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大业》随想:腐败是个小问题

2020年10月19日

《建国大业》随想:腐败是个小问题

 

 

 

  《建国大业》里面,编剧借蒋介石的口说:反腐败,要亡党,不反腐败,亡国。此事有无历史根据我不知道,但逻辑显然是不通的。历朝历代,就没有说仅仅因为腐败而亡国了的。以民国而论,蒋介石政府将法币改为银圆券,又从银圆券改为金圆券,到了后来,到粮食店买几斤粮食,携带的这币那券的重量有时要超过粮食本身,就连学术界的泰斗陈寅恪先生也不能例外。到了冬天,他连买煤取暖的钱都没有,只好卖掉珍贵的藏书买煤度严寒。(季羡林《回忆陈寅恪先生》)蒋介石由此搜括的大量黄金外汇,造就了台湾的经济起飞,然后作俑者并不被视为贪官,而被尊称为“蒋公”了。民国的败亡固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但终究跟通常意义上所说的腐败有所不同。蒋介石及其手下的贪污,受贿,包二奶,卖官鬻爵,种种腐败行为,固然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为民众所深恶痛绝,即使在体制内部,也是不被容忍的。然而,个人的腐败行为,较整个体制的施政,是小巫见大巫。

 

  官僚个人的贪腐,祸害有限,顶多殃及所在单位或者地区。这就是为什么,全国大多数老百姓,农民、打工的、白领,表面上对腐败大加批判,其实是心向往之,就因为利益未受直接损害。但有一种腐败,却不是“表哥”、“房叔”的个人行为,试举一例,前苏联立国七十余年,民众好不容易存了几万卢布,结果戈尔巴乔夫一改革,物价暴涨,而且在流通领域取消50100卢布面值的钞票,限人民在三天内上交。如此一来,成千上万人一辈子的积蓄,一夜化为乌有。这种情形可不可怕?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我们手上的一万元人民币突然只能够买一块钱的东西,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前苏联人以如此冷漠的态度面对红旗落地了。虽然如此,但戈尔巴乔夫却不被视为腐败分子,反而得了诺贝尔奖,叫“表哥”、“房叔”们情何以堪。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偷钩的要处死,篡夺政权的人反倒成为诸侯,历来如此。例如高校各种冒名顶替事件,如陈春秀和苟晶随着事件日趋明朗化,更多内幕让网友们越来越愤慨。但其效力则远不如红头文件的扩招,让大学发了一回财,造出大学生泡沫,泡沫现在破灭了,搞得大学生的工资比农民工还低,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然后就逼着大学生上研究生,家长又要付出特大代价。或者鼓吹什么“赢在起跑线上”这个狗屁不通的理论,让刚刚喘口气的白领们,为了子女再挨上重重一刀。难怪现在知识分子替老百姓说话的越来越少,敢情把家长的钱弄到他们手里了。但是这也不叫腐败,叫“教育产业化”。

 

  腐败已经早已经蔓延到社会各个领域。但是,官员拿钱办事,叫作腐败;媒体、顾问、公知们收了广告费,替有钱人说话,说什么房价要涨20年,选什么“改革风云人物”,却不叫腐败,叫“主流”。专家说国有企业效率低,免费送给经理们就可以了,一送就是数以亿计,但也不叫腐败,叫MBO

 

  卫生医疗方面就更不象话了。送红包之类都是小意思。单举一例,以前买的阿司匹林肠溶片每瓶才1.8元,一瓶有100片,够吃3个月,现在根本买不着。只有另一种换了盒装的阿司匹林肠溶片,一盒才10多颗,但要卖到六七元。很多便宜而又有效的药,厂家根本就不生产,或者换个包装就往贵里卖。单单阿司匹林这一种药,就从病人手里拿走了几个亿,但这也不叫腐败,叫市场的自由选择。

 

  有些地方,将宪法规定全民所有的土地从民众手中低价买入,然后卖给开发商,再高价卖给民众,大发土地财,民众则成为房奴。一旦泡沫破灭,损失都是由银行承担,从而由储户最终承担的。几代人的积蓄,就这样被巧取豪夺,但是这也不叫腐败,叫“政绩”。

 

  当然,我们究竟还是有王管的,在一些南美、南亚、南欧国家政府像走马灯似的换。人民可以投票,但选举上来的都是国际财团、资本家的代言人,上台赶快腐败,腐败完了赶快走。但是这也不叫腐败,叫“民主”。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