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2020年11月10日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文-革中,刘少奇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我应该算是人民的一员。但我写起历史来,头疼的事情就不少。最头疼的,是受限于信息不对称。

 

  就拿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国史来说,《毛传》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李捷说,坦率地讲,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材料都写进去,因为:第一受篇幅的限制,第二受现在各种各样的情况的限制,有些东西不太好写。不好写的原因主要还不是因为说出来以后有损于毛,而是说对现在有些人不利,这还是有一些禁区的。

 

  有些人是哪些人呢?我当然无从得知了。想当年我在某市市委办工作,要查一个大跃进的材料,还要得到某书记的批准呢。何况我现在只是一个打工仔,又不认识老红军什么的。

 

  早在八十年代,《读书》这本杂志就提出过“读书无禁区”,但实际上,不但有些书是我们不能看的,甚至连想都不能想。我读大二那年,写了一篇关于社会主义国家利益集团冲突的论文,几位老师看后,一位批道:社会主义中国哪来的官僚阶级,真是异想天开。另一位则好心地劝我:这个问题太敏感,还是少说为妙。现在看来,文章很幼稚,不过从那时起,“教授”二字就在我心中贬值了。

 

  我们学校毕竟还有几分自由的空气,所以我也能够乱七八糟的看了不少书。这其中,就有新国家主义的旗手,纵横家何新的系列著作。

 

  何新曾说,美国某年在某大饭店开了个国际会议(也是国际会议),研究如何灭绝占人类三分之二的人类中的“垃圾人口”问题。他们认为,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必须用战争和瘟疫(生物武器)来消灭他们(新马尔萨斯主义)。由于现代世界财富的绝大部分,仅由20%的优秀人口和优秀文明(以英格鲁撒克逊文明为代表)所创造。所以必须设法消灭和淘汰那些无能力创造新价值的“群畜”(新尼采主义)。

 

  何新又说,美国有个解决世界问题的时间表:阿富汗——伊拉克——朝鲜——中国——俄罗斯。如果上述目标顺利达到,那么美国其后的矛头会转向修理那几个对它一直怀有异心的不稳定盟国,法兰西、德国以及日本。

 

  美国有没有这么一个计划和这么个时间表呢?我不是纵横家,所以不知道。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敢拍胸脯说有或者没有,因为小布什不会向你等小民汇报工作、汇报思想。

 

  但我有一个办法,我既是常人,就应该从常识去推理。

 

  举个例子,对于文-革,现在光说错误了,但我是不信的。我不用查大内档案,也知道历史上任何一个大规模、长时间的群众运动,都不可能一杆子打死的。群众纵然没有精英聪明,也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

 

  读书的时候,我对毛是极其反感的。可是毕业以后,我所接触的民众,很少有不说毛的好话的,也很少有不说邓江的坏话的。必须承认,他们对我影响很大,比教授、博士导对我的影响还要大。他们当然也是从常识去看问题的。小处可能有误,根本性的东西是错不了的。

 

  说点题外话。何新讲的事情,就算我不信,但我总知道以下事实:“近200年以来,英美的统治精英一直深受三种社会哲学的影响。一是马尔萨斯主义,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隔代而倍增的人口。二是应用于人类的达尔文主义,主张大自然的天律是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对”群畜“人渣宣战的精英主义。”

 

  关于那个时间表,如果美国要解决世界问题,这的确是一个较优方案。而美国一定是要解决世界问题的,别说撞几幢世贸大楼,连五角大楼和白宫都撞了都不济事。这是为美国统治阶级的利益所决定的,所谓狼子野心,亡我之心不死。

 

  英美的统治精英是这么做的,至少能不能做到,那是另一回事了。毕竟那80%的“人渣”还没有笨到姥姥家,刀子砍到头上,就算不反抗,至少也会闪一闪的。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对不对?而且即使一切如愿,消灭了那80%,那20%孤伶伶的只怕也不舒服吧?大概又会在20%中制造出一部分非精英,以供精英压迫吧? 所以我想美国人的时间表只怕是一厢情愿。美国会不断地制造对立面,它在消除一个矛盾的同时就会制造出另外一个矛盾。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个对头,不正是它自己制造出来的吗?把中国搞成大对头,不也是美国的功劳吗?当然,美国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时机不利的时候,就会改用软刀子多一些。这的确是很危险的。然而捣鬼总是捣鬼,虽然有效,总归是有限的。

 

  2004-5-27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