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有可能吗

2020年12月25日

 帆高第一次因阳菜的能力看见太阳.jpg

  

 

  在许多人看来,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因此,按需分配、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然而实际情形真是如此吗?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中学生时,就跟人辩护过这个问题。而现在,我还想再加点一自己的体验,吃自助餐的体验。面对琳琅满目的美食,我们每个人的本能都是把它们全部吃光。但实际上,最后撑得扶墙离场时,我们所消费的,只不过非常有限的数量。把自助餐厅的老板吃破产,只不过是一个幻想罢了。

 

  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这种幻想,特别是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一直在饥饿与灾荒的边缘挣扎,即使在本世纪,这种现象仍在困扰着我们国度上的绝大多数人。在这种条件下,我们自然要在吃的方面特别的关注。在《笑林》这类古书中,也会显示出我们祖先对于贪吃的自嘲。

 城南旧事.jpg

  然而,当食物再度成为丰裕、充足的,人们的选择偏好开始出现引人注目的变化,“卡路里”竟然成了人们的天敌。少吃成了通则,健康比吃饱喝足更重要,这种变化并不是由于人的天性发生了变化,也不是医生和保健业“强迫”人们接受了某种的消费模式,而是由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造成的。今天不但在西方,就连东半球的多数国家里人们依然倾向于减少卡路里的绝对摄入量,以便能多活20年,而不是过早的死于暴饮暴食和动脉硬化。衣着问题也是这样。假设衣服可以按需分配的话,女孩子浪费的可能性当然要大得多。但是,没有了丫环小厮,老换衣服,甚至连衣服太多,都是不太方便的。事实上,除了明星之外,大部分有钱人更喜欢穿的是旧的、但舒适的衣服,或只是爱好穿的衣服,而不喜欢穿崭新的衣服,也不喜欢经常换新衣服。

 

  今天,在最富有的工业国家,对典型食物(面包、土豆、大米)的人均消费,不论是在绝对量还是在国家货币并支中的比重,都明显地下降了;对水果、蔬菜、基本的内衣、袜子,以及必要的家俱的消费也下降了。统计数位表明:尽管人们的偏好和食物(各种面包和糕点)任意多样化,但对食物、衣物、鞋袜的总消费(以热量摄取、平方米数和双数来计算)仍倾向于停滞,甚至下降。

 

  因此,人的欲望并不是没有止境的。一旦超越某一界限,需求强度会下降,而且因为超过这一界限,需求的动力也会改变。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里,合理消费将越来越发展,而减少的是那些纯属异想天开的消费,是那些为了炫耀而产生的消费,是那些由于不知分寸、不识美丑而产生的消费;这些形式的消费,与其说是“消费者天生就喜欢的”,毋宁说是由马爸爸这样资本家及其控制的花呗广告宣传所造成的。

 

  资本主义是与消费主义挂钩的,时尚是一种典型的社会现象,推动力来自资本家,而不是来自消费者。推行时式的是几个巴黎的名裁缝,而不是“公众”。对于极大多数的消费者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花色品种少得惊人,而不是无穷无尽。在一定的时期里,没有许许多多花色“同时并存”;而是只有几种花色。哪怕是高级的、个人定做的手工裁缝,今天也没有“上千种”不同的样式,样式的数量要比人们所想象的少。

 

  合理的消费模式越来越取代所谓的不断扩大消费量的本能欲望。比如说,对每一个普通消费者来说,对水的需求的边际弹性已经等于零,或者为负值,因此,实施免费供水也许会导致一些轻微的浪费,然而该浪费却低于该特殊产品的“价格成本”(安装水表,雇佣控制人员,收取水电费等)。在这种情况下,给水确定价格是不合算的。同样地,我们可以假设,当核聚变为人类提供了几乎无限的电能之后,收费用的电表只能进历史博物馆了。当按需分配、各取所需的范围越来越大,货币在整个经济中的作用完全有可能降低,这将为商品生产以及货币交换的消亡提供一个客观基础。

 

  新分配方式在社会上、心理上的影响,即完全改变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个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几千年来阶级矛盾和人剥削人的社会实践的结果。当食物、土地、基本劳动形式、普通教育、保健、基本人权和自由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几千年来的社会冲突也会减少。人们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从商品经济发展以来,自私自利和个人发财愿望的根子,就在于对未来的这种无保障状态,就在于不得不为了在激烈的相互斗争中求得生存。假设物资极大丰富,而且又可以自由取得这些物资,人们热衷于占有的心情,也会衰亡的。当然,总是会有稀缺品,但历史上可找不到为了争夺名家作品或者芝加哥股票交易所某个座位而引发的世界大战的例子。

 

  免费分配面包、牛奶和一切主食,将会引起史无前例的心理革命。所有的人今后都保证能得到他自己的及其子女的生活资料,就因为他是人类社会的成员。自从地球上出现人类以来,物质生活不稳定和无保障状态,第一次消失了,恐惧和绝望的心情也随之消失了。由饥饿、失业和种族歧视所引起的冲突将会消失,我们将面临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对于99%的人来说都更加美好。对于共产主义新人来说,团结合作将会同现在损人利己的那种努力,一样地“自然”。人类博爱不再是虔诚的愿望或虚伪的口头禅,而成了日常的自然的现实。一切社会关系将日益以博爱为基础。

 

  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就算是在一百年后,一千年后,不也是值得我们现在的人去梦想和追求的吗?就算是一千年,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中,也不过是浪花一朵朵罢了。也许千年之后的新人类,会觉得我们现在坚信的“人的本性是自私的”想法,是“违反人类本性”的呢?新人类会觉得古人们实在难以理解吧?

 

  的确,现在的人本性自私论者根本不了解人类的本性,他们怀着粗暴的偏见和先入之见,把从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中产生的风俗习惯,同人类的所谓“一成不变的”生理上和人类学上的特点混为一谈。还有一些人也引用这种论点,不惜任何代价地力图为他们对于人的观点辩解,他们的观点是建立在人性本恶、而且在世间无法“改造”这样思想上的。但在佛家看来,人之所以超出天龙八部能够成佛,恰恰就是因为人有适应和学习几乎有无限的可能性,这才是人类学上的根本特征,也就是佛说人身难得的真义。人的“本性”使人能够不断地超过纯粹的生理因素,不断地超过他本身的力量。而且,人类互相竞争互相斗争的倾向,打击别人确保自己的倾向,并不是天生的。这种倾向也是“习惯”的产物,是社会遗留下来而不是生理上遗传的产物,是特定的社会条件的产物。竞争这种倾向不是“天生的”,而是从社会上承受过来的。同样,只要社会环境彻底改变了,团结、合作是能够有计划地办到的,是可以作为基本社会遗传而世代相传的。

 

  况且,合作、团结、博爱这种性情,比之竞争、斗争、压迫别人这种倾向,更符合特定的生理需要,更符合人类学上的基本特点。马克思将人定义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不仅在社会经济意义上如此,而且在生物意义上也如此。所有高等哺乳动物中,人出生时最弱、最没有保护、最不能自卫。人类生物学认为人是早产的胚胎,从而具有一种生理组织,能够更长久地学习,并有几乎无限的适应能力——这是有赖于作为母体外胚胎而生存一年的过程中的积极性和社会化。美国伟大的人类学家阿斯列·蒙塔古把他对于“人类本性”的分析归纳如下:

 

  人身机能是这样组织起来的,归根结底,它只要求一种满足,这种满足只要一句话就能加以说明,那便是:保障——在别人对自己的情谊和自己对别人的情谊中得到保障……人要能够在社会范围内满意地进行活动,最基本的社会需要必须恰当地予以心情上的满足,以便使每个人都得到保障,而且保证(其人格的)平衡。

 

  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满足这种需要,才能把经济生活和日常生活组织得同人们对于保障和情谊的需要不致于经常发生冲突,而恰恰相反,经常而自然地满足这种需要。“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