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刘琅写给自己的话

2020年11月17日

朝闻道夕死可矣——刘琅写给自己的话

 心愿.jpg

  同窗之中,有的已经是教授,有的著作等身;有的身国安,有的燕居社科院。相形之下,你一介白衣,一直漂流在社会边缘。当年穷极之时,甚至跑去一家电脑学校当咨询师,结果整整一个月也没招到一个学生,惨被老板扫地出门。

  你既然决定离开大学校园,却又不放弃信仰,你觉得这是可能的吗?你还坚持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事到如今,要放弃也难。何不且行且珍惜,得空就做点喜欢的事情,成败得失,由它去罢。

  对你来说,人生之至乐,除求真外,更有哪般?朝闻道夕死可矣。何谓“大学之道”?先贤讲得明白: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大学》)。宋代大儒张横渠发其四义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真正的学问,从来就不是在象牙塔长出来的。你生于此历史文化空前巨变的潮流中,当以开继为已任。这并非不自量力,而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天梯行动 180.jpg

  中国承平已近40年。在历史上看,往后的十多年,极有可能进入大变化、大改组的年代。时代的变化,往往以思想的变革为先声。以大数而论,下一代确有可能会面对继春秋战国和民国之后的又一次思想解放。

  你虽无能,也可发声。能够摸准时代脉络的媒体,就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实现较大的目标。掀起思想革命的,往往不是大媒体,而是新生力量。梁启超的《时务报》、陈独秀的《新青年》不过廖廖数人,李敖也是以一枝笔快意江湖。南都、新京盘子虽然大,但并非没有弱点。一,思想容易保守,积重难返。很多时候不过是说出事实而已,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指出方向。二,利益集团影响过深。很多时候,媒体公布的事实并不是民众想知道的,而是媒体想让民众知道的。例如广州日报上天天都有地产商的大广告。

  新平台能够以四两拨千斤。太平时期讲学术,动荡年代讲思想。随着危机的深入,人们会越来越困惑,越来越需要在网上寻找答案。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季老并不感冒的原因。这时候不但没心思听印度语,也没心思戏说了。现在已经不是九十年代初“学术先行,思想靠后”的形势了。同时也要注意,没有学术含量,思想就会变成空想、空谈。

  讲真话易,做真人难,求真理更是难上加难。耶稣布道时,拜拉特总督质问他道:“真理是什么东西?”对真理的蔑视一至于斯!在当代,这种习气更加流行,有时间性的偶然的东西却被当成了永恒。在我看来,真理至少是值得追求的。

  黑格尔《柏林大学的开讲辞》:我要特别呼吁青年的精神,因为青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尚没有受到迫切需要的狭隘目的系统的束缚,而且还有从事于无关自己利益的科学工作的自由。--同样青年人也还没有受过虚妄性的否定精神,和一种仅只是批判劳作的无内容的哲学的沾染。一个有健全心情的青年还有勇气去追求真理。真理的王国是哲学所最熟习的领域,也是哲学所缔造的,通过哲学的研究,我们是可以分享的。凡生活中真实的伟大的神圣的事物,其所以真实、伟大、神圣,均由于理念。哲学的目的就在于掌握理念的普遍性和真形相。自然界是注定了只有用必然性去完成理性。但精神的世界就是自由的世界。举凡一切维系人类生活的,有价值的,行得通的,都是精神性的。而精神世界只有通过对真理和正义的意识,通过对理念的掌握,才能取得实际存在。

  黑格尔写得何等的好呀!难怪青年马克思也曾经自称为“唯心主义者”。

  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必定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因为他们都能倾听上帝的声音。

  人怎么能够不相信上帝呢?难道我们能自大到认为凭着自己的意志就可以决定一切吗?

  多少伟大的君主,不是在历史规律的铁墙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吗?我们不能够低估精神的力量。

  要知道,虽然经济基础是由上层建筑决定的,可是,生产力不会直接地表达它的意志,而是通过种种的中介。

  如果按照“唯物主义者”的看法,十月革命和毛领导的中国革命都是无法想象的。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精神提高了它的尊严,而生活的浮泛无根,兴趣的浅薄无聊,因而就被彻底摧毁。同样地,我们也不愿自夸真理在自己手里。说到底,真理、光明或黑暗、愚昧,都是人类的一部分。真理是在黑暗中闪烁的光。

 200907191043.jpg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