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争寺产,不如种福田

2020年11月18日

  中国佛教如何应对寺院经济瓦解的危机

 

 43a7d933c895d143409a2f6f73f082

  宗教作为上层建筑,终须依赖于一定的经济基础,才能生存传续。

 

  中国传统佛教僧团所依赖的,主要为封建庄园式的寺院经济。自清季以来,封建王朝崩溃,寺院经济亦面临解体的危机。

 

  早在戊戌变法时,便有湖广总督张之洞著《劝学篇》上奏清廷,主张改全国寺庙、寺产之70%为学堂之用。此后统治权虽然几度易手,但各地寺产被侵吞的现象同样不断发生。

 

  新中国成立初期,各地寺庙进行登记,无僧尼住持者充公他用。土地改革运动中,封建租佃制的寺院田产随地主的田产一起被剥夺,按土改政策,各地寺庙按所住僧尼人数留给相当于一般农民份额的耕地供劳动自养,其余田产一律没收归公,分给贫苦农民。千百年来僧团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支柱,便基本坍毁。

 IMG_18_13_55_04_0888.JPG

  近百年来的寺产被夺事件,固然有很不少是出自贪官劣民的恶行。挺身保护寺产的虚云大师等,亦披上了正义之面纱。然而抛开道德评判不论,封建庄园式的寺院经济,在这个21世纪,确实是注定被抛弃的,即使世尊再生,也无回天之力。

 

  而且,寺院经济的崩溃,其实也不是坏事。就佛教的本源来说,本来佛教就认为劳动原是人类本分上的事,不惟寻常出家人要练习劳动,即使到了佛的地位,也要常常劳动才行。

 

  后人总以为世尊同现在的方丈和尚一样,有衣钵师、侍者师常常侍候着,佛自己不必做什么,只须坐禅参话头就是。但是不然,有一天,佛看到地下不很清洁,自己就拿起扫帚来扫地,许多大弟子见了,也过来帮扫,不一时,把地扫得十分清洁。佛看了欢喜,随即到讲堂里去说法,说道:“若人扫地,能得五种功德……”

 

  又有一个时候,佛和阿难出外游行,在路上碰到一个喝醉了酒的弟子,已醉得不省人事了;佛就命阿难抬脚,自己抬头,一直抬到井边,用桶吸水,叫阿难把他洗濯干净。

 

  有一天,佛看到门前木头做的横楣坏了,自己动手去修补。

 

  有一次,一个弟子生了病,没有人照应,佛就问他说:“你生了病,为什么没人照应你?”那弟子说:“从前人家有病,我不曾发心去照应他;现在我有病,所以人家也不来照应我了。”佛听了这话,就说:“人家不来照应你,就由我来照应你吧!”就将那病弟子大小便种种污秽,洗濯得干干净净;并且还将他的床铺,理得清清楚楚,然后扶他上床。由此可见,佛是怎样的习劳了。佛决不像现在的人,凡事都要人家服劳,自己坐着享福。这些事实,出于经律,并不是凭空说说的。

 

  再说两桩事情给大家听听:弥陀经中载着的一位大弟子--阿楼陀,他双目失明,不能料理自己,佛就替他裁衣服,还叫别的弟子一道帮着做。

 

  有一次,佛看到一位老年比丘眼睛花了,要穿针缝衣,无奈眼睛看不清楚,嘴里叫着:“谁能替我穿针呀!”佛听了立刻答应说:“我来替你穿。”

 

  以上所举的例,都足证明佛是常常劳动的。在当时,佛亲率徒众沿街托钵,随时随地度化世人。相形之下,后世那些避入深山,空谈性命,视耕作为下等,只靠所占田地及农奴来供养的僧众,此不愧杀!

 

  唐代百丈怀海禅师亲率僧众劳动自养,“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传为美谈。劳动便是修行,甚至比吃斋念佛还要好一些呢。僧众若能明白此理,即管寺产尽数不存,种于人民心中的福田,只有增加,不会减少的。(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2010-11-28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