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时代欧美强国如何吸第三世界的血

2021年01月13日

反省:帝国主义如何吸第三世界的血

 白宫粉刷匠.jpg

发展不平衡规律

  近代工业资本主义是在英国诞生的。在19世纪里,它逐渐伸展到西欧和中欧大多数国家,也伸展到美国,后来又伸展到日本。这些国家旧式的生产(手工业工人和家庭手工业)无疑是被英国、比利时和法国工业的廉价产品无情地摧毁了。可是英、比、法的资本在他们本国还有广大的投资场地。所以普通的情形是:产生现代的国民工业,日益代替那被廉价外国货的竞争摧毁的手工业。德国、意大利、日本、西班牙、奥地利、波希米亚、帝俄(包活波兰)、荷兰等国纺织业的情形尤其是这样。

  到了帝国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的时代,情形就完全改变了。从此以后,世界资本主义市场的作用,不再是促进反而是阻碍资本主义的“正常”发展了,尤其是阻碍不发达国家的彻底工业化。马克思说,先进国家是落后国家未来的形象,这说法在整个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时代是正确的,现在不再正确了。

 

  国际资本主义经济在帝国主义时代的这种新发展,可以用综合不平衡发展律来概括起来。垄断资本时代刚一开始,垄断资产阶级所贪图的已经不再是什么新的资本,而是获得超额利润。垄断资产阶级的工具不再是自由贸易,而是国家暴力。十亿以上的人类受着帝国主义资本的掠夺、剥削和压迫。这是资本主义制度在它全部历史中必须负责的主要罪恶之一。

 

  指责社会主义的人,似乎忘记了在马克思的年代,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征服者”一路烧杀到卡那利群岛(Canary Isles)和佛得角群岛(Cape Verde islands)以及中南美洲各国,到处把土著居民消灭了大半。那些白种殖民者对待北美印第安人的行为也不见得比较人道一点。英国征服印度帝国的过程中有许多暴行,法国征服阿尔及利亚的时候也一样。贩卖奴隶和在美洲大批使用奴隶的恐怖行为,是资本原始积累的主要源泉之一。

 

  而当帝国主义时代来到的时候,这种暴行又伸展到非洲、亚洲和大洋洲的一大部分。二十世纪初期,整个地球,除了南极洲,可说是已经全部被人分割完毕,自今而后,帝国主义列强彼此冲突的原因,不再是重新分割“无主”区域;从此时起,引起这种冲突的是重新瓜分殖民地及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这种冲突很快就尖锐化了:英国同法国为争夺苏丹及尼罗河发生了冲突;德法两国在赤道非洲及摩洛哥问题上起了冲突;英国同俄罗斯在波斯及阿富汗问题起了冲突;日本同俄罗斯为分割满洲发生了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为分割土耳其及中东阿拉伯国家引起了英德之间的冲突,为分割巴尔干国家,俄国同奥匈帝国发生了冲突;后两种冲突还最终导致了1914年的世界大战。帝国主义就是垄断资本主义的国际经济扩张政策。它导向帝国主义战争。

 

  大现模的屠杀、放逐、把农民赶出他们的土地,实行强迫劳动如果殖民地奴隶胆敢起来反抗对他们的掠夺,就受到无法形容的镇压。在美国讨伐印第安人的战争中,印第安妇女和儿童被屠杀,“叛变”的印度人被炮火轰击,中东的部落被英国空军残忍地轰炸,数以万计的阿尔及利亚平民被屠……附属国经济的一切部门都要服从外国资本的利益和支配。许多附属国的铁路,把出口货的生产中心同港口联结起来,可是不把主要的都市互相联结起来。建设得牢固的基础结构,是进出口贸易所需用的那些,反过来,学校、医院以及文化设施就落后得可怕。大多数人民在不识字、无知识和贫穷中半死不活。自然,外国资本的侵入也让生产力有相当的发展,造成一些大工业城市,使一个相当重要的无产阶级胚胎在港口、矿场、种植园、铁路和政府机关里发育起来。可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整个落后世界开始殖民地化起,一直到中国革命胜利为止,在这四分之三世纪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除了几个特殊的国家以外)普通居民的生活水平都维持不变,或者反而降低了。在有些重要国家,生活水平甚至降低到非常悲惨的程度。周期性的饥荒,真真正正消灭了数以千万计的印度人和中国人。

 

 

 

  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经济中顽固地存在着十八及十九世纪在欧洲经济中的存在过的超额剥削的一切特点。北罗得西亚的经济给高额剩余价值提供了一个惊人的例子。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字,1952年黑人和白人劳动者总工资收入为三千三百美元上下,而各家公司的总收入则接近了一亿六千万美元。在西欧,象这种超过了40%的剩余价值率,只有在高利贷、商人及商业资本主义时期才存在过。

 

  殖民地公司的高额收入往往是殖民地超额利润及垄断资本超额利润(垄断资本年金,卡特尔年金等等)的结合产物。例如中东和拉丁美洲石油公司的超额利润就是这种情况。但是,作为殖民地超额利润基础的,首先是殖民地劳动人民极为菲薄的工资。把殖民地劳动力所得同欧洲当地劳动力所得或者是各个先进工业国的平均工资收入拿来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到殖民地劳动人民的收入如何之低了。

 

  有的时候人们断言,认为这种工资水平之所以很低是因为殖民地劳动者“没有需要”。这是自相矛盾的武断。首先,殖民地劳动者的处境是需要迫切到可怕的程度,他们在饥饿的边缘上挣扎。(关于这一点,可以参看若苏埃·德·卡斯罗的杰著《饥饿的地理政治学》。另有一些认为,“低工资“是殖民地劳动力“生产率低水平”的反映。这种学说是明显的瞎说,在某些部门里(例如石油,矿山等等),工人们的平均体力劳动生产率比美国某些装备的生产率还高,而前者的工资却仅及美国工人工资的十分之一。

 

  生产率归根结蒂取决于交付劳动者使用的工具,取决于劳动者的技术修养及一般文化水平,取决于他们从事体力劳动的能力。然而殖民主义却恰好把生产率的三项基本要素弄到低得反常的水平。人们可以有充分的理由断言:生产率低水平不是工资低水平和整个不发达现象的原因,而是它们的结果。不发达是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经济的特点。

 

  殖民地工资低水平——也就是殖民地超额利润——的基本原因是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存在着庞大的工业后备军,这就是就业不足和农村失业。这种现象不仅说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工资为什么那样低,而且说明这种工资为什么长时期地差不多没有变动,尽管生产量及工业生产率都同时有了进步。

 

  外国资本大量侵入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时候,当地的统治阶级一般都是地主(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的,两者的比例各国不同),以及同地主联盟的商人和银行或高利贷资本家。在最落后的各国,例如黑非洲国家,外国资本通常都碰到部落社会,这种社会因受长期的奴隶贸易影响而处于分解过程中。外国资本普遍都同这些统治阶级联盟,利用它们作为剥削土著农民工人的中间人,并且巩固它们同自己人民之间的剥削关系。有时候外国资本基至把前资本主义式剥削的程度大大提高,同时把这种剥削方式同资本主义的新剥削方式结合起来。于是在落后国的社会里出现了三个杂种的社会阶级,使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受阻碍确定下来。

 

  一个是买办资产阶级。这是本土的资产阶级,起初不过是外国进出口商号的代理人,他们发了财,慢慢变成独立的生意人。可是他们的生意主要限于商业方面(还有“服务业”)。他们赚得的钱普遍都投资到商业、高利贷、买土地和地产投机。

 

  一个是商人和高利贷者阶级,货币经济的逐渐侵入,破坏了农村共同体里面的自立机制。由于每年收成有好有坏,田地有肥有瘦,农村里的社会分化无情地进行起来了。富裕和贫穷的农民分成了两个阵营,后者越来越要依赖前者。到了收成连最起码的需要都供给不了的持候,贫农不得不借债来买种子和各种必需品。于是他们变得要依赖商人财主和富农,而商人财主和富农一步步夺取了他们的土地,使他们受到数不尽的盘剥。

 

  一个是农村的半无产阶级(后来扩大到城市的边缘)。那些破了产而被赶出他们土地的农民,在工业方面找不到工作,因为工业不发达。他们只好留在乡村,向大农出卖劳力,或者租佃小块的土地,交纳租金(在分成租佃制度下,则交纳一部分收成),辛辛苦苦地过着穷苦可怜的生活。地租越来越贵得厉害。他们越穷得厉害,越没有机会找到职业,就宁愿付出越高的地租去租一块田地。地租越贵,向工业投资对那些有资本的人就越没有利益。他们宁可用他们的资本去买地。农民群众越穷得厉害,消费品的国内市场就越受限制,而这情况对工业化起阻碍作用。工业的发展越落后,不发达的程度就越高。

 

  所以,不发达不是欠缺资本或欠缺资源的结果。[事实上不少不发达国家都有着丰富的资源]相反,在落后国家,社会剩余产品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百分比常比工业国高。不发达是帝国主义支配产生出来的一种社会经济结构所造成的结果,这就是:积累起来的货币资本主要地不是趋向工业化,甚至不是趋向生产性的投资,这就造成同帝国主义国家比较起来很巨大的就业不足(在量的方面和质的方面都如此)。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使帝国主义改变对落后国家的支配方式。直接的支配改为间接的支配。真正意义的殖民地(直接由殖民政权管理的),数目迅速减少。在二十年里,殖民地数目从大约七十个减低到最后的几个。意大利、荷兰、英国、法国、比利时、最后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殖民帝国差不多整个崩解了。直接的殖民主义的消灭,决不表示世界帝国主义体系瓦解。这体系继续存在,只是改变了形式。大多数的半殖民地国家仍旧限于输出原料。它们照旧受着不等价、剥削性交换的一切不利后果损害。它们同帝国主义国家在发达程度上的差距继续增大,而不是缩小。地球北部和南部居民的按人口平均的收入和生活福利的差别,现在甚至变得比过去更大了。

  不过,不发达国家从直接受帝国主义支配变为间接受支配,表示“民族”工业资产阶级在对这些国家的劳动人民的剥削中参与的部分增大了,也表示工业化的进行有所加速。造成这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政冶力量的对比改变了(表示帝国主义体系对增长中的群众压力不可避免的让步),另方面是主要的帝国主义集团本身基本利益有所转变。

  事实上帝国主义国家出口货的种类已经发生重大的改变。过去由“消费品和钢铁”占据的首要位置,现在让给“机器、设备和运输工具”一类了。自然,主要的垄断托拉斯不可能输出越来越多的机器到附属国去而不刺激起那里某种形式的工业化(一般说来,限于生产消费品的工业)

  此外,根据他们的世界战略,那些多国公司最好能够在若干附属国里生根,这样,为了预见到的未来扩大的销路,它们一开始就已经在现场了。所以,帝国主义的资本、“民族”工业资本、私人资本和国家资本之间的合营企业,在这些国家里普遍起来了。这是新殖民主义结构的特征。因为这样,工人阶级在社会上的重要性增加了。

  这种结构仍旧是在帝国主义的限制和剥削的范围之内。工业化的程度仍旧有限,“国内市场”很少能超过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至廿五,主要是富裕的阶级,新中等阶级和富农。群众还是像以前一样穷。社会矛盾更增大而不是减小─从这里产生出这些国家仍旧会相继爆发革命的可能性。

  在如此条件下,有一个新社会层的重要性增加了:那就是国家官僚,它普通都操纵着国有化的重要部门,自命为在外国面前代表全国利益,而事实上是利用所垄断的领导权从事大规模的私人积累。于是出现了一个新的“统治权联盟”,就是外国垄断资本、“民族”工业家和这个国家官僚(常由军人代表)之间的联盟。由地主和买办所构成的古典寡头统治的力量衰落了。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