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什么要为登徒子翻案

2020年11月03日

 

 

  毛曾经多次讲过宋玉登徒子这桩公案。最初,是登徒子大夫在楚襄王面前说宋玉此人“体貌闲丽,口多微辞,又性好色”,希望楚襄王不要让宋玉出入后宫。有一天楚襄王对宋玉说,登徒子大夫说你怎么样怎么样。宋玉否认自己好色,楚襄王问,你说自己不好色,有什么理由呢?宋玉回答说,“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宋玉说这样一个绝代佳丽勾引他三年,他都没有上当,可见他并非好色之徒。接着,宋玉攻击登徒子说,“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厉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意思是说登徒子的老婆头发蓬蓬松松,额头前突,耳朵也有毛病,不用张嘴就牙齿外露,走路不成样子而且驼背,身上长疥疮还有痔疮。宋玉问楚襄王;登徒子的老婆丑陋得无以复加,登徒子却那么喜欢她,同她生了五个孩子。请大王仔细想想,究竟是谁好色呢?说得楚王“称善”,一侧的章华大夫也感慨:“自以为守德,谓不如彼(宋玉)矣。”宋玉终于打赢了这场官司。从此登徒子成了好色之徒的代名词,至今不得翻身。

 

  毛幽默地指出,登徒子娶了一个丑媳妇,但是登徒子始终对她忠贞不二,他是模范地遵守“婚姻法”的,宋玉却说他好色,宋玉用的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方法。毛多次向赵超构、吴冷西等讲这个故事,目的就是要求他们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要被“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片面的诡辩之辞所迷惑。

 

  自古文人多如宋玉,今天也是一样,抓住几桩雾里看花的八卦,就想小题大做。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只不过是片面之论,至于捕风捉影、无中生有,那就更加可恶了。宋玉自述美女追了他三年而自己完全不动心,我看就是吹牛的成分居多。当年毛对吴冷西讲了宋玉的故事后,因为吴冷西即将就任人民日报总编辑之位,因此又对如何办媒体提了几点意见。他说第一,要实事求是,报道时要弄清事实真相。不是新闻必须真实吗?一定要查清虚与实,是虚夸、作假还是真实、确实。新闻报道不是做诗写小说,不能凭想象虚构,不能搞浪漫主义。

 

  毛说:今年我们宣传上吹得太厉害,不但在国内搞得大家头脑发昏,而且国际影响也不利。我在成都会议上就曾经说过,不要务虚名而得实祸,现在就有这个危险。杜勒斯天天骂我们,表明他恐慌,害怕我们很快强大起来。美国人会想到是不是对中国发动预防性战争。这对我们不利。何必那样引人枪打出头鸟呢?何况我们的成就中还有虚夸成份呢?即使真的有那么多的成绩,也不要大吹大擂,还是谦虚一点好。中国是个大国,但是个大穷国。今年大跃进,但即使根据现在汇报的数字,全国农民年平均收入也只有70元上下,全国工人每月平均工资也只有60元左右。现在有些县委不知天高地厚,说什么苦战三年就可以过渡到共产主义。这不是发昏说胡话?说是“穷过渡”,马、恩、列、斯哪里说过共产主义社会还是很穷的呢?他们都说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必要条件是产品极为丰富,否则怎么能实行按需分配呢?有些同志要“穷过渡”,这样的“穷共产主义”有什么优越性和吸引力呢?

 

  毛说,现在人民公社搞的供给制,不是按需分配,而是平均主义。中国农民很早就有平均主义思想,东汉末年张鲁搞的“太平道”,也叫“五斗米道”,农民交五斗米入道,就可以天天吃饱饭。这恐怕是中国最早的农民空想社会主义。我们现在有些同志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这非常危险。北戴河会议规定了过渡到共产主义的五个条件,哪一条也不能少,缺一条也不能向共产主义过渡。

 

  谈到这里,毛很动感情地说,反正我不准备急急忙忙过渡。我今年65岁,即使将来快要死的时候,也不急急忙忙过渡。

 

  毛说,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记者和编辑,头脑都要冷静,多开动自己的脑筋,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随声附和。要调查,追根问底。要比较,同周围比较,同前后左右比较,同古今中外比较。唐朝有位太守,他审理案件,先不问原告和被告,而先要了解原告和被告周围的人和环境,调查好了才去审问原告和被告。这叫做勾推法,也就是比较法。记者和编辑要学会这种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法,其实这也是思想方法,实事求是的方法。记者,特别是记者头子,--这时毛指着吴说,像你这样的人,头脑要清醒,要实事求是。

 

  当年鼓吹“亩产十万斤”,和现在的“起底”,虽然方向不同,手段却古今如一。然而结果也是一样。媒体的节操已经碎了一地,吃瓜群众还是要多上点心,不要搞到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刘琅)

 

  2012-12-21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