团结和分化一部分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甚至怀疑,部分左派与官僚资产阶级本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如今也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他们一直闭眼不看中国现实,不发动群众,不揭露真正的黑暗,只是想着法子把民众拖回过去。其实,如果过去真的那么好,伟大领袖也不用花诺大的心力,去搞文化大革命了。

 

  少谈主义,多交朋友,少发空论,多读好书。这是我对自己的一点要求。我知道自己顶多算个小知识分子,因此不但要向工农学习,而且要把小资、中产、民族资产者和党内改良派当作好朋友,集中力量反对企图出卖和侵吞60多年来的共同积累的外国资本和官僚买办集团,促进新的社会意识的觉醒,在我看来,这是站在人民这一边的人应做的事。双方的基本依靠力量并不重合,可以各自发展平行不悖。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民众自己就会去检验对与错,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如果谁说他有最彻底的革命方法,那么就请他在书斋里继续研究吧。(百韬网刘琅)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