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豆选事件》看基层民主

2020年10月30日

读《豆选事件》看基层民主

 

  《豆选事件》这本小说,围绕农村基层组织选举过程,反映了基层民主的现实状况,看了以后心情觉得很压抑,很郁闷,为什么很郁闷呢?

  选举前村子存在什么问题呢?

  “方家嘴子本来就地少人多,他(村长方国栋)今天卖一块,明天卖一块,卖的钱又不明不白,眼睁睁看着公路边起小楼了,他家在县城买洋楼了,连小轿车都开上了”,“国栋眼看就要整体开发了,千几百亩菜花地眼看就变成人家的度假村了”,“这才出了个愣头青的方继武,出了个打抱不平的护地队”,但是,“人家开发商根本不跟你谈。人家都在城里谈,谈过了就进酒楼进休闲中心,想逮都逮不着”

  “他(方继武)还在开汽车跑运输的时候,在城里帮过几个上访的村里人。人家的地被占了,人被打伤了,连讲话都不能讲吗?就为这个,他把国栋得罪下了,把驾驶执照也给收走了”

  “国栋的兄弟叫国梁,早先在村里当支书。他……,好一口女人。哪家的媳妇好看,千方百计都要搞到手。……他搞女人……要你心甘情愿送上门。你要不情愿……慢慢给你下套子,叫你一家子都难受,猫捉老鼠先不下嘴,等老鼠骨头酥了,他才慢慢享用……可你不能不过日子哎,你做屋要批地,你办鸡场也要批地,他不求人你不能不求人哎。……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噢,膀子扭不过大腿噢……”

  选举过程中发生了几件事:指出村里的问题,宣传要选出自己放心的人出任村领导的方继武挨打;方继武被拘留,以县委钱书记为首的县委做出的决定,罪名是破坏选举……,释放时“没讲他有错误,也没讲没错误”;“国栋放出话来,一张选票三百块,选过了就兑现,不过得先到他家去报个名”,“国栋已经开始变脸了,原来答应的三百元他都赖帐了,今天早上盼琴家的去登记,愣被大藏獒给吼出来”;菊子上吊死在村长方国栋他哥强奸犯副乡长国梁门口,方继武领人在村里抬棺游行。

  再看看大部分老百姓在选举中的态度,方继武,作为当过兵、村子里民主意识比较强的年轻人,揭示村子里的问题,分析其中的利害得失,比如说村子里的地,一片又一片没了,没人解释没人管,反正跟老百姓没关系了,自发组织护地队,讲明村官选举的意义之后,号召选出自己信得过的村官,这一切,事实清楚,分析合情合理,老百姓听明白了,知道方继武说的是正确的,可是反应很漠然,大多数干脆躲着大武子走,唯恐受到方继武的牵连。且看方继仁(村里二位人民代表之一)对此的看法“国栋千不是万不是,他也是一方领导,是领导你就得服他管。你不服你就要吃亏,怕吃亏你就把你那屁股嘴夹紧一点点”,“大武子,你还嫩得很噢,毛还没出齐噢,家去吃两年饭再来”,“你年事还轻噢,大武子,不晓得厉害噢。这话你跟我讲过就算了,千万别在外头瞎讲,没得用噢!”……可见他们对不平之事无可奈何,畏惧权贵,认权不认理。只有极少数年龄相当的年轻人,跟着方继武干。显而易见地,广大劳动人民欠缺民主意识,当自己的正当利益受到侵犯,没有渠道诉求,他们也不诉求。

  实际上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农村,现代化城市里也一样,如果有一个人敢实事求是地跟领导说“不”字,跟他亲近的人会异口同声地说“脑子进水了”,“神经病”,“跟领导作对,活腻味了是吧”,“有功夫想想怎么多挣点钱,少整那没用的,管得了吗?”不客气的“傻子”相称,这是大家的一种共识。现在普通人的是非标准是:一、领导总是对的;二、领导如果不对,参考第一条。不论国营企业、私营企业、政府机关,概莫能外。

  问题还在于,他们不诉求,不是他们认为利益受剥夺天经地义,而是认识到选举的实质就是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给你选举权发言权,是让你举手同意、让你去说好的,张三好李四好,王二麻子好,大家都好。

  从选举结果来看,毕竟里村里为非作歹的村长方国栋落选了,方继仁当选了,差强人意。选举相关结果是,“国梁……调外乡当调研员去了。年书记……打报告当教员去了。国栋全家都搬走了,搬到城里发财去了。继武子也走了,到城里打工去了。”

  假公济私、打击报复的问题没下文了,依仗权势强奸污辱妇女的问题轻描淡写一风吹了,土地被莫名其妙占有的问题没下文了,县委钱书记非法拘押方继武的问题不了了之了……

  老百姓付出生命的代价后,仅仅是选出了自己心中的村领导,代价惨痛,收获甚微,对此,我们如何能能高兴得起来呢?方继仁当选后,民主的问题就终结了?没有。村里遗留的问题能够解决吗?难说。

 

  我想,我们在改造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应该在一人一票的分权代议制西式形式民主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由“人大代表”按巴黎公社原则,自下而上按差额选举方式产生。

  城乡基层单位“人代会”常委会成员和代表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产生。每十个基层“人代会”会员,就可以联名提出候选人名单和弹劾本单位“人代会”常务委员的动议。

  基层单位“人代会”和各级“人大”代表逐级递选更高一级“人大代表”。每十个“人代会”代表,就可以联名提出同级“人代会”常委候选人的竞选名单和相应弹劾动议。

  上级“人大”可以罢免下级“人代会”的常务领导;下级“人代会”可以游说上级“人大代表”动议、表决和罢免上级“人大”常务领导。人民群众可以通过人代会随时可以罢免不称职公仆。

  各级“人代会”组织延伸到所有城乡基层单位,成为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和民主管理的常设机构。

  唯有如此,人民群众才能直接管理上层建筑,才有权监督官僚机构,不会放纵县乡两级胥吏横行于下层,任其鱼肉百姓。(百韬网刘琅)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