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早已不是佛教的沃土

2020年11月18日

8694a4c27d1ed21bdb41e5a9ad6edd

 

  佛教为何消踪印度故土

 

  中国一般民众往往只知道唐僧西行印度求法,却不了解公元十二世纪后,佛教在印度已经基本绝迹。像这样一个在十几个世纪里作为印度主要宗教并具很强应变性的世界性大宗教,竟然在它长期生长的故土灭绝,而与其长相共存的印度教、耆那教等虽同遭排斥压抑,仍然传续不绝,这是一个值得历史学家、宗教学家和佛教徒深思的问题。

 

  回教军扫荡、失去当政者扶植固然是不可忽视的外因,然印度佛教本身,必有其不堪抗击外在力量摧残的内因,一是陈义过于高深,典籍过于繁多,理论经院化、学术化,教旨偏重出世,严格的修证标准非常人所能达到,核心宗旨难于深深打入多数民众的心灵。负住持佛法责任的出家僧团,在统治者供养下长期群体生活于大寺院里,或隐处山林修道,脱离民众,未能成为民众生活中不能离之的一类人。相比天天布道者,诸和尚岂不愧杀。宏法之重任在于居士。其核心教义所具反印度民间传统信仰、反种姓制度的性质,使其不易深深扎根于印度文化而成为印度文化的主干。

 IMG_20190728_143340.jpg

  佛教高扬诸法无我的理性大旗,公开反对婆罗门教吠陀天启、祭祀万能、婆罗门至上三大信条及依据婆罗门教神话而建立的种姓制度,主张自净其心,靠如实观察宇宙人生的智慧解脱生死苦恼,颇具西方学者所谓人文主义宗教的色彩。与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以一神崇拜为根本信仰的宗教不同,佛教以法为信仰的根本。无论从教祖的出身学养看,还是从教义的理论性、思想深度看,佛教都是一个文化品位甚高的、早熟的宗教。然而消踪故土,说明佛教未能融入印度民众的生活,这大概主要与佛教的文化品位过高,未能成功地创造出足以渗透印度文化深层的弘传模式相关。佛教冷峻、严肃、深刻的哲理性,超绝一切的出世间性,及以禁欲苦行的出家众僧伽为中心的传布方式,也局限了它传播的广度与深度。

 

  然而,笔者以为,佛教之所以消踪印度故土,其陈义过高倒还不是主要原因。最大问题反而是失其初心。立足于印度民间传统信仰的印度教复兴,吸收了佛教的不少内容,而佛教亦不断顺应、融摄印度教,因而丧失了在多元文化竞争中获胜的能力。

 

  大乘佛教初兴时期,人间佛陀和出家弟子的地位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家菩萨和鬼神的地位。到了后期的秘密大乘佛教,鬼神的地位提升到最高点,相对地,佛陀和出家弟子、在家菩萨的地位低落。这和原始佛教时期,正好倒过来。印顺导师描述说:第三期的佛教,一切情况,与初期佛教相比,真可说本末倒置。处於中台的佛菩萨相,多分是现的夜叉、罗刹相,奇形怪状,使人见了惊慌。有的是头上安头,手多,武器多,项间或悬著一颗颗贯穿起来的骷髅头,脚下或踏著凶恶相的鬼神。而且在极度凶恶----应该说「忿怒」的情况下,又男女扭成一堆,这称为「具贪相」。那些现在家慈和的菩萨,又移到外围去了。至於现出家解脱相的,最在外围,简直是毫无地位!

 

  印顺导师在其《印度之佛教》第17章第3节曾描写后期佛教说:以欲乐为妙道,既以金刚、莲华美生殖器,又以女子为明妃,女阴为婆伽曼陀罗,以性交为入定,以男精、女血为赤、白二菩提心,以精且出而久持不出所生之乐触为大乐。眩佛教之名,内实与御女术同。」(引见《印度之佛教》,页323。)

 

  更有甚者:「凡学密者必先经灌顶,其中有『密灌顶』、『慧灌顶』,即授此法也。其法,为弟子者,先得一清净之明妃,引至坛场,弟子以布遮目,以裸体明妃供养於师长。师偕明妃至幕後,实行和合之大定,弟子在外静听之。毕,上师偕明妃至幕前,以男精、女血(甘露)即所谓『菩提心』者,置弟子舌端。据谓弟子此时,触舌舌乐,及喉喉乐,能引生大乐云。」(引见前书,323~324。)这真是令人结舌瞠目的描述!在这一阵阵淫风秽雨的摧残之下,印度佛教焉有不灭亡的可能!(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