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入俄的合法性问题

2020年11月17日

克里米亚入俄的合法性问题

 8a38ff612b564f5728b639cfbf3860

  2014316日,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公投得到超过96%的赞成率。第二天,克里米亚意会宣布从乌克兰“独立”。第三天,俄罗斯总统普京便与克里米亚领导人签署了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一部分的条约。克里米亚闪电入俄令西方一片愕然。

 

  普京大帝一巴掌便打掉了美国的高帽,也给我们好好地上了一课。这三十多年来,我国的边疆一有个风吹草动,外交部就会发表声明,说某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云云。历史学家也不失时机地出来做一番考证,好拿几笔研究经费。这番表白,其实史家说说就好。因为,美国自古以来是印第安人的领土,欧洲的历史就更不用说了,从来都是一笔糊涂账。连一个小国马其顿,还曾经领有大半个欧亚大陆呢。想想欧美领导人听到中国人的“自古以来”,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

 

  克里米亚事件,让很多人联想到历史上的一些问题,例如朝鲜。我记得前几年,还有几个南朝鲜运动员在中国长春打出一块牌子:白头山(即我们所称的长白山)是我们的。这几个运动员和我们的外交官一样没学问,如以历史旧账来划分疆界,那么整个朝鲜原来是中国的一部分。

 

  我在长春读历史时,老师就告诉我,高丽问题碰不得。为什么呢?因为史有明文,朝鲜确实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据《史记》和《汉书》,三千年前周武王灭商,商朝的箕子浮海到达朝鲜,并在那里建国。周朝封箕子为朝鲜主。那时朝鲜还处于原始时代。箕子到达朝鲜对于朝鲜的开发起了极大的好处,把先进的中原文化传达到了朝鲜,对于周朝中央政府还得朝见。后来箕子朝周,经过原来的殷废墟,看到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非常悲伤,作麦秀之歌咏之。箕子传国四十一世,由燕人卫满侵入,逐去朝鲜王箕准,自立为王,建都王险城,攻略附近小邑,势力渐强。王险城就是现在的平壤。秦时朝鲜还是属中国所有。汉朝时朝鲜为中国的郡县,中央政府在那儿派遣地方官,与中国其他地方无异。一直到西晋,朝鲜还是属于中国领土。从箕子开始算起,朝鲜属于中国领土并受中国政府管辖凡一千四百余年。朝鲜原本就是中国领土。是在晋后的大乱中分裂出去的。在隋文帝眼里自然和南陈之分裂相同。派隋文帝灭了南陈后,眼睛自然就盯上了高丽,因为唯有昔日的中国领土高丽还未统一过来。隋文帝的第一次收复高丽的战争失败了,三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隋炀帝又发动了三次入侵高丽的战争,第一次发兵一百一十多万还是失败,可是他不知总结经验教训,不管百姓反对,大臣劝谏,又发动了两次入侵,均以失败告终,百姓不能忍受揭竿而起,终于隋朝覆没,炀帝身死。直到唐高宗才灭了高丽、百济,但原来虔诚的新罗又闹起独立来了。所以朝鲜之独立在那时的历史条件下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朝鲜的百姓,而且中国的百姓都认同朝鲜的独立。这就是中国不可能像统一南北那样地把朝鲜统一过来的根本原因。

 

  所以我的看法是,历史的旧帐算不得,如要算就没完没了。只说历史上新疆西藏属于中国。那么朝鲜、越南(安南)和俄罗斯大片土地还属于中国呢,为什么不收回来?在历史上,北美十三州与南方有何瓜葛,为什么一定要合为一个国家?欧洲一体化,难道历史上也是一个国家吗?主权理论是西方提出来的。在近代之前哪来什么主权?用这个理论来套近代以前的历史,肯定得削足适履。

 

  现在中国的知识界还在纠结中国这么一弃权,往后的事就不好办了。难道越是讲历史,中国的事实反而就越好办了吗?难道克里米亚这场活生生的历史大剧,还没有告诉大家什么才是真正的政治家和战略家吗?

 

  那么,是不是就完全不用讲道理了呢?不错,现在是流行一种厚黑学,谁脸皮厚心黑,谁的拳头够硬,就能荡平收拾其他反对者。在他们看来,普京和俄罗斯的胜利,也不外如是。我建议这种人好好读一读318日普京在俄罗斯议会的演讲,就知道克里米亚几百年都是俄的组成部分,是俄固有领土。1954年被赫鲁晓夫当作礼物送给了乌克兰,但是这仅可视为苏联内部行政边界的调整,并不具有国际法理效力。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不过收回了祖上留下的基业,跟支持分裂主义不是一回事。而且整个公投在众多外国媒体与观察员现场监督下,民众排长队踊跃投票,秩序井然没有舞弊,更没有军警胁迫。正如普京所言,这是克里米亚人民自古以来头一回决定自己的命运。“然而,我们从西欧和美国听到了什么样的回应?他们说,我们违反了国际法。我想说,首先,他们自己想起了还有国际法这么一个东西。这很好,应该为此而谢谢他们,晚知道总比不知道好。”是谁违反了国际法呢?反正不是克里米亚人民。

 

  毛时代之后,美国不但在政治、经济、军事上,而且在道义上,也站在了绝对的制高点。普京说:他们坚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是唯一的例外,他们坚信世界的命运要由他们来决定,坚信只有自己是永远正确的。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为所欲为:一会儿对这个、一会儿对那个主权国家动武,以“要么与美国站在一起,要么成为美国的敌人”只要是美国支持的,哪怕恐暴都成了民主运动。而而真正的民众意愿只要不顺其意就成了非法,真可谓:逆我者亡,顺我者昌。然而中国有古语,强梁者不得其死。若纯论兵强马壮,天下没有一支军队能过突厥狼军之右,又不见他们能征服中原?顶多是杀人放火,蹂躏抢掠一番。因为,大草原的民族,自古以来即缺乏中土文化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即使出现霸主,以武力征服大片土地,旋又趋于分裂,这是地广人稀和逐水草而居的大草原文化的必然结果。就算入侵中原,终没有能力去统治那么广大和地理形势复杂的土地,最后只能被同化融和。铁木真的后代如是,努尔哈赤的后代也不例外。

 

  普京告诉我们,拳头硬只是霸主必须具备的条件,还要其他条件配合,起码的,还要骨头硬,腰杆正,始能水到渠成。试想若天下万民全体反对给你管治,你凭什么去统一天下。统一是出于人民的渴求,只要有人在各方面符合民众的愿望,他将得到支持,水到渠成的一统天下。拳头硬,骨头硬,腰杆正,这三个条件中,何有于我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乎?

 

  我讲了那么多题外话,是想说主权并非谁拳头硬谁说了算,主权也不仅仅是一个历史问题,历史是历史,现实是现实。研究历史时当然要尊重事实,但是决不要以历史旧账起入侵对方的野心。主权也不是法理问题,更是现实问题,即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或者说,是大多数人能不能过上好日子的问题。普京的演讲主旨就是这个,他说:我理解乌克兰人民想要变革的诉求。多年来当权者带来的所谓“独立”已经让人们厌烦了。总统换了,总理换了,议员换了,但对国家和人民的态度还是没有变。他们“榨干”了乌克兰,为了权力和金钱而互相内斗。当权者不关心人民的生活,不关心乌克兰人为什么要为了生计而背井离乡。我要强调,这些乌克兰人不是为了发展而移居到什么硅谷之类的地方,而是为了生计而外出打零工。去年仅在俄罗斯就有300万乌克兰人工作。有些数据表明,在俄乌克兰人的工资在2013年达到了200亿美元,这几乎是乌克兰GDP12%。所以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高养老金。我们完全可以参照毛的笔法,给他的演讲起个名字叫《人民,只有人民才是主权的源泉》。

 

  刚才在关天上看到名人的一篇文章,叫作《谁也不是救世主》。他说“真正笑道最后的是乌克兰新政府”,我先不说里面的别字,只觉得这个结论实在太突然。我觉得,这些精英虽然口口声声说民主,但眼里其实没有人民二字,从这篇文章就可看到他们的老毛病。在我看来,人类历史上,唯有人民有独立性和个性,任何人包括帝王将相在内都没有独立性和个性。(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