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的学习提纲

2021年03月07日

一、理论

1、理论遗产

毛泽东主义,特别是继续革命理论;

托洛茨基主义;

依附理论;

传统马克思列宁主义。

 北京 517.jpg

2、基本问题

资本主义的本质(内在矛盾)——为什么资本主义会灭亡?

社会主义的本质——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必然性是什么?

如何认识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主要矛盾和发展趋势?

如何认识苏联的蜕化和官僚化?

如何认识在革命胜利、建立政权后,还要进行继续革命?

我们要建立一个怎么样的社会?

实践的、交往的历史哲学。

 

3、存在问题

有理论资源,但在实践斗争中往往显得苍白无力,其病在于:

门户太严。往往各执一辞,门户之见甚深。

根基太浅。对马克思、黑格尔、康德的经典,别说读通,读过的亦不多。这是造成理论素养薄弱的原因。

实践太少,书斋里的革命派。

 

二、终极关怀或者说信仰

马克思说:我们的任务在于改造世界而不是认识世界。不能付诸实践的理论,只是清谈。清谈误国,东晋、明未已有先鉴。

况且,理论问题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永远也不会争出最后结果。在低潮期,往往容易在理论问题上扯皮。

所以,先做起来,大方向不错,其它可以修正。

最高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不是空想?我看不是。即使是不能最后实现,至少也是值得去追求的。就好像西方人知道并没有神,但并不放弃信仰一样。没有共产主义最高纲领,就会混同于社会民主主义。

但是,在具体操作上,应该把意识形态与社会实践分开,据此制定现实纲领。

当今世界上,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美利坚帝国主义。在中国社会,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听命于美国的买办集团,包括官僚集团的一部分、新资产阶级的一部分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一部分。买办集团祸国殃民最甚,同时又最孤立,所以要把主要矛头对准它们。

平等与公正,是社会主义的核心。没有平等与公正,也就没有经济的发展(注意,发展与增长不是一回事),也就不可能有效抵御外敌(清未至民国的历史,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一个剥夺人民衣食,无视人民尊严的政府,人民是不会为之牺牲的!而统治者永远是宁赠友邦,莫予家奴的!)。

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建立中左联盟政权,即以工农联盟为根本基础,承认民族资产阶级地位,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抑制买办及外国资本对中国国有和民族产业的破坏性竞争,保护国家和民族产业、保护中国的市场和文化,使国家成为联合协调各阶级利益的人民民主政权。

在民族利益下,可以与其它集团合作,但不能放松警惕,特别是不要对官僚买办抱有幻想。历史一次次地证明,官僚买办是不会自动放弃的。

没有新的社会(阶级)结构,就没有新国家。否则,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机器,只会以自身为至高本位,而不会以全民利益为至高本位。

但是,新的社会结构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所以,在目前的条件下,不可能有根治之道,不可能有包治万病之药,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毛泽东是认识得很清楚的,他探索人民当家作主之路,历数十年,试过多种方式,最后是搞了文革。毛泽东对文革的历史局限性是清楚的,所以他说文化大革命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在此意义上,不能说文革失败了,正如不能说维新运动、辛亥革命失败了)。

除了人民民主专政以外,其他方案无论多么完美,都是纸上谈兵,这是中国的现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实!我们所能做的是因势导利,那些骄纵的新资产者和专横的官僚,假如我们不敲打敲打他们的脑袋,天知道他们会把中国毁到什么地步!反正这帮家伙是早就把绿卡准备好了。

 

三、谁是朋友

1党内的老派(人数较少,政治势力已很小,政治基础日渐薄弱。应寄希望于党,恢复党的人民性。

2国有企业的一部分管理者。(但是他们的利益倾向是矛盾的。一方面,国企的管理者正在被高薪和内外资产阶级所赎买,成为现实中资本主义化进程中的实际受益阶层。因此,众多国企的管理者恰恰也是私有化的拥护者。另一方面,其所管理的企业面对着外企与私企的激烈竞争,又倾向于某些左派观念,例如拥护国家保护主义等。)

3新左的中坚力量,是小资产阶级(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的中下层,本身多是在资本主义化进程中,家庭及本身利益受到损害(例如失业下岗)较严重的那一部分人。

 

四、我的主张

不管是叫新国家主义也好,叫新民主主义也好,有句话说得好: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

  一、人民有权享有国家一切公共资源和六十年的积累

  不能让建国60年十几亿人的血汗落到内外蠹虫手中。

  停止从中央到地方的极其不得民心的国企改制。全面私有制绝不应被作为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终方向和目标。

  追回被私分的国有资产,将贪官奸商非法所得的一律没收。将贪官奸商非法所得的房地产由政府分配给人民使用(可采取廉租房或者经适房的形式)。

 

 

  二、人民有权直接管理上层建筑

  不要搞一人一票的分权代议制西式形式民主。

  实行普选制度,在此基础上,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蓝本重建民主制度。从严治吏,绝不可放纵县乡两级胥吏横行于下层,任其鱼肉百姓。

  实行逐级递选制度。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由“人大代表”按巴黎公社原则,自下而上按差额选举方式产生。城乡基层单位“人代会”常委会成员和代表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产生。每十个基层“人代会”会员,就可以联名提出候选人名单和弹劾本单位“人代会”常务委员的动议。基层单位“人代会”和各级“人大”代表逐级递选更高一级“人大代表”。每十个“人代会”代表,就可以联名提出同级“人代会”常委候选人的竞选名单和相应弹劾动议。上级“人大”可以罢免下级“人代会”的常务领导;下级“人代会”可以游说上级“人大代表”动议、表决和罢免上级“人大”常务领导。

  人民群众必须直接管理上层建筑。各级“人代会”组织延伸到所有城乡基层单位,成为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和民主管理的常设机构。

 

三、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恢复国家在政治经济中的主导作用

  必须肯定国有制经济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主体和主导地位。建立混合所有制,而以大型国有制企业居于经济龙头和主导地位的市场经济。

  国家应是国民经济体制及运行的引领者、策划者、规范者、协调者和保护者。

  在民需产品上,虽然可以以利润和市场为导向,让多种所有制自由竞争。但在基础产业、高科技产业、国防军工产业上,国家决不能以利润为至上目标,不能搞“利润挂帅”,而要不惜补贴(全世界都是这样做),谋求使国家强大的长期目标、远期战略目标。以其他获利产业之利来补战略产业之亏;不能因这些产业短期无利而拱手让外人来搞。国家尤其不能退出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经济命脉,特别是金融、交通、通讯、能源、国防等产业。

  坚决反对让“看不见的手”去操纵经济,反对让国民经济放任自流,反对国家从经济生活中全面退出。

  国家的职能不能减弱,反而应当随中国经济的扩张而不断深化和强化。这也包括运用国民经济计划的手段,规划和引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

  在其他经济活动领域中,国家也应逐步重建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以经济手段和政策手段加强对于民营、私有及外资企业的管理,限制资本世袭传递,决不允许经济中形成世袭阶级种姓制度。

  进一步改革目前的财税体制(分税制),应当设法把已分散的财政力量,重新集中掌控到国家手中,也就是说,重建中央的大财政,积极调节地方财税收入,改革现行税制中的那些弊端。由国家掌控大的财权,以主导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抑制和限制私人富豪经济、遏制私家富豪对社会资源的霸占和垄断。

  废止目前对外资的各种特权和特殊优惠政策。

  必须加强对外部进入中国攫金的国际金融大鳄的监管。

  国家从政治上应当高度重视当前中国社会中阶级分化已经客观形成的现实。国家在社会分配问题上,必须抑强扶弱,替天行道!

  国家以财政力量保护和照顾穷人、老弱病残和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国家应保障公民普遍就业,实施全民免费教育和普遍社会医疗及养老保险。

  国家应当作为国内阶级关系的调和者与仲裁者,而不是单一的暴力压制者。国家应当寻求积极公正的社会政策,调节阶级关系,缓和阶级矛盾,促进阶级合作,抑制阶级斗争。

  在农村,重建和进一步发展完善集体经济制度,把提高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别列为宪法明确规定的国民经济发展目标。

  实行土地国有化,劳动集体化,生活社会化的三农政策。打倒城市老爷卫生部,发展因农民单干而垮的巡回医疗制度;打倒城市贵族学校制度。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售前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韬 My status 刘琅

售后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23:00