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统治者对于佛教的打压

2020年11月18日

清统治者对于佛教的打压

 IMG_20190728_143516.jpg

  中国佛教长期以来在帝王的崇敬护持、国家的管理下传布,多数帝王宰官信仰、钦崇佛教,并从维护皇权、收拾人心的政治目的出发,对佛教有意地利用、扶植,寺院多有敕建,高僧历受礼遇,形成惯例,使佛教对当政者具有很强的依赖性,一旦靠山崩坍,佛教便只有消极待毙。

 

  到了清朝,佛教更加衰微了。「没法子就做和尚,和尚见钱经也卖。十个姑子九个娼,剩下一个是疯狂。地狱门前僧道多!」这是当时流传于民间的一首俗谚。俗谚固然夸大其词,却真实反映了当时佛教衰微的窘况。

 

  然而,在最需要从儒(道)家汲取养分的情形下,「援儒入佛」的管道,却被朝廷切断。虔信喇嘛教(佛教密宗)的清朝皇室,对佛教采取敌视的态度;〈十朝圣训〉即说:「至于僧侣,全为无用之人,应严加取缔!」而在制度上,清廷对佛教采取隔离政策;《大清律.礼律.渎亵神圣》即规定:「僧道不得于市肆诵经托、陈说因果、聚财金钱,违者惩罚。」又说:「若有官及军民之家,纵令妻女于寺观神庙烧香者,笞四十,罪坐夫男;无夫男者,坐罪本妇。其寺观神庙住持及守门之人,不为禁止者,与同罪。」

 

  另一方面,乾隆19年(1754),通令取消行之千年的官给度牒制度,造成僧侣人数暴增。特别是嘉庆以降,国势凌替,民不聊生,投入佛门讨口饭吃的情形愈加严重,以致僧品良莠不齐。清末全国僧尼总数,已经达到八十万之多。在这样一方面纵容,二方面隔离的佛教政策下,佛教走向衰亡的死胡同,是可以想见的。佛教和社会脱节,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援儒入佛」,从儒家汲取必要的养分了!入宋以来,儒家已从隋唐佛教那里,夺回了中国文化的主导权。此时,如果佛教失去了向儒家主流文化靠拢的契机,注定是它走向彻底衰亡之路的开始。

 

  清朝初期的佛教,仅剩下禅宗和净土两个宗派。到了雍正皇帝,一方面由于他个人的喜恶,二方面他又怀疑禅僧和反清复明的知识分子勾结,因而开始打压那些具有文人气息和入世气息的禅门宗派,相反地,扶植一些没有什么学养的禅僧。他认为天童派和罄山派的禅法最好,强力扶植天童圆悟和罄山圆修两位禅师,说他们的禅法「单提向上,直指人心,乃契西来的意,得曹溪正脉者」。另一方面,却强力批判三峰派的禅法,将该派汉月法藏禅师及其弟子弘忍所著的《五宗原》、《五宗救》等书,加以「毁板」,属下弟子「尽削去支脉,永不许复入祖庭」。雍正自己还撰有《拣魔辨异录》八卷,指责法藏和弘忍为「魔藏父子」,说他们「毁戒破律,唯以吟诗作文,媚悦士大夫,同于娼优伎俩」!从此,禅宗也开始没落,以致到今日,只剩下出世性格浓厚、主张厌弃现实世间、不问世事、一心一意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净土宗。

 

  到了清代,佛教衰颓之势更是万牛难挽。乾隆帝崇重理学,对佛道二教颇有冷落,二教的政治地位大大降低,式微之势有如江河日下。当时寺庙、僧尼,虽然数目尚不少,但因清廷废除了历代由官府控制通过考试剃度出家人的制度,大批无文化、无真信仰的流民和贫困破落者涌入僧尼队伍,藉佛谋食,使僧尼的素质和社会地位越来越低。清末的一本记述京华风物的书上竟然把僧尼道士女冠与蚤虱蚊蝇等并列为人间“十害”,反映了社会人士对僧道的反感。鸦片战争后,列强用炮火开路,强行输入基督教,而信奉上帝,视佛、道为魔鬼的太平天国,兵锋所至,无寺不焚,无佛不毁,江南佛教几遭全面覆灭。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