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主人公旗帜网等左派网站会衰落

2020年11月17日

为什么主人公旗帜网等左派网站会衰落

 

北京 556.jpg

 

  革命电影里有个熟悉的情节,一个脱离党组织多时的革命者,终于联络到同志时,激动的紧握对方的手,说:终于找到亲人了!

 

  但是电影跟现实是两回事,就拿自己来说,当我还年轻的时候,虽然以毛主义者自居,但是和左打交道的经历,却没有这么温暖。

 

  十多年前,左派的网站,如主人公,旗帜网,我是的,但却不发贴。一来是为安全考虑,二来,是因志不同道不合。初时发过几篇,不管我怎样的怀着好意,总是遭到左派同志的一通臭骂,什么托派啊,什么走狗啊,唯我独革,其实除了恐吓与辱骂,没听出什么革命道理来。自此,我对他们就敬而远之了。其实我认识的现实中的左派,要平和、理性得多,并不是这么疯狗状的,但或者后者才能在网络上得到生存的空间吧——说实话,我对当局容忍左派网站的存在不是没有怀疑的。我是学历史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人,历史上见得多了。我有一个疑问:你们是不是要把左派论坛做成知识分子清谈的沙龙?

 

  几次论战我也有印象,但没参与,觉得没有意思,特别是后来,过于意气用事。

 

  觉得一些老师有书生气。争论这些理论问题有多大用处呢?而且到后来,已经不在于谁对谁错,而在于谁赢谁输。

 

  我宁愿把时间花在让一百个人知道马克思主义,而不是让一个人接受我的这种马克思主义观点。

 

  我宁愿把时间花在跟朋友同事亲友聊天,而不是自己看书或者跟别人争个脸红耳赤。

 

  知识分子有多高明吗?不见得。你们大家长篇大论说不清楚的,群众一句话就说明白了。

 

  何新曾经是我的老师,托洛茨基曾经是我的老师,现在经常读的,还是毛选。当然了,毛选是为了解决当时的问题,而不是为现在的我写的。我的观点大部分都是从身边的人来的。

 

  我宁愿把时间花在为打工仔做一点实事,而不是顾着吵架。

 

  大家顾着吵架,结果反而是右派帮助群众说话,右派成了人民的代言人。

 

  像孙志刚事件,深圳妞妞事件,就没见左翼发挥多大作用。我都是在猫网跟关天看。

 

  人家是多大的在线人数?多高的点击率?我们自己呢?几个人掐架,几个在在旁看着。

 

  像中华心所说的:我认为,是由于年轻的大家,在辩论之时,把学术上的一些不同意见,上升为尊严的问题。

 

  所不同意的是: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年轻,还是因为心中的那个“我”看得太重,过于执着?

 

  知识分子最容易犯这个毛病。这就是一个为人民还是为我的问题。

 

  忧国忧民的言行,是不是也包含了自我欣赏与自我表现的欲望?是不是有点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看得比任何人都高明,希望别人崇拜自己?是不是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何新呢?

 

  水平低,拉拉杂杂说几点。因为是提意见,所以光讲这些不好听的话了。其实我是很乐观的。低潮时期自己团队往往容易陷入理论上的争吵,斯托雷平时期的俄国就是这样。可是,到了1917年,还不是翻天覆地吗?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