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红雪》:校园从来不是象牙塔

2020年10月19日

张平《红雪》:校园从来不是象牙塔

一个女技校生的世界——摘录

北京 506.jpg

  在这部《红雪》中,张平不再以一个成人的目光而是以一个十七岁女学生的敏感、善良、纯真,来体会感知我们生存的现实。在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女孩,如何被严峻的现实环境粉碎了一个个梦想,并摧毁了柔弱的身心。这里展现的依然是张平长久以来矢志不改的对于现实生活的关心与参与。那么,这跟三色事件有什么关联呢?这个,就不可说了。

  美丽善良少女曲折的求学心路历程,深深地折射出底层现实社会的复杂。她用自己的纤弱单纯的生命与不公平的社会遭遇进行着顽强的抗争,以保持自身的清白。这部日记体长篇小说,无疑为读者揭开了一个不应该被人遗忘的世界的隐秘。

  《红雪》。张平只是把堂妹的日记整理起来出版,让大家来明辩是非。我相信这本日记不是作者杜撰的,因为我觉得一个男人不管有多么丰富的人生经历,也写不出初中女生那种单纯、细腻的文字。毫无疑问,《红雪》是悲剧,而主人公更是悲剧。这是一个初中女生自己的经历,不管刻骨亲情、浓厚的友情还是纯洁的爱情,在社会、学校和家庭的打压下都显得苍白…我也相信这部作品会像作者的初衷,就让世人去明辩是非对错吧。我只想说这不是主人公的错,是社会畸型的体现,只想给她最美好的祝福。希望她可以重新收获家人的朋友的和所爱之人的爱。我看张平,读他的创作,心情就永远不能平静,他让我觉得在许多作家趋向功利化和庸俗化政治化的同时,还有正义一直在抗争…

 

  大冷天,屋子里没生炉子。炕上虽温温的,仍冷得让人伸不出手来。这一带的农户大都这样,平时谁也舍不得生炉子。这几年,倒是年年丰收,但农产品却贱得卖不出去。家里生两个炉子,一冬天就能把几亩地的收入冒了烟。

  我一走进来,立刻就被那一大堆一大堆的钱完全给震撼了。如果家里现在能有其中的一捆,即使是半捆也足够了,今年一年的生活就完全有保证了。村里人说了,如今的钱都抱窝了,有钱的越有钱,没钱的越没钱。

  红英入学以来的收支情况:怎么也没有想到,花了这么多!已经两千多了!如果没有爸爸的工资,这几乎就是全家种地整整一年的收入!家里还有七亩地,如果收成好,一亩地打六百斤粮食,一斤粮食五角钱,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千来块。这还不算化肥,种籽,耕地,收割,农业税等等各种各样的款项,更不算整整一年的辛苦钱!

  从她嘴里,得知梅香、建英她们都准备返校复习,准备明年再考。考考考,什么时候才算了。一个个考得都快成了女“范进”了,要是明年仍然考不上,是不是还要再考?想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班就有一个农村的男孩子,都考了整整五年了,今年仍然没有考上。其实他学习挺好的,就是一到了考试的时候便紧张得要死,吃不下睡不着,学下的东西全都忘得一干二净。农村的孩子,要想有出息,也就上学这么一条路。

  平时我们都在嚷嚷,什么“一等爸爸不说话(自有人把一切早都安排好了),二等爸爸打电话(坐在家里就能办了事),三等爸爸跑天下(四处奔波找关系拉关系),四等爸爸把钱花(靠钱打关系找门路),五等爸爸在家骂(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好在家里骂天骂地骂孩子骂社会)”。没有想到还真是这样。

  建秀说他爸赞助了十万元建校费,学校才给了他一个峨口一中的名额。…不过听人说,现在大学都在扩招,只要有钱有能耐,什么样的学校也上得了。

  整个国家的纺织系统都不景气,下岗的女工成千上万,到了哪儿都没人要,好多下岗女工都当了三陪小姐。

  尤其是一想到我将来就要当个工人,心底里就一阵阵地揪心似的难过。难道念了这么多年书就是为了当个工人吗!人人都轻视工人,为啥偏偏要让我去当个工人!

  也不知咋的,在学校里,都挺尊重老师的。一出了校门,就慢慢变得看不起老师了。不管报纸电视上怎么说,除了工人农民,老师在社会上还是不行。有时候,连工人农民也不如。

  我最喜爱的英语老师更可怜,教了我们一学期,教得那么尽心,那么认真,但因为不是公办教师,而上边又分来了新英语老师,竟让学校给解雇了。英语老师一定是非常难过的,不知道当初他为什么不上大学。听说也是家里太穷了,就算能考上也根本上不起。那么多走后门的民办教师,有的连话也说不好,连学生也管不了,却一个个神气活现的,整天争来争去地还想转成公办教师。而像英语老师这样的好老师,因为没关系,反倒留不下来。

  爱国给红英的“情书”:“咱们是一个村,都是农民出身。将来毕了业,地位和职业也基本上是平等的,这也许是咱们能不断保持联系的基础。”

  二姑对红英说:“你如今转了户口成了城里人了,又考上了学校,我那二小子自然是般配不上了。”

  难怪那小姑娘那样看我,表情是那样的轻蔑,口气又是那样的冷漠。原来一看就认准了我是村里的!我觉得心里好不是滋味,在他们眼里,村里人就这么下贱吗?

  以后大学毕业,都不管分配了,而学费全得自己掏。念上三年高中,考上两年大学,上了大学再念上四五年,这八九年得花多少钱呀!没有个七万八万能念得下去吗?有这么多钱,十个文凭也买下了!要是再不管分配,岂不是全瞎了?

  郭志杰的作文《我的理想》:我想继续上高中,考大学,但现实逼迫得我只能来上技工。我想将来当个物理学家,去钻研尖端科技,但现在只能跟国内水平最低、设备最落后的纺织企业打交道。我想拥有丰富渊博的知识,但却只能去当一个其实根本不需要更多知识的一般产业工人。我想继续自学深造,但谁也给不了我这些条件和机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等级观念日益森严,中国的教育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有钱有权的,即使学习再差,也可以上大学,上名牌大学,甚至出国留学;无钱无势的,即使学习再好,也只能到条件最差、学费最低的学校上学,甚至根本上不起学!

  我在小学四年级时,就听老师讲过,如果不好好学习,不遵守纪律,受了处分,那是要装进档案的。装进了档案,可就成了一辈子洗不净抹不掉的污点了。如今听着刘老师这厉声厉色的吓人的话语,再看看他那好像在握,志满意得的样子,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腻歪。在他眼里,我们这些学生还算是人吗?他不就是个技工学校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吗,如果像他这样的人当了大领导,大干部,那岂不是太可怕了!如果不听话,如果不老实,那就上学不让你毕业,毕业不给你分配,分配也别想找到好工作,甚至连待业证也不给你!杀人不过头落地,还有比这更厉害更苟刻的惩罚吗?

  回过头想一想,就在你跟前不也有好多这种人?小琴不是这样的吗?你们不都在背后骂人家内奸,特务,正面是人,背后是鬼?但那又有什么用?今后的三好生肯定会是人家,入党积极分子也一样会是人家,将来推荐上大学也一定少不了人家!日后人家到了社会上,也一样错不了!好单位,好工作,好职位,重用,提拔,升迁

  学校已经给爸爸说了,如果我不参与郭志杰状告学校的事,将会对我的处分重新予以研究,也就是说,将会对我重新处理,说不定会让我立即复学回校。否则,将会加重对我的处分,甚至会让我永远也不能再上任何学校!

  郭志杰的信:我宁可在他们眼里是一个恶人,我也绝不会忍辱含屈地去作他们眼中的那些正人君子!不就是为了一张毫无意义的文凭吗?不就是为了每个月只有几百块的一份工作吗?当他们把这些可怜的东西作为一种权力时,竟要我们以灵魂和为必须付出的代价!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