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大跃进运动的一些史实

2020年11月17日

 《喜剧之王》里尹天仇与柳飘飘的对话.jpg

  单位编建国五十周年专刊的时候,我蒙市委办的恩准,查阅了本市建国以来的常委会记录,从中了解到关于本市大跃进运动的一些史实。

  在公社化运动中,本地实行生猪、三鸟七集中,加上某些基层干部官僚主义,贪污腐化,无偿调拨生产队和社员的物资,使得农民惊恐不满,纷纷杀猪宰鸡,砍树伐木,以殆工的方式消极抵抗。社员私下发牢骚说:“共//产党变成大炮党”。有的说,“年年讲增产,年年口粮低”。

  为了压制群众不满,有些公社非法设立劳改场。彭德怀批评大跃进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其实小资产阶级即农民何来的狂热性?反而是基础干部,得以利用公社体制随意占用社员的劳动和财产,利用放卫星、深翻改土等形式主义做法获得升官的实利。这些干部“总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其用心也就不难理解了。

  气象资料表明,1959~1961年间本市可以说是风调雨顺。1963年本市遭百年大旱,1964年遭受30年来最大洪水,受浸作物35.9万亩,但粮食产量均高于三年困难时期。所谓“七分天灾三分人祸”,纯属欺人之谈。

  三年间,本市因为饥饿发生浮肿病、干瘦病和妇女子宫垂脱等症死亡者,1959年是5266人,1960年是5831人。到1961年3月,仍有19317人患水肿等病。死者绝大多数是农民。

  你相信么,任何一种残酷行为都不会白白过去而不给我们留下后果。(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2000-5-13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